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穆流非心中一阵苦笑,当日萧绝拒绝了剜心入药,决定留下秋水漫的时候,穆流非就知道一定会有变数的。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萧绝已经陷得这么深。如果哪一天,这个秘密被秋水漫知道了,凭着秋水漫那淡漠如水,坚决的个性会怎么做?

    萧绝可曾想过?

    “希望如此。”穆流非轻叹一声,收拾着药箱。却听萧绝沉稳的声音响起:“流非谢谢你。”

    穆流非的手微微一顿,愣了片刻后他继续收拾着东西,声音清淡带着些自嘲之意:“只要王爷不在怪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萧绝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当日毒发他隐忍着不去找穆流非不是置气,而是……其实萧绝能明白穆流非对裘香雪的心意,可就如同他对裘香雪一般,裘香雪也是这般对着穆流非的。

    “你多陪陪香雪吧,本王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香雪一定会看见你的真心的。”萧绝劝道。

    穆流非提着药箱,唇角微微一动,其实他想说,裘香雪对他萧绝也算是精诚所至了,可是如果一个人的心不在对方身上,任凭他如何努力也是无用的,譬如他对裘香雪,又譬如裘香雪对萧绝。

    如果能让香雪忘了萧绝,或许他才有一线生机!可这世上哪有这种能让人忘记前缘的药?

    “是。流非会的。”穆流非应着,却见常风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封信笺。

    常风将东西呈上后回道:“是国师令人送来的。”

    萧绝接过,撕开信封,扫了一眼内容后,起身道:“常风,准备一下,本王要去国师府。”

    提到国师,穆流非的脸色微微一变。萧绝的目光无意间落在穆流非的身上,却见他眸光中带着些怨怼,他恨聂容泽,那是毋庸置疑的。

    事情既然已经过去,萧绝也不想在提及。既然聂容泽背了这黑锅,就让他背下去吧,萧绝也没有劝穆流非,而是携着常风离府赴约去了。

    萧绝离开以后,穆流非心系着裘香雪。自那日他从萧绝房中把裘香雪送回飘香苑,他已经多日不曾见到她了。

    秋水居内,秋水漫才起身正坐在妆镜台前梳妆。

    “你们家王爷最近在忙什么?”秋水漫想起自从上次醒来后不见萧绝,她已经有两日没有看见他人了。

    就算来到书房,萧绝不是不在就是在忙,如同在避着她一般。秋水漫也懒得去碰钉子了。

    青坠皱了皱眉,昨天他好不容易见到常风才知道了缘由,只是这件事不能让王妃知道。“王爷方才出府去了,说是国师邀约有事商谈。”方才萧绝已经让常风过来传话,只是那时秋水漫没有醒。

    秋水漫撇撇嘴,有些不悦的样子。她又想起裘香雪来又问:“青坠,近日飘香苑可安静下来了?”

    “听飘香苑的丫鬟们说,不止没消停,反而闹得更厉害了”青坠撇撇嘴,又接着说,“刚刚我看着穆公子来王府了,想来是要去飘香苑去看裘小姐的”。

    青坠看秋水漫没有说话的意思,又小心翼翼的说,“王妃别在意,毕竟裘小姐的双亲救了王爷,王爷他……”

    青坠所说的,秋水漫怎么会不知,只是,清楚明白是一回事,真的看在眼前又是另一回事了。

    这么几天她也想明白了,她没什么对不起裘香雪的,若是萧绝心系于他,就凭她再大的本事,她还能逼着别人喜欢她吗?阿烨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只是,他为何不和她说清楚,既然不喜欢了,没有爱了,何必要欺骗她。

    “青坠,罢了,不提她了”秋水漫这么想着,虽然还是有些心烦,但是别人怎么样都好,她是管不了的,她能做的,只是好好做自己能做的事情。突然之间,她想在这遥远的古代,好好的生存下来。

    “王妃”,青坠还想说些什么,听她这么说,就没再说下去。

    “青坠,京城最有名的酒楼叫什么名字?”秋水漫盘算着,既然她决定要在这里好好活着,怎么能没有安身立命的根本。身为一个现代人,她决不能容忍自己像这个时代的女人一样,完全依附在男人身上生活。

    “王妃怎么会问起这个?”青坠不清楚秋水漫内心的想法,听她突然问起这个,感觉诧异。

    秋水漫看着她问道:“青坠怎么会到王府做丫鬟的?”

    “因为家里穷,父亲母亲养不起我和哥哥两个人,所以才”青坠说道身世,眼圈红了起来,她顿了顿,“幸好遇到王爷,王爷虽然看起来冷漠无情,但是却善待府上的吓人”,她又看了看秋水漫,“还有王妃,王妃待青坠这么好,青坠现在心里只有感激”。

    秋水漫听着青坠说的,握着她正在给她梳发髻的手,“所以,人活在世上,一定要有可以安身立命的东西,而最直接的东西就是银子。”

    “王妃”,青坠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可是王妃已经是王妃了呀,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还要银子做什么?”

