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聂容泽似是听到有人叫他,他回头望去,却见一抹青色的影子迅速的进了隔壁的玄字号房间。聂容泽微微一怔,以为是幻觉,便没有在意。

    “左兄,我送你。”聂容泽满脸温和的笑意,随着一个穿着紫色锦袍的年轻男子一起下了楼。

    秋水漫探出头来,看着聂容泽的身影离去,这才松了一口气。身后被他拉进来的刘福还是一脸疑惑的模样。

    “东家,你与国师是旧识吗?”刘福好奇的问道。

    这聂容泽也算是望月楼的常客,而且他每次来望月楼只要天字号房。也难怪,这望月楼里,只有天字号房风景最好,白天可以俯瞰整座京城,晚上可以观星赏月。

    秋水漫松了一口气,听到刘福询问笑道:“不是,只是素闻国师是个神圣的人。所以方才有些激动,有些激动罢了。”

    刘福微微点头陪着笑道:“国师是望月楼的贵客,他虽然贵为国师但待人极其平易近人,我们望月楼上下都很敬重他。”

    秋水漫微微撇撇嘴,聂容泽这个人,谁也看不透他真正的内心,若说萧绝是只狐狸,那么聂容泽就是只老狐狸!

    “掌柜,你先去忙吧,我随便看看。”秋水漫也不知道萧绝是不是走了,又怕贸然下去撞进他们,只能在此躲一躲。

    刘福应了声又道:“那我去给东家准备一些我们店里的招牌菜。”

    秋水漫双眼一亮,自己出来的急还没用膳,眼下自己成为了望月楼的东家,自然是尝一尝这里的特色的。“好,劳烦掌柜了。”秋水漫欣然应下。

    刘福恭顺的退了下去,秋水漫正想去旁边的天字号看看,却听楼下传来聂容泽温和润朗的声音。“今这是刮得什么风?王爷竟也也会来望月楼?”

    秋水漫浑身一震,她匆忙退回去,关上房门,细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允你来就不允本王来了吗?”萧绝没好气的回着他,伴随着他们脚踩木阶的声音,两人已经上了楼来。

    聂容泽轻声一笑推开了房门道:“正巧,本座找你也有事,进去说吧。”说着两人进了房间,门外常风守着。

    秋水漫在房间里来回渡步,眼下可真真的被堵在了这里。秋水漫深吸一口气,在桌前坐下,她望了一眼挂着画卷的墙壁,隔壁正是那天字号房。

    “两人大男人有什么好谈的?”秋水漫嘀咕一声,心生一些好奇,走到墙壁前贴着耳朵凑过去。

    竟然能听见里面的声音,虽然很是微弱,但由于楼上安静,贴在墙壁上听真能听见他们谈话。

    秋水漫来了兴致,孜孜不倦的贴着墙壁挖着墙角。

    天字号房里,聂容泽让店小二又备了美酒和小菜送来,与萧绝对面而坐,一黑一白的两道身影格外的相衬。

    “说吧,什么事?”萧绝端起酒杯自吟了一杯,问着对面的聂容泽。

    聂容泽理了理衣袖,微微一笑道:“上次王爷问我可有办法医治裘香雪可还记得?”

    萧绝握着酒杯的手微微用力,点了点头。那日聂容泽遣人来请他去议事,他曾问过聂容泽可有办法医治好裘香雪。

    当日聂容泽只是说会帮他想办法,原以为他只是敷衍而已。

    “其实王爷你心知肚明,裘姑娘虽然受了刺激但心智并不脆弱。她之所以会这样,只是因为对你的执念太深了而已。正如王爷你曾经的心魔一般,如果,她能忘了王爷你,自然能走出她的心魔。”

    聂容泽不惧提起当日的事情,表情也是难得的严肃。

    萧绝撇了他一眼,觉得他说的话不无道理。“如何让香雪忘了本王?莫非这世上有能让人忘记过去的奇药?”萧绝虽然觉得可行,可好端端的人怎么让她忘记过去,忘记自己心中的执念呢?

    聂容泽抿着唇,端起酒杯笑而不语,有些故弄玄虚的样子。

    萧绝眸光幽深,有些不悦的猛的放下杯子斥道:“别卖关子,说。”

    聂容泽将杯中的美酒喝下,随意而温润的声音道:“本座方才送走的那位是西凉人,一直做着西凉皇室的生意。几日前他从西凉回来,告诉了本座一个消息。”

    放下酒杯,聂容泽递了个眼神萧绝。萧绝轻哼一声,不情愿的端起酒壶为聂容泽满上一杯。

    “他告诉本座,不日内西凉王将会带着一样宝贝出使昭月国。而这宝贝就是西凉不外传的忘忧丹,这是西凉王室的珍宝,服下后能让人忘去过往重新开始。只是这忘忧丹炼制极其耗时,他们西凉也不过只有两颗而已。”

    萧绝听着聂容泽的话,面色微微一变,有些凝重。“月前西凉才损失了三座城池,这一次西凉王带着忘忧丹来定是有所企图,这忘忧丹不是那么好拿的。”

