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聂容泽的唇角微微一抽,修长的手指拿着筷子也尝了起来。秋水漫看着他,放下筷子询问道:“如何?”

    聂容泽又夹了几筷子,仔细的品嚼着指着中间一盘菜问道:“这菜叫什么名字?”

    秋水漫看着他指着那道菜色,却是川菜中的经典菜肴。“这叫麻婆豆腐。”秋水漫速来最喜欢川菜,她还记得自己偶尔下厨给阿烨做饭,最常做的便是这麻婆豆腐。

    往日的记忆萦绕心头,现在回想起来恍若隔世一般。秋水漫拿起筷子夹了一口尝了起来,入口嫩滑麻辣可口,是熟悉的味道。

    “原来这普通的豆腐可以做的这么好吃。”饶是聂容泽吃惯了山珍海味,但这风格独特的麻婆豆腐还是赞不绝口。

    秋水漫笑了笑,心想这可是历经千年后根据各种古方改良出来的,能不好吃吗?

    得到聂容泽的赞赏,秋水漫让刘福明日在店内主打这麻婆豆腐,然后每三天推出一品菜肴。

    刘福笑呵呵的退了下去,那厢聂容泽也吃的差不多了。他掏出娟帕轻试了试唇角,优雅而潇洒的样子,惹得秋水漫连翻了几个白眼。

    “好好的殷王妃不做,出来做酒楼老板?也只有你秋水漫能办出来,萧绝定是不知道吧?”聂容泽回眸,浅笑看着她。

    秋水漫端着茶杯细细的品了品回道:“国师可听过这么一句话,女人只有独立自主才最有魅力。凡事都要依靠男人那多没意思?我就是要证明,谁说女子不如男。”

    聂容泽愣了片刻,目光透着欣赏赞许。秋水漫说的不错,眼下她的风姿是最美的样子,从来他只认为秋相府的三小姐是个懦弱的人,可后来自从在宫宴上看见她惊艳的那一面他就知道,这个女子不是凡人。

    果不其然,她总是带给他惊喜。

    “王妃这话说的甚好,那本座就拭目以待等着你更多的惊喜。”聂容泽已经越来越期待,这样的秋水漫连聂容泽都觉得惊艳,更何论萧绝?

    秋水漫抿唇不语,她眼睛微微眯起,心中早有了算计。若望月楼生意蒸蒸日上,她也准备将京城的酒楼全部收购改成连锁的,这样一来她便能垄断整个京城的餐饮。

    这想法实在是太让人兴奋,只是做起来未必会那么顺利。

    次日,在望月楼推出了新的菜肴后,这反响果然不同,区区一日内,望月楼上下都是爆满,对新推出的菜色都是赞不绝口,乐的刘福一整日都合不拢嘴。

    消息传到秋水漫耳边的时候,秋水漫正琢磨着推出养生的药膳、火锅等现代元素的特色菜肴,准备震惊整个昭月国。

    书房里,萧绝还在为隐卫送来的消息感到疑惑。

    “常风,你没去问问青坠王妃整日去望月楼做什么?”萧绝微微抬头撇了常风一眼。

    常风微微一愣,心想王爷这是想让他用美男计吗?不禁轻咳一声回道:“回王爷,属下问过了,青坠说王妃很喜欢那里的菜肴,就是去吃饭。”

    萧绝扔了手中的书卷,有些不乐意的样子。“那望月楼只打了个老字号招牌的虚名,做出的饭菜哪里有王府的好吃,她那就是借口!”

    “王爷还不知道吧,最近望月楼新推出几道菜色据说很不错,每日酒楼都是爆满,更甚者还要提前预定呢。”常风说的绘声绘色的。

    萧绝一听果然来了兴致,双眸微微一亮:“哦?竟有此事?常风,既然王妃喜欢吃那里的饭菜,你立即去望月楼预定一桌送到王府来。本王要与王妃一同用膳。”

    常风立即应道:“是。”说着转身立即出了王府。

    望月楼掌柜听说是殷王府预定不敢怠慢,立即遣人将新推出的菜色做出来送到了殷王府上。

    秋水居里,秋水漫已经琢磨出药膳的食谱出来,正想出门,就看见萧绝带着常风和几个侍卫提着几个食盒走了进来。

    萧绝看着秋水漫那一身男装的装扮就知道她要出门去,脸色不禁微微一变。“漫儿,你又要出府?你不是喜欢望月楼的饭菜,今日我让常风给你带回来了,就不必过去了。”

    秋水漫看着常风摆在桌上的那些菜肴,微微愣住,她看着萧绝那不怎么好的脸色,心下不忍想着毕竟是萧绝的一番心意,便打算明日再去望月楼,今天就留下陪着萧绝好好的用膳。

    “好……”秋水漫的才开口,便听外面传来青坠的声音。

    “裘姑娘你不能进去,裘姑娘……”青坠急切的声音拦着闯进来的裘香雪,可裘香雪却不管不顾,推开青坠。

    “你让开,我有事情要找绝哥哥。”说着提着裙摆就跑了进来。

    秋水漫看见她,本来好好的心情顿时阴云密布。萧绝见裘香雪进来皱了皱眉,轻叹一声。

    “绝哥哥,听说望月楼有好吃的菜肴,你带我去吃好不好?”裘香雪上前去,拉着萧绝的胳膊依偎在他的怀里。

    秋水漫轻哼一声,不想看见她那做作的样子。“你的绝哥哥已经将望月楼的饭菜带来了,望月楼你就不必去了。”秋水漫指了指桌上的菜。

    裘香雪看了一眼,眸子一抹嫉恨之色,她就是知道萧绝带了望月楼的饭菜来看秋水漫所以她才赶了过来。可是她亲眼看到心中还是难受,因为这饭菜不是给她的,而是给秋水漫那个女人准备的。

