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常风听着裘香雪的话,担忧的看了一眼青坠,不卑不亢地说,“裘姑娘,青坠不曾说谎,王爷真的还在休息。”

    “哼”,裘香雪冷哼了一声,“我不信,你当我不知道青坠是谁的丫鬟吗?”

    裘香雪盯着常风质问,略过常风青坠推开门走了进去,刚刚那温馨的场面,映在裘香雪眼里,顿时恼羞成怒,“秋水漫你这个贱人,趁我生病了,你就过来勾引王爷?”

    说着,她疯了一样上前去拉秋水漫,想要把她从萧绝的怀里拉开。

    萧绝看着这样的她,眉间闪过一丝不悦,“雪儿,不要胡闹。”

    裘香雪听到萧绝这么对她说话,语气里没有一丝温情,心里满是委屈和心酸,眼泪不自禁就流了下来。

    她松开了秋水漫,两只手搅在一起,她可以忍受他不重视她,却承受不了他的怒气。

    “绝哥哥。”她诺诺的唤了他一声,仿佛刚刚那个剑拔弩张的人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人。

    萧绝看着她安静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顾念到她刚从昏迷中醒来不久,想来他为了让穆流非承认他的所为,即便事情皆是因她而起,他也是利用了她。

    “雪儿,你病刚好,应该好好休息。”萧绝想着那些,又想到她的双亲,于情于礼他都是该好好照顾她的,即便他对她没有儿女之情,也应当护她周全。

    裘香雪听到萧绝关心她,心里想着王爷心里果然是有她的,只是看着秋水漫就感觉气不打一处来,

    “王爷,那个贱人”

    “住嘴”

    裘香雪话还没说完,就被萧绝打断。“雪儿,不要挑战本王的耐心”,他面色一冷,忍者痛从床上起来,他做这些动作的时候,秋水漫一直扶着他。

    待萧绝站起身,他把秋水漫拉到裘香雪面前,让她们离得更近一些,“雪儿,你看清楚,现在站着你面前的这个人,她是我萧绝的王妃,你的嫂嫂。”

    萧绝话是对着裘香雪说,又像是一种宣誓,是告诫她,也是在告诫他自己。就那么突然的,他的心里有一个念头,他再不想看到秋水漫在他眼前受伤。

    “萧绝。”在他说出这些话之前,秋水漫一直在一旁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裘香雪的无理取闹,还有萧绝压抑在心中的怒气。

    这一刻,她动情的唤着他,嘴巴张了又合,经历过昨天所发生的一切,她是信他的,只是现在看到他这么做,心里的感动又多了一分。

    裘香雪被萧绝的话彻底刺痛,她感觉她心痛的快要死掉了,浑身上下笼罩着窒息感。她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双手颤抖着捂住了胸口,后退了一步,“为什么?是我先在王爷身边的?秋水漫……秋水漫她是什么?”

    秋水漫看着裘香雪几近崩溃,心里也隐隐生出了恻隐之心,可是感情是不能强求的。

    裘香雪她有什么错?不过是喜欢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这么想着,她又想到了当她看到阿烨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在裘香雪的眼里,她和那个夺了阿烨的女人也没有两样吧?

    这么想着,秋水漫突然落寞起来,心下不由得想要退缩,原本牵在萧绝手中的手,也松了。

    “王爷,我累了,我先回秋水居了”秋水漫这么说着,也不看他,这一刻,她心境复杂,裘香雪喜欢萧绝没有错。只是,裘香雪的执念太深,连她也毫无办法。

    萧绝不知她心中所想,以为她这是又误会他了。

    “我不允。”攥着她的手,又紧了一些。

    秋水漫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感觉无尽的落寞,其实在萧绝和裘香雪之间,她才是那个第三者吧。她来自不知道多少年前的现代,就算是王妃,也是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她又什么立场?

    “秋水漫,你够了。”一旁的裘香雪受不了此刻她眼睛里所看到和感受到的他们之间的温情。萧水漫的落寞与忧伤在她看来完全是她用来迷惑王爷的苦肉计,正如不久之前她所做的那样。

    局面就这么僵持了下来,直到穆流非寻着裘香雪来到萧绝的房间。

    穆流非早上起来就去了飘香苑,他本是想着去看看裘香雪的身体状况,然后再过来看看萧绝的伤。

    只是当他到了飘香苑,贴身照顾裘香雪的小丫鬟却唯唯诺诺的,眼神里满是担忧,“慕公子,小姐一大早起来就说要去找王爷,也不让我们跟着”。

    穆流非皱了皱眉,然后丫鬟又说,“小姐她饭都没有吃,穆公子你看……哎,穆公子,您去哪?”丫鬟的话还没有说完,穆流非转身就离开了飘香苑。

    然后,就看到这样的一种场景,裘香雪恼怒,秋水漫黯然,萧绝脸上的不悦和他微微流露出的些许怒气。

    “咳,王爷的伤可是好些了?”穆流非干咳了一声,一是告诉他们他在这里了,二是想要打破这不尴不尬的局面。

    秋水漫完全笼罩在悲伤的情绪中,周围的事物与周围的人,对于她来说已经都不重要了。就在刚刚,她站在裘香雪的思维层面上,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小三。

    “流非,雪儿的病应该还没有好,你先带他回去吧”萧绝担忧的看了一眼秋水漫,然后对着穆流非道。

    慕流非刚想开口应他,却被裘香雪打断。“绝哥哥,你为什么要赶我走?”裘香雪满是哭腔,眼前的这个男人,让她魂牵梦绕,她想要得到他,奈何拼尽全力也没有离他更近一步。而现在,就连她这么远远地看他一眼的权利,也要被剥夺吗?