    萧绝知道不会那么简单,若是简单的朝贡还好说,如果是交易,那就不同了。毕竟他的父王才不会为了区区两颗忘忧丹就归还西凉的三座城池。

    聂容泽朗声一笑颇有些赞许的目光看着萧绝道:“西凉王来使的用意你我自然心知肚明,至于用什么办法让他将忘忧丹甘愿奉上而又对昭月国没有损失,那就要看王爷你的了。”

    萧绝眉心微挑,轻揉了揉额头。“还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不过只要能让香雪忘了本王,忘记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不管多么艰难本王都要一试。”

    萧绝一声苦笑,因为裘香雪,秋水漫已经几天不见他了,如果事态继续发展下去,就真到了他无法掌控的地步。

    所以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不会放弃。

    聂容泽自然知道萧绝的决心,他悠然的端起酒杯,却微微侧目望了一眼旁边的墙壁,目光微微一沉,似在想着什么。

    秋水漫正听到关键,却听门外传来敲门声,秋水漫忙收了耳朵坐回了桌前。刘福端着一些酒菜进来,香味顿时弥漫了整个房间。

    “掌柜,咱们望月楼的生意可还好?”秋水漫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随意的问道。

    刘福轻叹一声回道:“这望月楼是百年老字号招牌了,所以生意还算不错。只是不久前在南街新开了一家盛月酒楼,还挖去我们好几个厨工,明摆着就是抢生意。”

    提起这事,刘福心中还窝着火,也因为这事他儿子才一病不起。

    秋水漫猛的一拍桌子,脸上愠怒。“如此没有公德心,这盛月酒楼的当家是谁?”秋水漫问道。

    刘福摇摇头道:“就是个有钱的财主,仗着钱多仗势欺人。背后又有靠山,我们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秋水漫脸上愤恨的表情显而易见,如今她既然接管了望月楼自然不能让它在她手里断了财路。

    什么盛月酒楼,她要让这个酒楼从此消失在京城里。“掌柜,你放心,日后我定会将流失的客源都找回来的。”秋水漫甚是有信心的样子。

    刘福看了看他,眼前的这个人长相俊秀,看起来又年轻,他心中虽然怀疑但听他说话的语气颇有气场,不自觉的就跟着点点头。

    刘福退下后,秋水漫坐在桌前望着这一桌菜肴也没了食欲。方才她听见聂容泽告诉萧绝,西凉王手中有个叫忘忧丹的东西能医治裘香雪。

    想到西凉,秋水漫自然的想起上一次自己被西凉使臣劫走一事。事情虽然过去了月余,不知这西凉王来京是不是找她算账来的?

    秋水漫转念一想自己是不是想的太多了?摇摇头,秋水漫挥散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拿起筷子继续吃了起来。

    天字号房里,聂容泽收起了自己的疑虑,继续和萧绝喝着酒。

    萧绝早就看出聂容泽的异常,调侃道:“怎么了?莫非隔壁有人偷听吗?”

    虽然只有一墙之隔,但如果不是贴着墙壁听的话根本就听不见房间里的对话的。但如果能发现有人贴着墙壁听,那也需极深的内力的,且必须是在警备的状态下才可。

    聂容泽只是有此感觉,方才他并没有动用内力去探查。“这世上有谁那么不要命敢来偷听我们谈话?”聂容泽扬唇一笑,只怪他平日太过于警觉,所以对什么事情都多了一些心思。

    萧绝亦是跟着自嘲一笑道:“是啊,尤其像你这样的神棍。外表看起来无害,内心实则黑到了极点。”

    聂容泽轻哼一声,还他一句:“彼此彼此!”说着两人同时端起了酒杯一碰,似是心有灵犀一般。

    到了日暮之时,聂容泽和萧绝才离去。秋水漫窝在窗前打着瞌睡,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两人的声音才惊醒。

    秋水漫起身舒了个懒腰看了看外面的夕阳,她被困在这里已经两个时辰了,这两尊大佛终于是走了。

    后脚,秋水漫也跟着下楼去了。辞别了掌柜,秋水漫忙出了望月楼,出来这么久,只怕青坠肯定等急了,她再不回去青坠就好报人口失踪了。

    秋水漫忙朝着王府方向走去,却浑然不知不远处的马车里,一道惊讶的目光投向了她的背影。

    “主子,我们回府吗?”驾车的马夫低声询问道。

    聂容泽却挑了帘子,下了马车对着车夫道:“本座有东西落在了望月楼,去去就回。”说着又折回了望月楼里。

    过了一会后,聂容泽从望月楼走出来,唇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真是有意思。”聂容泽轻笑着,似在喃喃自语。

    他抬头,看了一眼殷王府的方向,眸光变得微微沉了沉。

    秋水漫回府后,才进了秋水居,青坠就一脸委屈的样子哭诉道:“王妃,你可是回来了。下次你出去一定要带着青坠,不然……”

    秋水漫知道她忧心她,忙安慰着她道:“好了,好了我知道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出去一定捎上你。”她拍了怕青坠的肩,忙换下自己一身男装,才穿戴好萧绝携着常风就过来了。

    这一次,秋水漫没有再让青坠拦着。

    给读者的话:

    柠檬今天更新了,你们留言了吗?么么哒,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