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绝哥哥,我好冷。”裘香雪按住萧绝的手,她不能让萧绝去追那个女人,她要想尽一切办法留住他。

    萧绝看见秋水漫的影子没入了花丛中,心中有些悲痛,俊逸的脸庞上有些恍惚,听见裘香雪的声音,他低头看着她浑身湿透的样子,终是一声不易察觉的叹息将她拦腰抱起。

    “我送你回去。”清淡的一声,彷如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裘香雪靠在他的胸前,唇角的笑意隐隐若现。秋水漫,你斗不过我的,绝哥哥最后还是我的。

    秋水漫的心情很是烦乱,方才她看的清楚,是萧绝一推裘香雪便掉进了池塘里。但秋水漫总觉得,或许裘香雪是有意为之,她就是让萧绝对她心有愧疚。

    不得不说,裘香雪抓住了萧绝的弱点,本来裘家二老的性命已经让萧绝觉得亏欠了裘香雪。

    眼下萧绝失手将裘香雪推进了池塘里,只会让萧绝更加的愧疚!

    秋水漫深吸一口气,抬头望了望这有些阴沉压抑的天气。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了过来,秋水漫抬头,却见穆流非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穆流非接到常风的消息,便着急的赶了过来,一入王府就看见秋水漫那有些孤寂的背影,他微愣了片刻,走了过去。

    “穆公子是来看香雪的?那就快去吧。”秋水漫苦笑一声,穆流非对裘香雪的执念又何尝不深?

    这错综复杂的感情最是让人难以言说,没有谁对谁错,只是……执念!

    穆流非抬头看了她一眼,这一眼有些意味深长。“属下告退。”穆流非微微颔首,提着药箱脚步匆匆的朝着飘香院而去。

    穆流非一入房门,就看见裘香雪的手一只握着**的萧绝。听常风说裘香雪掉入了池塘,是萧绝救她上来的。

    而此刻裘香雪身上的衣衫已经换过,而萧绝却还是浑身湿透的。

    穆流非忍着心中的悲痛,上前去。“香雪,你让王爷先去换件衣服好不好?万一王爷要是病了如何能陪着香雪你呢?”穆流非温声道。

    裘香雪似是才想起,扬起微亮的眸子看了看萧绝,不情愿的松了手。“绝哥哥,你换了衣服就来看香雪好不好?”她浓浓的鼻音,像是才哭过一般。

    萧绝点点头,将手缩了回来。“好,绝哥哥换了衣服就来看你。”说着他看了穆流非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起身离去。

    出了飘香院,萧绝却是没有回自己的房间,也没有去换衣服,而是径自来到秋水居,但秋水漫却不在这里。

    萧绝转身,立即朝着府中的花园走去,跟在身后的常风心中微微一震却也不能劝他。

    终于,萧绝在方才的那片池塘前看见了秋水漫的影子。就在裘香雪方才落水的地方,秋水漫站在那里望着池中绽开的荷花久久的出神。

    突然,秋水漫往前迈了一步,萧绝吓得突然大喊一声:“漫儿,不要。”话音未落他就冲了过去,一把扯过秋水漫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

    秋水漫被萧绝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了惊,有股凉气徐徐的袭来,秋水漫摸了摸萧绝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心头不禁有些窝火,使劲推开他道:“萧绝,你不去换衣服跑来这里做什么?”

    “漫儿,我只是想和你解释……”萧绝自从看见她转身离去,就一直心不在焉,直到穆流非赶来。

    他很害怕秋水漫回误会他,会生他的气,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来找她。方才看见她站在池塘边,他以为秋水漫想不开要跳下去。

    “你不用和我解释,我只是站在这看这满池的荷花,我没有想要去寻死。萧绝,我知道你自责,你愧疚,你以为自己将裘香雪推了下去。我不怪你,但萧绝这样的日子我也是过够了。”

    自从裘香雪被太子玷污后,这殷王府就没有一日安宁。她虽然同情裘香雪的遭遇,但同时她对裘香雪也是失望透顶。

    对裘香雪屡次使出的手段,秋水漫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她知道萧绝对她有亏欠,所以她极力隐忍。

    如果没有这身份的顾忌,她不是看在萧绝的面子上,她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裘香雪让她长长记性。

    萧绝知道秋水漫受了委屈,他对什么事情都能做到杀伐决断,唯独秋水漫和裘香雪不能。

    他爱秋水漫,因此在乎她,不容她与别的男人有丝毫瓜葛。

    他宠裘香雪,是因为亏欠她,可萧绝也深深的明白,就是因为自己的宠溺才让裘香雪变得如今这个样子。

    “漫儿,我明白,从今日起,我不会在对香雪有一丝愧疚。我只需尽力为她寻到忘忧丹,让她忘却过往,如果拿不到那我就将她送往山清水秀的地方,让流非好好照看她。漫儿,你相信我。”

    他眸光坚决,纵使他欠裘香雪很多,补偿的方式也不是非要将她留下。如果,她看不见他,或许对他的执念就会慢慢散去。

    秋水漫抬头,看着萧绝坚定的目光,他能想明白这是最好。“萧绝,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你放心,为了你我也会忍下去的。你先去换件衣服吧。”秋水漫见他穿着湿衣心有不忍。

