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秋相府中,一声震怒的声音响彻整座府邸。“滚,都给我滚。”便见几个背着药箱的大夫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都是没用的东西。”秋公瑾一脚踢翻了眼前的矮桌,因为愤怒那张脸皱到了一起。

    这些日子他四处搜罗所谓的神医,只想医治好不能尽人事的太子,可是问过那么多的大夫都说太子废了!

    太子怎么能废了吗?那可是他唯一的……

    管家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低着头对着秋公瑾道:“老爷,朔安回来了。”

    秋公瑾抬头,近日来为了太子的事情他操碎了心人也苍老了许多,听管家来报他沉声道:“让他进来。”

    不一会,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走了进来,他看了看房间里的狼藉,目光微微一闪。“主子。”朔安单膝跪在地上。

    秋公瑾对他有恩,他发誓一生为他效力,因此他也是秋公瑾身边最信任的人。秋公瑾虚抬着手让他起来问道:“萧绝那边有什么动静?”

    朔安一直以来都在监视着殷王府,因为萧绝的府上很难闯入他只能在远处看着,或者从殷王府最下等的下人口中问出一些话来。

    “三小姐最近经常扮成男装出府,属下昨日还见三小姐与一个男子相见,今日那男子还请三小姐去喝茶。后来殷王寻来,属下听到与三小姐会面的男子竟是西凉王。”

    朔安当时就躲在茶楼不远处,他们说话声音虽然不大,但他内功深厚,又有师门绝学,因此能听到方圆里外的声音而不被人察觉。

    萧绝与西凉王的对话他一字不漏的落在他耳中,他觉得此事蹊跷因此匆忙赶来相报。

    “哦?西凉王?你是说漫儿密见了西凉王?”秋公瑾抓住一抹灵光问道。

    朔安点点头:“的确如此。”

    秋公瑾眸光骤然一亮,萧绝暗中用计害的寒儿断了香火,这一生怕是废了。此仇不报,他如何能解心头之恨。

    秋公瑾猛的一拍桌子:“好,好的很。这一次我要让萧绝身败名裂,既然那个逆女屡次不知悔改那我留着她也没什么用了,就让她与萧绝一同陪葬吧!”

    他想起秋水漫心中除了痛恨还是痛恨,当日秋水漫被聂容泽选为冥婚人选,本来一切都在他计划之内,只要让秋水漫喝下毒酒,然后他在暗中将她带回来就好,可谁知竟生了变故。

    萧绝竟然是诈死,他不知道萧绝体内的毒是怎么解的,他只知道他还好端端的活着,不仅如此还将他培养了十多年的宝贝也抢走了。

    这新仇加旧恨一定要与萧绝好好算算才行!这些日子他一直费心太子的病情,倒是让萧绝逍遥了一段日子。

    “主子,你打算怎么做?”朔安抬头,看着秋公瑾。

    秋公瑾回神深思了片刻,脑海灵光一线,一抹诡异的笑荡漾出来。“朔安,你去办一件事。”

    秋公瑾立即吩咐起来,全然未觉,窗下一抹影子晃了过去。

    秋水漫回到了秋水居,还处在一片错愕和震惊之中。公子浔就是西凉浔,西凉浔就是西凉王,原来这个男人从头到尾都在骗她。

    说什么是能说上话的关系,这个男人可真会演戏!秋水漫甚是愤恨,她真心相交,可那个男人却一直在看她笑话,真是伪面君子。

    眼下可好,因为西凉浔,萧绝气她,也不理她了,眼下算是真真被禁足在王府里出不去了。

    等了一日,也不见萧绝过来,秋水漫心中着急,也不知望月楼的生意怎么样,她想将自己写好的菜谱送过去,但因为禁足出不去她只能托管家去送信。

    拿着写好的信,绕过花园,秋水漫就看见一抹熟悉的影子,是多日不见的秋夜痕。看见他,秋水漫心底萦绕着一抹开心,忙迎了过去。

    “夜哥哥。”秋水漫甜甜的声音让秋夜痕浑身一震,那苏醒的记忆蜂拥而至,带着心底隐藏的念想。

    秋夜痕回头,却见百花丛中秋水漫巧笑倩兮,一袭水蓝色娟纱纹绣蝶舞裙,让本就相貌出尘的她更加的柔媚动人,那醉人心神的双眸是他想念了许久的。

    “漫儿。”他的唇角漾出一抹欣慰的笑意,其实他本来不必亲自过来的,但心底始终有个声音在说去吧,去吧。

    他知道,他想亲自来这里,只是为了见她一面,他虽每日强迫着自己不去想她,但他始终压制不了那份深深的思念,只看她一眼他便已是足够,听她叫他一声夜哥哥,他更是无憾了。

    “夜哥哥是来看我的吗?还是来见王爷的?”秋水漫自从知道了秋夜痕对她的心意后,就很少在见他了。

    但毕竟秋夜痕是原身一直以来的信念,这种信念根深蒂固,更改不了。

    秋夜痕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略微宠爱的声音道:“哥哥自然是来看你的。漫儿,你过的好吗?”