    “绝哥哥,你是不是知道想吃望月楼的饭菜就给我准备了?可是你为什么带到了秋水居来,不送到我的飘香院呢?”裘香雪撒娇的声音格外的惑人。

    “香雪,你如果喜欢我让常风去给你准备。”萧绝声音淡漠似冰没有丝毫的感情。

    “我不,我就要这个,我饿了。”裘香雪松开萧绝径自做了过去,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萧绝有些抱歉的目光看着秋水漫,秋水漫却对他微微一笑道:“她既然喜欢就留给她吧,王爷我还有事,不奉陪了。”说着转身,唤了青坠一同出门去了。

    “漫…”萧绝想唤她,却只能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了院子里。

    萧绝双手微微一握,回头看着裘香雪,目光突然变得清冷起来。“常风,让人将这些饭菜送到飘香院,你亲自送裘姑娘回去。”

    他撂下这句话,再也不看裘香雪,转身踏出了房门。

    那边,裘香雪却突然一把将桌上的饭菜全部拂落,泪眼氤氲。“反正也不是给我的,我不稀罕。”她擦了擦眼泪转身跑了出去。

    常风看着那满地的狼藉,无奈的摇摇头长叹一声。

    秋水漫出了王府,心中还很是压抑,这王府里有裘香雪在一日她便不得安宁。青坠知道她心情不好,上前安慰着她:“王妃,你就这么出来了,万一……”

    秋水漫回头,看了看青坠,笑道:“你想说万一裘香雪趁机勾引了王爷是不是?”

    青坠捂着嘴,摇摇头道:“奴婢可没有这么说。”

    看着青坠这惊恐的样子,秋水漫心情好了许多。“其实王爷知道我不想待在王府也是因为裘香雪,放心吧,我相信王爷。”

    秋水漫自然相信萧绝,他有他的隐忍和无奈,因为一段恩情,他对裘香雪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

    她理解他的苦衷,希望萧绝也能理解她的无奈。

    “我看你是活腻了,今日你拿不出钱来,别想走。”不远处传来一道谩骂的声音。

    秋水漫抬头望去,却见一见酒楼前,伙计正与一个人争执。

    那人是个年轻的男子,身着一件月白色的织锦长袍,相貌堂堂,不像落魄之人。

    在抬头,秋水漫看见那家酒楼的名字:盛月酒楼。这不就是挖了望月楼墙角的那家酒楼吗?还真是冤家路窄!

    “你们就是家黑点,我的钱分明就是在你们店里被偷的。”那白衣男子面带怒色,指责着那伙计。

    那伙计挥着手中的长巾搭在肩上呸了一声。“别在这血口喷人,看你小子相貌堂堂竟然还想吃霸王餐,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你拿不出钱,就将你这身衣服脱了作为赔偿。”那人甚是傲慢轻哼一声。

    周围围上了许多路人,都在对那个白衣男子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肯上前去援助。

    秋水漫看不下去,挤了进去,问着那伙计:“他欠你多少钱?”

    那伙计撇了秋水漫一眼,伸出五个手指道:“五两银子。”

    “他的钱我帮他付了。”秋水漫说着掏出五两银子扔给了伙计。

    那伙计解了银子,在手中掂了掂对着那白衣男子说道:“算你走远,你走吧。”然后拿着银子走了进去。

    周围围观的人也散去,那白衣男子看了秋水漫两眼,微微一缉道:“多谢这位兄台,在下公子浔从西凉来,谁知身上钱财被偷落得如此凄惨,多谢兄台搭救。只是不知兄台能否好人做到底,请在下吃个饭?”

    青坠不禁皱了皱眉,指着那个叫公子浔的男人。“我们王…公子救了你,你竟然还得寸进尺。真是白瞎了你这相貌,怎么脸厚的跟城墙一样?”

    公子浔微微张开却是说是一句:“原来兄台姓王。”

    青坠正欲发作,秋水漫笑了笑,伸手打住青坠。抬眸扫着公子浔,他容貌端正,目光纯净,一袭白衣出尘,虽然没有聂容泽那如谪仙一般的气质但也是不俗,尤其是他说出的这番话。

    分明就是故意的,这也是秋水漫欣赏他的地方。“那兄台你是姓公子还是姓浔?”方才秋水漫听他自报姓名叫公子浔,这名字倒是奇特,一听便是假的。

    公子浔不知从哪摸出一把折扇轻摇了起来回道:“王公子可以叫我浔兄,或是浔公子。”

    秋水漫脸皮猛的一抽,觉得甚有意思。“浔公子,那就走吧。”她引了路,与公子浔一同朝着望月楼走去。

    来到望月楼门前,公子浔明显有些惊愕。“我这一路上就听闻这望月楼的菜肴很是独特,很想尝一尝。只可惜此地爆满,王公子,你确定我们进去能有位子坐?”

    给读者的话:

    喜欢萧绝吗?喜欢的赞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