    萧绝唇角一勾,漾出一抹欣然的笑意,一手握着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你陪我去。”他声线温柔,有些邪魅的笑着看她。

    秋水漫娇嗔一声,脸颊一抹绯红。萧绝难得见她这害羞的样子,心下早已跟着荡漾。自从将她回来后,他冷落了她一日,一直在等她来寻他道歉。

    可她那性格,只要认定自己没错,打死也不承认。最终是他认输,本想去找她的,可却不想又让他看见她与秋夜痕在一起说话。

    他看见她凑到秋夜痕身边咬耳朵的模样,他真是气的要疯了。偏偏他对这个女人奈何不得,他甚至不敢想象,如果秋水漫真的背叛了他,他会不会动手……杀了她!

    想到这,萧绝的力道微微一重。只是眼下不是思虑这个的时候,秋夜痕来这里的目的并非只是为了看望秋水漫,还有……

    秋水漫感受到萧绝拥着她的力道有些加重,她微微抬头,看着萧绝若有所思的样子。

    “萧绝,你在想什么?”来到房间里,秋水漫脱去萧绝那湿透的衣衫随意的问了句。

    萧绝回神,俯身看着认真的秋水漫。秋夜痕方才来送消息,说是秋公瑾开始有所动作了。

    这个奸诈的老狐狸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想着这未知的危险,萧绝突然反手,将秋水漫抱在怀中。

    他不担心自己,只担心那个老狐狸会将目标放在她身上。

    “萧绝,你怎么了?”秋水漫怔了怔,有些不知就里,她的头靠在萧绝只穿着里衣的胸膛前能清晰的听到他铿锵有力的心跳声。

    “别说话,让我抱抱你。我一直在等你来找我,可你到好。”萧绝自嘲的一笑,每一次,都是他首先缴械投诚,输的一败涂地。

    萧绝的话让秋水漫有些窝心,她不是不想来找他,只是害怕他生气,所以想着等他消消气再去。

    “是你莫名其妙的就生气发脾气,我哪里敢去找你啊?”秋水漫偷偷的乐着,说出的话极尽温柔。

    萧绝低头看着她。“嗯?”他的尾音拉的极长,分明带着质疑。

    秋水漫抬头,微微挑眉,看着萧绝那双泛着些许温柔又有些愠怒的眼睛。

    “难道不是吗?是你不听我的解释,那日我去见浔…西凉浔也是因为忘忧丹。我不想让你独自承受,我想帮你。可我没想那个人竟然就是。”

    秋水漫的声音弱了下去,被西凉浔欺骗已经够她恼火了,她也恨自己遇人不淑,萧绝会生气也难怪。

    萧绝眉心一拧,他不知道秋水漫见西凉浔是为了忘忧丹一事,她的心意,让他感动,也让自己自责。

    “漫儿。”他轻柔的目光凝视着她,温热的手掌慢慢抚上她的眉眼,另一只手却贴着她的细腰将她拉近几分。“我信你。”简短的三个字,如同诉尽所有的情意。

    秋水漫有些湿润的眼睛看着他,只为他说的这三个字,就让秋水漫心中起了波澜。

    萧绝看着她泛着雾气的眼睛轻轻凑过去吻了吻,顺着她的眼睛蜿蜒,慢慢的移到她的双唇。

    秋水漫闭着眼睛,感受他独特的气息和控制不住的心跳,这旖旎的风景格外的惑人。萧绝动情不已,他的唇才碰上她,正欲深入浅尝,却听门外传来常风急切的声音。

    “王爷,不好了。大理寺带人闯进来了。”隔着一道房门,常风那急切的声音依旧那般清晰。

    萧绝徒然一愣,离了秋水漫的红唇。秋水漫睁开眼睛,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萧绝,大理寺来王府做什么?

    萧绝摸过一旁干净的外袍穿上,携着秋水漫一同打开了房门,就看见常风面容隐隐不安。

    “出了什么事?”萧绝冷声质问道。

    常风看了看萧绝,又看了看秋水漫,这才回道:“大理寺卿亲自前来,带着圣旨,说是……说王妃与西凉勾结欲图叛国,要抓王妃入狱候审!”

    此话一出,却见萧绝冷锐的眸光猛然一缩,握着秋水漫的手不自觉的紧了一些,阴寒的气息四溢而出。

    秋水漫亦是猛然一惊,手指传来微微痛意将她惊醒,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萧绝,却不知自己怎么就叛国了?

    “属下大理寺卿段正严参见殷王,殷王妃。”一道沉稳清朗的声音传来,却见一袭三品官府的大理寺卿手拿圣旨走了进来,而他先是对萧绝行了一礼。随后又举起圣旨道:“请殷王,殷王妃接旨。”

    院子里,众人跪下,秋水漫跪在萧绝身边,听着上方那道声音一字一句却是要她的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殷王妃与西凉王密谋勾结,意图不轨,着令将殷王妃秋水漫下大理寺查办候审,殷王萧绝禁足王府,不得有误。钦此!”

    给读者的话:

    柠檬这几天每天都是更新一万字,大家可要给我一点儿奖励呀,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