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想起裘香雪整日的纠缠,想起萧绝明明是她的夫君却要半夜偷偷摸摸的来见她。

    而眼下只有西凉王手中的忘忧丹能救裘香雪,能让他们的生活回到正轨。如果这个公子浔与那西凉王关系不一般,或许可以拜托他求上一颗忘忧丹来。

    “请阁下带路吧。”秋水漫笑着应着,不管有没有用,她都要试一试,她不能让萧绝一个人承担。

    青坠跺了跺脚,心中直着急,昨日常风来询问公子浔的事情她就知道王爷定是知道了。昨日常风还叮嘱她不能让王妃在与公子浔见面,可眼下可好,秋水漫竟又去见那公子浔了。

    青坠直在心中祈祷,希望萧绝不要因为此事在动怒发火才好。

    秋水漫被那人引着来到了一家茶楼,上了二楼,却见公子浔今日一袭淡紫色素锦长袍,贵气逼人,茶案上搁着一把折扇正是昨日他用的那把。

    看见秋水漫过来,公子浔起身,脸上温和的笑意越发显得他风度翩翩。“王公子,冒昧请你来在下唐突了。”公子浔微微一礼,中规中矩。

    秋水漫在他对面坐下笑道:“浔公子实在客气了,只是不知道浔公子怎么知道我今日会路过同顺大街?”

    公子浔闻言微微一愣,抬头迎上秋水漫那双明艳动人的双眸,不禁微微一震,虽然早知道她是女子,但这个模样的秋水漫还是有些惊艳。

    难怪当日莫江回来后对她赞不绝口,本来他是打算治莫江的罪的,可听莫江带回来的话,他突然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子升出一些好奇来。

    因此他不顾群臣的反对,坚决要来使昭月国,其实也只为见一见这个说出攻城为下,攻心为上的奇女子罢了。

    “王公子昨日在望月楼能轻而易举的进入那天字号雅间,且那个掌柜对你毕恭毕敬。在下若没有猜错的话,那望月楼应是公子你的产业。而同顺大街是去望月楼必经的道路。”

    公子浔将自己的推断说的头头是道,秋水漫眸光微微一敛看着他,这个人果真不一般,洞察力非凡,竟能猜到她的身份。

    “浔公子厉害,在下佩服。方才听那位仁兄说浔公子不日要陪同西凉王一同入宫,莫非浔公子与西凉王交情甚好?”秋水漫看似随意的问着。

    公子浔笑了笑,摸起桌上的折扇打开轻摇了摇道:“在下与西凉王吗,还算能说得上话。”

    秋水漫眸光微微一亮,还算能说得上话,那就说明关系不一般啊。“在下有个不请不请,不知浔公子是否能帮我?”秋水漫来了精神,心中一抹兴奋。

    公子浔合上折扇很是认真的询问道:“什么事,王公子尽管说便是。”

    秋水漫稍稍迟疑了片刻,虽然贸然替这个要求有些唐突,但秋水漫相信眼前的人并非什么歹人。“其实是西凉王要进贡的忘忧丹,听说这忘忧丹有两颗,不知道浔公子你能否求来一颗?”

    公子浔有些惊讶的样子,眉头微微一挑问道:“王公子寻这忘忧丹,莫不是你有什么不好的过去想忘却?”

    秋水漫忙摇头。“并不是我,而是我的一个朋友。我想为朋友求药,助她走出过去的黑暗,可是这忘忧丹是奇药又是西凉的皇室宝物。甚是难得,今日听浔公子与西凉王有交情才会贸然询问。”

    公子浔端起桌上的茶盏,抿唇一笑。“王公子与在下有搭救之恩,这件事在下会向我王禀明,在下定会尽力一试。”公子浔认真的说道。

    秋水漫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她忙道了谢,心下微微安心了些许。不管公子浔能不能为她拿到忘忧丹,最起码这也是一份希望。

    她只希望那位西凉王是个近人情通事故的人。

    而殷王府内,萧绝收到公子浔约见秋水漫的消息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来到那一品茶楼下,就见秋水漫与公子浔一同走了出来。

    看见公子浔的那一刹那,萧绝身上一股杀气冒了出来,身后的常风匆忙伸手拉着萧绝的手臂。

    秋水漫也是一阵惊讶,她没想到萧绝竟会过来,看见他此刻如寒冰一般的神情秋水漫暗自叫糟,匆忙走了过去。“萧绝,你怎么来了?”秋水漫轻轻拉了拉萧绝的袖子。

    萧绝微微垂眸,看了秋水漫一眼,一抹复杂是神色从他精锐的双眸划过。

    “王公子,这位是你的朋友?”萧绝露出的杀气,公子浔早已感知。以前只是素闻萧绝杀伐决断,纵横疆场叱刹风云,因为死而复生更有鬼王的称号,如今一见果然如此。

    他周身散出的寒气,就如同来自地狱一般,叫他鬼王真是名副其实。

    萧绝抬头,迎上公子浔那双含笑的双眸。他一身紫衣锦袍贵气十足,而他身上则有着王者之风。

    王者之风!萧绝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只见他眉头猛然一皱,眸光一缩,变的越发寒凛起来。

    “是,他是我的…朋友。”突然一道寒凛的目光扫了过来,秋水漫最后朋友两字弱了下来。

    “你先回去,我有几句话想对公子浔说。”萧绝不容反抗的声音在秋水漫耳边响起。

    秋水漫张了张嘴,最终只好妥协,她看了公子浔一眼道:“在下还有要事去办,先行一步。”说着微微颔首,转身独自离去。

    青坠跟在秋水漫身后,还边走边回头去看,身后萧绝依然站在原地没有什么动作。

    “青坠,他们打起来了吗?”秋水漫径自走着,心思却放在了身后。萧绝让她先行离去,不会是要对公子浔出手吧?

