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在公子浔万分诧异的目光中,三人进了望月楼,不仅如此,秋水漫将他带进了天字号雅间。

    “看来王公子定然不是寻常人。”公子浔甚是笃定的说道。

    青坠耸耸肩,对这个公子浔她从初见就没有什么好感,青坠在心中祈祷最好这个男人不要打他们王妃的主意,不然有他苦头吃。

    转念一想,青坠又觉得不对,眼下她与秋水漫都是男装打扮。除非那公子浔好断袖才会对秋水漫有意思吧。

    秋水漫见青坠一双眼睛转过来转过去就知道她又在乱想了,秋水漫微微摇头,端起茶盏为公子浔倒了一杯茶。

    “在下就是个普通人,倒是浔公子你,看你这一身装束也算个贵胄,你从西凉来的?”秋水漫将茶盏推到公子浔的面前。

    公子浔道了谢,修长的手指抚着上好的青花瓷器随意一笑道:“在下不过是做些皇室的生意,因为不日我们王将来使昭月国,所以在下先来探查探查这昭月国的风土人情而已。”

    秋水漫扶杯的手微微一顿,抬起头来看着公子浔。那日她窃听聂容泽与萧绝的谈话,隐约就听到西凉王要携那忘忧丹来京一事。

    “听说你们西凉王来使是进贡宝贝的,不知是什么东西?”秋水漫佯装好奇的询问。

    公子浔眉头微挑,扬唇一笑。“是忘忧丹,忘忧丹是西凉的珍宝,极其难得。”

    秋水漫微微一惊,那日听聂容泽说这忘忧丹极其难以炼制,整个西凉也不过只有两颗。今日又听公子浔这么说,可见这忘忧丹是个圣物。

    “原来如此,只是不知道你们西凉王带着这么珍贵的东西来京是为了什么?莫非是上一次丢失城池的事情?”秋水漫笑着问道。

    公子浔端着茶杯轻抿了一口回道:“那是自然。我们王丢了三座城池,而且听闻还是因为殷王妃才丢失的。所以我们王带着忘忧丹前来是为了讨回那丢失的三座城池。”

    秋水漫抿唇轻笑,却不知这西凉王究竟打的什么主意?区区两颗忘忧丹换三座城池,除非皇帝是个傻子!

    公子浔似是明白秋水漫心中所想,他放下茶盏,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秋水漫。“你该不会以为我们王是疯了才会这么做吧?”公子浔轻笑着问她。

    “不敢,在下怎么敢亵渎你们西凉的王呢?”秋水漫说着端起茶盏喝了几口,却在心中寻思。既然萧绝已经知道了这忘忧丹的作用,不知道他可有办法得到手?

    店小二很快上了酒菜上来,公子浔倒是毫不客气。一旁的青坠看的直瞪眼,在心中定是鄙夷极了这个男人。

    秋水漫却不甚在意,她鲜少见这样真性情的人,与他倒是投缘。

    天方日暮的时候,秋水漫才与公子浔告辞离去。待秋水漫走远后,一个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却是奔着公子浔而去的。

    “莫江,是她吧?”公子浔回头问着身旁的人。

    莫江望向秋水漫的目光收了回来肯定的应道:“没错,属下当日将她掳走的时候为了方便出行她就是一身男装打扮,属下不会认错的,她就是殷王妃。回答出王问题的人。”

    公子浔的目光微微一沉,唇角勾出一抹欣然的笑意来。“果然是个独特的人,能让我失了三座城池,也是她的本事。”

    “王,那盛月酒楼……”莫江问着。

    却听公子浔打断了他的话:“不用管了,日后在寻他算账就是。只是殷王妃身边有隐卫守着,殷王定会派人来查我们的身份,切不要暴露了。”

    原来此人正是西凉的王,他此次来使昭月名为讨回丢失的三座城池,实则只为一人,那就是她秋水漫。

    他之所以带着忘忧丹前来昭月国也是为了她,因为他在昭月国的密探回禀,殷王萧绝在乎的女子被太子凌辱受了刺激。

    这天下间只有一种奇药能医治这种受了刺激的人,那就是他的忘忧丹。而此行的目的,他势在必行!

    殷王府内,萧绝听到隐卫的回禀果然有些震怒,立即唤了常风进来。

    常风推门而入,就看见萧绝那有些阴沉的脸色,还不等他行礼,萧绝阴寒的声音响起:“立即给本王调查,今日与王妃会面的男人是什么身份?”

    常风打了个冷颤,眸子微微一转,不敢怠慢立即应道,离开后却是去了秋水居找青坠询问今天发生的事情。

    常风前脚刚走,萧绝就急迫的来了秋水居,他脚步匆匆径自朝着秋水漫的房间走去。

    秋水漫累了一天正躺在床上小憩,突然感觉到周围的气息有些压抑匆忙睁开眼睛就看见萧绝那张俊逸的脸庞散着一股寒气。

    秋水漫打个个哆嗦,坐了起来,侧着头看着萧绝问道:“萧绝你怎么了?脸冷的跟个冰块一样。”

    萧绝眉头微微一皱,冷声问道:“今个去哪了?”