    他声音微微暗哑,其实王府发生的事情多少他也知道一些。他知道秋水漫定是受了委屈,因为有个裘香雪在,秋夜痕想只消秋水漫一句话,如果她想离开王府他就算拼着一死也会带她走。

    “哥哥,漫儿过的很好,你放心便是。”秋水漫笑着,她不想秋夜痕为她担心,他该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一直惦念着她。

    秋夜痕微微一叹,点点头。见她手中拿着信笺好奇的问道:“是给谁的信?”

    秋水漫晃了晃手中的信,想了想道:“哥哥能帮我一个忙吗?我这有一封信要送去望月楼,哥哥能替我跑一趟吗?”

    秋夜痕接过那信笺,见署名写着是望月楼掌柜刘福的名字,他心中诧异,收起了信笺问道:“这不是望月楼的掌柜,漫儿与他甚熟吗?”

    秋水漫不想隐瞒秋夜痕,凑到秋夜痕耳边悄悄道:“其实不瞒哥哥,我不久前盘下了这望月楼,现下他是我的产业,这事萧绝他不知道,哥哥你一定替我保密哦。”

    秋夜痕明显一愣,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良久他反应过来笑了笑道:“漫儿,你真是太令我惊讶了。你做的很好,哥哥会替你保密的。”

    她竟能背着萧绝盘下这望月楼,而且还把他打理的有声有色,眼前的秋水漫早已不是那个需要他保护的小女孩了,她长大了,再也不属于他了。

    萧绝站在不远处,看着秋水漫和秋夜痕相谈甚欢的样子,看着他们两个人如此,萧绝就忍不住心底的怒火。

    聂容泽说过阿烨是他心底的心魔,他一直都认为那个叫阿烨的男人就是秋夜痕。虽然秋水漫极力辩解说不是他,但他对秋夜痕的敌意从来没有少过。

    “常风,将王妃带过来。”萧绝冷声命令着身后的常风。

    常风应着,匆忙朝着秋水漫的方向走去,心中却在暗暗叫苦。他们家主子吃醋的本事可不是一般的厉害,那个西凉浔的事情还没解决,眼下又来了个秋夜痕。

    也难怪萧绝最近的脸色冷的跟冰一样,害的他当属下的也不好过。他长叹一声,走了过去。

    “王妃,王爷请你过去。”常风恭敬的站在一旁,打断了秋水漫和秋夜痕兄妹俩的温馨时光。

    秋水漫回头望去,却见萧绝站在不远处,看她投来了目光,萧绝却是一转身径自离去了。

    “漫儿,你去吧,改日我再来看你。”秋夜痕知道萧绝不放心他们独处,只能苦笑一番。

    秋水漫点点头,萧绝的小心眼她已经领教了无数次,她也不想在横生枝节,将他们的矛盾越演越烈。

    “常风,替我送送哥哥。”秋水漫吩咐了常风后便朝着萧绝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不一会的功夫,秋水漫就在池塘边看见了萧绝的身影,只是还未等她走过去,就看见一抹绯红色的影子冒了出来径自扑到了萧绝的怀中。

    真煞风景。秋水漫停了脚步,心下腹诽了一句,正寻思着呀不要过去,却听扑通一声,裘香雪绯色的影子掉进了池塘里。

    萧绝本想推开裘香雪,但由于他心情不好,力道有些偏重,裘香雪竟这么跌进了池塘里面。

    “香雪。”萧绝猛然回神,跟着跳了下去,将那在水中扑腾的人给捞了上来。

    裘香雪似是受到了惊吓,一直在打着哆嗦,萧绝浑身湿透,眼里满是愧疚。“对不起香雪,绝哥哥不是故意的。”萧绝忙解释道。

    裘香雪抬头,目光落在了秋水漫的这里,她突然回神眸中一抹狡诈的笑意,她当然知道萧绝不是故意的,他方才那么一推是她自己退了几步故意掉进去的,她就是要让萧绝愧疚,还要让秋水漫……伤心。

    “绝哥哥。”裘香雪突然窝进了萧绝的怀中,佯装很害怕的样子。

    萧绝本就自责,他紧紧抱着裘香雪,如果因为自己失手害裘香雪有个三长两短他定是不会原谅自己的,他已经欠了裘香雪两条人命,他不能在欠她了。

    “香雪,不要怕没事的。”萧绝拍着她的肩安慰她。

    裘香雪躲在他的怀中暗暗的笑着,果然让萧绝愧疚是最好的办法。她从萧绝怀中探出头来,看着他,她喜欢了他那么多年他是知道的,如果没有秋水漫他们一定会开心的在一起。

    眼下秋水漫就站在不远处,她要让她知道,萧绝是她的。她突然抬头过去,将自己的唇凑了过去,印在了萧绝那凉薄的唇上。

    不远处的秋水漫突然觉得心脏抽疼了一番,她揉了揉心口,看着这一幕。萧绝似是有些愣住,待他反应过来后想推开她,裘香雪却是先一步松了唇。“绝哥哥,你是喜欢香雪的是不是?”

    萧绝微微皱眉,抬起头想避开裘香雪那期待的目光,却突然看见不远处一抹水蓝色的影子,隔得不远,他能看见她在笑,笑的那样凄惨!

    萧绝浑身一震,他想唤她,却见秋水漫转身,水蓝色的衣角划出一抹漂亮的弧度,转眼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