    “不,绝哥哥,我不走。”越是去想,就越是感觉心中悲凉。

    “雪儿,你病还不曾完全好,跟我回飘香苑休息吧。”穆流非的眼睛里些许无奈,自他踏进着房门的那一刻起,看到裘香雪为萧绝用情至深的样子,他已然感觉到心痛。

    一旁的秋水漫看到穆流非这般,对穆流非的所作所为一下子便释然了。面对所爱之人,为所爱之人达成她所愿,秋水漫理解被所爱之人忽视的那种感觉,她受了一个刺激,就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更何况他们……

    “非哥哥,我不走,我要留在王爷身边。”裘香雪内心深处还在挣扎,只是她的身子轻微摇晃了一下,按道理说,现下的她确实最好在床上休息。

    “萧绝。”这边萧绝一个不稳,也险些倒下。秋水漫匆忙扶着他,面色甚是担忧。

    穆流非扶着裘香雪,看着萧绝在秋水漫的搀扶下坐到床上。“王爷,我先把雪儿送回飘香苑,待回来便给你诊脉”。

    裘香雪看到萧绝好像受了重伤的样子,很是疑惑。“绝哥哥,你这是受伤了吗?”她第一次对她昏迷时候的事情好奇了起来,还有秋水漫,她原先不是一直误会她和王爷的吗?现在看来,怎么感觉原先她所造成的误会完全没了呢?

    “只是伤寒罢了,不是什么伤。”萧绝淡淡的说,轻描淡写着。

    裘香雪见萧绝不舒服的样子,再加之她自己本身也比较虚弱,所以也不再纠缠,任由穆流非把她带回了飘香苑。

    萧绝在他们离开以后突然倒在床上,微微眨着眼睛。方才因为激动伤口好像又裂开了。

    秋水漫看着他,眼睛突然落到昨晚萧绝受伤的肩膀处,鲜血已经把绑在身上的绷带染红了,她找出绷带,忍住心疼。“萧绝,你的药该换了”。

    “漫儿,你还怪流非吗?”萧绝在秋水漫给他换药的时候,淡淡的问。

    秋水漫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也没有即刻回答,就在萧绝以为她什么都不会说的时候,却听到她说,“罢了,也是为情所困之人”。

    是夜,转眼离萧绝受伤的日子已经过了两天,这一天,秋水漫照例来给萧绝换药。萧绝的体质好,又有穆流非的药,所以萧绝肩膀上的伤已经开始愈合。

    而今天其实对于萧绝来说,是一个更重要的日子,这是萧绝第六次解毒的日子。

    秋水漫解开萧绝的长袍,细腻温滑的手指拿着纱布缠上他的伤处,萧绝本就许久没有碰她,如今却早已心神荡漾,更何况这七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漫儿。”他动情的拉住秋水漫的手,情不自禁的唤着她的名字。

    秋水漫把绷带缠绕好,末了大了一个漂亮的结,心里想着,若是回到现在,她应该可以去做个郎中了,她在心里打趣着自己。听到萧绝这般动情的叫他,她也想给他一些回应,只不过……

    “嗯。”秋水漫轻声应着,迎上萧绝的眸子。

    萧绝拉她在一旁坐下,轻柔的声音似是有无尽的宠溺一般:“今晚留下吧。”

    秋水漫双颊一红,自然知道萧绝话中的意思,只是她……

    “王爷。”秋水漫欲言又止,她很少叫他王爷,她身为现代人,已经习惯了叫别人的名字。只是她每逢叫他王爷的时候,一定是有什么想要对他说。

    “怎么了?”萧绝问她,语气里满是担忧。

    秋水漫并不曾答话,其实她也很想知道,是不是每一次都要和他做那样的事情才可?

    “那个,我……”秋水漫断断续续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萧绝似察觉到什么,眼里闪现出一丝无奈。

    “漫儿,你莫不是葵水来了?”萧绝问着她。

    秋水漫默默的点了一下头。

    萧绝微微一怔,眸子的一晃而过的异色继而恢复如初,他拉着她一起躺下,另一手臂环上她的柳腰。“本王许久没有这样抱着你睡。”似是如此他也感觉到满足一般。

    “萧绝。”秋水漫心中微微感动,微微翻了身朝着他。

    只见萧绝闭上眼睛,似在隐忍着什么。听到萧水漫叫他,他伸出食指轻轻抚摸秋水漫的嘴唇,“嘘……”

    他本就忍得异常辛苦,她还过来撩拨,萧绝不由得苦笑,抱着秋水漫的手,又紧了一些。

    给读者的话:

    你们快乐吗?柠檬不怎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