    “望月楼啊。”秋水漫耸耸肩,一副行的端坐的正的样子。未了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指着萧绝问道:“萧绝,你监视我对不对?”

    无缘无故的萧绝的脸这么冷,定是知道了她今天见了个陌生的男人,除了这个,秋水漫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萧绝却道:“我是派了影卫去保护你,不是监视你。漫儿,今日与你见面的男人什么来头你知道吗?你心地善良帮了他就罢了,竟还请他吃饭?万一他对你图谋不轨怎么办?”

    秋水漫知道萧绝是为了她好,但是他的担心未免有些多余了。“你说的图谋不轨是图财呢还是图色呢?”秋水漫凑近他,眨着眼睛问道。

    萧绝脸色一青,忍着怒气低吼道:“秋水漫。”

    秋水漫咯咯一笑,却突然环上他脖子,将自己的红唇凑了上去。秋水漫早已摸透萧绝的脾气,他如果生气,你不能以硬碰硬,只能用柔的。

    这就是以柔克刚的道理。

    果然,本来震怒的萧绝因为秋水漫这主动的一吻,心就像化了一般再也发不起火来。他有力的手臂环着她的腰将她更贴近几分,反客为主越发细腻缠绵的深吻着她。

    空气中都弥漫着旖旎的气息,这难得的平静美好。秋水漫被他吻的有些头晕,气息有些急促,萧绝不舍的松开她,紧紧的抱着有些消瘦的秋水漫。

    “萧绝,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我出门都是做男装装扮的,在说人家又不是断袖,是你多想了。”秋水漫窝在萧绝的胸前诉道。

    萧绝轻叹一声,有些无奈的声音回道:“你男装比女装还要魅惑,就算别人当你是男人也难保不会对你动心思。你不想待在府中可以,但不准给我惹桃花。不管男的还是女的,一律不可以。”

    萧绝甚是霸道的宣誓着主权。

    秋水漫撇撇嘴,反驳道:“你不准我惹桃花,自己却在府中种了一颗大桃树。这颗大桃树还时不时的过来找茬,她是不是将菜饭都摔在了我房间里,一股子菜味,到现在还有。”

    秋水漫一进门就闻到了,不用问她也知道是谁干的。

    萧绝很是歉疚的低头看着她,将她抱着更紧了一些。“等西凉王来了那就好了,聂容泽说西凉王手中有能医治香雪的忘忧丹。有了这忘忧丹,香雪就能忘了以前的事情忘了我,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秋水漫轻嗯一声,但她总觉得西凉王进献忘忧丹一事不简单,她也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有这个感觉,只是这种感觉甚是强烈。

    萧绝留下陪她一同用了晚膳,飘香院那边就遣人来传了三遍,一会说裘香雪摔着了,一会说哭闹着要上吊,好端端的晚饭吃的秋水漫一点心情都没有。

    将萧绝赶走了之后,秋水漫难得的清静,舒服的泡了个热水澡后,就爬上床睡觉去了。

    夜深的时候,秋水漫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抱着她,她猛然惊醒却见身旁萧绝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正躺在她的身边。

    察觉到秋水漫醒来,萧绝轻拍着拍她的肩道:“可是惊着你了?我若留下香雪定然闹腾,但我又不想与你分居只能摸黑偷偷过来。漫儿,你不会怪我吧?”

    秋水漫心底溢出一丝感动,他的用心良苦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她柔嫩的手指抚上他的唇道:“别说了,睡吧,明日你还要早起去上朝呢。”

    萧绝轻嗯一声,却是将秋水漫抱得更紧了一些,两人相拥而眠,难得的和乐融融。

    次日,萧绝早朝回府后,常风便带着消息回来了。书房里,萧绝听着常风的回禀,一手轻敲着桌子,眸光深深似在沉思。

    “西凉人,做皇室生意的?公子浔,这个名字倒是独特。常风本王敢肯定,此人绝非一般人。”昨日他也问过公子浔的容貌,听秋水漫的描述,那人一点也不像个生意人。

    常风也有些疑惑,回道:“可是常风查证,那人的身份不假。”

    萧绝一手微微扶着下巴,微微眯了眯眼睛,突然一敲桌子站了起来:“就是因为身份太干净了所以才显得异常,常风不管他是什么人,派人盯着好。不要在让他接近王妃。”

    常风颔首正色应下,却不知此刻秋水漫出府去走到半路就被人拦下了。

    “王公子,我们主子想请你一聚。”一袭黑衣的男子很是谦恭的模样。

    秋水漫看着眼前拦下他的男人,长相一般,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严肃之气。“你们主子可是浔公子?”秋水漫笑着问道。

    那人微微颔首,青坠却拉着秋水漫的胳膊低声道:“王妃,还是小心一些吧。我总觉得那个浔公子怪怪的。”

    秋水漫想起萧绝不想他误会本想推辞,那人又道:“我们主子只是感激公子你昨日的搭救之恩,而且我们主子不日要陪同我们王一同入宫怕没有时间答谢王公子你了,所以才这般冒昧。”

    秋水漫双眸微微一亮,公子浔要同西凉王一同入宫?那么说,浔公子与西凉王关系不一般?

    给读者的话:

    最近有点儿累,撑着写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