    青坠又回头看了一眼摇摇头道:“没有,王爷站在那没有动。”

    路过一个小巷口,秋水漫闪了进去,然后探出头来看着不远处的画面。萧绝依旧站在原地,公子浔如是,两人似是对峙一般不知在干什么。

    “不知阁下怎么称呼?”公子浔率先开口问着萧绝。

    萧绝薄唇抿成一道线,眸光深深,朝着他走了过去。公子浔却是未动,看着近身过来的萧绝,依旧一脸淡定随意的样子。

    “我是应该叫你公子浔还是西凉浔?”萧绝饶有兴趣的问着他。

    公子浔微微诧异,旋即一笑,萧绝果然是萧绝,能猜到他的身份,那他也没有必要在瞒下去了。“都可,公子浔就是西凉浔。”他挑眉,不惧萧绝那狼一般深邃的眼眸。

    西凉乃是以姓氏建国,而复姓西凉的人除了皇室中人还能有谁?公子浔只是他的化名,西凉浔才是他的本名。

    “西凉王你只身入京也真是有胆识。”萧绝看着他,唇角扯出一抹笑意。没想到西凉浔他竟敢舍弃车架只身进京,由此可见这人也是不容小觑的。

    西凉浔垂头微微一笑,手中的折扇打开,一副逍遥闲适慵懒的样子。“只想早一点见识见识你们昭月国风土人情,若随着车架而来,怎么能遇见王公子,哦…不对,是殷王妃与殷王你呢?”

    既然自己的身份以及揭开,西凉浔也没必要隐瞒自己知道的,方才这番话他明显有挑衅的意味,那意思好像是在说我就是见了你的王妃,你奈我何?

    萧绝眸子窜出一抹火焰,在它还未燃烧之时又突地熄灭了。萧绝突然扬声一笑,略有些轻蔑的口气看着他道:“原来西凉王你还在介怀本王的王妃夺了你的三座城池,愿赌服输,我想西凉王你也不是小气的人吧?”

    西凉浔脸色微微一变,这个萧绝竟然笑话他输给了他的王妃!他手指不自觉的握紧,复又松开。“王爷说笑了,我欣赏王妃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介怀呢?”

    萧绝,且让你得意一番,这场戏不过才开始而已!

    萧绝轻哼一声道:“最好是这样,我们昭月国的京城治安可不好,公子浔出门千万要小心才是。万一你出了什么意外,想必那坐着车架赶来的西凉王定要伤心的,你说是不是?”

    萧绝意指明确,也带着威胁的意思。眼下人人都知西凉王还在百里之外,眼前的这个公子浔若是出了意外那就怪不得旁人了。

    西凉浔无奈的耸耸肩,都说昭月国最不能惹的两个人一个是国师聂容泽一个就是鬼王萧绝,果然如是。

    “多谢殷王提醒,在下自然会记住的。只是,若在下出了什么意外,只怕王爷想要的东西永远也得不到了,你说呢?”他扬唇一笑,笑的肆虐,摇着折扇扬长离去。

    萧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眸光微微一敛,果然他来京的目的不纯。他知道他想要什么,这个西凉浔不是善类!

    “王爷。”常风在一旁听的清楚,这一番针锋虽然没有没有硝烟倒也是惊心,一个西凉的王一个昭月国的王爷,都是人中龙凤,光是这谋略就不相上下。

    “西凉浔此人,来者不善。”萧绝总结了九个字,长叹一声,转身抬头间却见那隐在巷子口的人影。

    萧绝无奈的摇摇头,朝着秋水漫走了过去。“出来。”萧绝一声冷厉的声音,秋水漫不自觉的轻颤一下,从巷子口走了出来。

    “萧绝,你们谈完了,那我们回府吧?”秋水漫上前去拉着萧绝的手。

    萧绝却是一把甩开她,表情愠怒。“秋水漫,昨日我对你说了什么?我告诉过你不要给我招惹桃花你偏是不听。”

    萧绝气急,他听到隐卫来报说公子浔又见了她,心下急迫,就赶了过来。因为他还没查出公子浔的身份,怕秋水漫有意外,如今倒是知道那公子浔的身份,却是个不好对付的主。

    一个不知名的阿烨已经让萧绝崩溃,还有一个名为哥哥的秋夜痕,如今又多了个西凉浔,他真很想将秋水漫拴在自己的身边,不让任何人觊觎。

    “萧绝,那哪里是桃花?我今日见他只是因为……”秋水漫想解释,奈何萧绝早已气的不想听她解释。

    “秋水漫,你不会以为他当真看不穿你是个女子吧?你可知道他是谁?他不叫公子浔,他就是西凉王,西凉浔!”萧绝的一句话便如一盆冷水,浇了个秋水漫透心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