    “这个你以后就会明白了,待会儿陪我出去看看”,秋水漫说着,她要去看看京城的环境及风土人情,萧绝有萧绝的事情要做,她也不能闲着。

    穆流非来到飘香苑,入眼就是一片狼藉,裘香雪坐在那里,一边摆弄着手指,一边说着什么。低下丫鬟跪了一地,其中一个脸上鲜红的掌印。

    待穆流非走的近了一些,他才听清楚她说的话。

    “翠儿,你说,你是不是想烫死我,这么热的水,你自己怎么不喝”,裘香雪说着,不知道为什么,穆流非从裘香雪的语调中听出些许媚态来。一时间,穆流非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然后就听“啪”地一声,裘香雪拿起手边的茶碗直接砸到那名叫翠儿的丫鬟头上,稍微偏了一些,茶碗盖砸到她的眉角。

    “小姐,不是,不是这样的”翠儿诺诺的辩解着,其他的丫鬟们也都瑟瑟的跪在那里,一个个都很害怕的样子。

    穆流非看着本就碎了一地的瓷器上再新添上那刚碎了的茶碗,再看翠儿脸上的伤,又环顾了一下那些跪着的丫鬟们。这么一看,他不由得心惊,她们身上脸上,或多或少的都有伤,看样子,这种事情已经不止一次的发生过。

    “雪儿”,穆流非看着裘香雪,唤着她,有些迷茫的,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她这么陌生。

    裘香雪听到有人叫她,以为是萧绝过来看她的,欣喜的看向来人,“绝哥哥……”就这么叫出声。只是当她看到来人是穆流非,笑容并没有散去,反而笑的更艳了。

    她先是站起来,蹲在翠儿面前,捏住她的下巴,“今天看在非哥哥的面子上我就暂且饶了你”,说完她甩掉她的下巴,指着一片狼藉的地面,“把这里收拾干净,下次再犯错,看我不打断你的腿,你们都下去吧,这里就让她一个人收拾”。

    “是”

    “是”

    其他丫鬟应声而去,翠儿也慌忙答应。

    裘香雪冷眼看着翠儿一个人收拾残局,然后她娇笑着走到穆流非身边。“非哥哥,你来的正好,绝哥哥前几日给飘香苑送来了几盆宫里进贡的花,刚好你跟我去瞧”。说完,尽自拉住穆流非的手,却并非是走向花园的方向。

    裘香雪跟他说说看花,却把她拉到她的闺房。穆流非坐在这里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裘香雪让他坐在这里等一会,先来让丫鬟送来酒菜,然后就消失了一会儿。待她再回来,便是眼前的这般模样。

    裘香雪此时身上的衣着不可谓不让人惊艳,她如青楼女子那般一身妖娆的红,然后酥胸半露着,坐到穆流非身上,一手扒着穆流非的肩膀极尽媚态。

    “非哥哥,你喜欢我吗?”另一只手拿起一个酒杯,斟满酒,快要送到穆流非嘴边的时候,却将酒杯转了一个方向,送到自己嘴边。她轻抿了一口酒,却不曾咽下。

    “雪儿”,穆流非看着这样的她,不可谓不惊讶,他不知道她究竟要做什么,只是轻唤着她。并且坐着一动不动,他本就心系于她,现在她这般撩拨他,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裘香雪眼神里闪过一抹算计,在他怀中低下头去,唇刚要碰上他的。

    一口温热的酒从裘香雪的口中渡到了他的嘴中,辛辣的感觉却让穆流非顿时恢复了心智。

    “裘香雪。”穆流非幡然醒悟,他站起来,把裘香雪从他怀中拉开。他感觉到裘香雪已经迷了心智,已经疯了,他要打醒她,不能任由她这么疯下去。

    穆流非狠下心,扬起的手要打向裘香雪的时候,却见裘香雪躲也不躲,就那么泪眼婆娑的看着她,“非哥哥,现在就连你,也不喜欢我了吗?”

    穆流非看着这样的她,颓然的放下手,蓦地他突然拉她入怀,“雪儿,我怎么下的去手”。

    裘香雪任由穆流非抱着,眼睛里却是浓浓的狠毒。“非哥哥,你是站在我这边的吗?”穆流非听她这么问,抱着她的手更紧了,仿佛要把她揉进身体里。

    “雪儿,我希望你可以幸福,我会让你幸福的。”他在她耳边坚定的说。

    “若是我说,只有秋水漫死了我才会幸福,非哥哥会帮我吗?”裘香雪的语气里是浓浓的恨意。

    穆流非闻言大惊,他感觉眼前这个人,他怀里抱着的这个人已经入魔,他心痛的对她说,“雪儿,你清醒一点,王爷的心不在你这里,你不如放弃对他的执念。”

    裘香雪听穆流非这么说,猛然推开他,“不,绝哥哥是喜欢我的,在秋水漫嫁到王府之前,绝哥哥对我是有情的,都是秋水漫那个贱人,是她抢走了我的绝哥哥”。

    裘香雪癫狂着,眼睛里已经血红,她媚笑着想穆流非靠近,蛊惑般地“非哥哥,你会帮我的,对吗?”

    给读者的话:

    今天你们给柠檬留言了吗?爱你们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