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百官一时安静了下来,都低着头不敢看发怒的圣颜。就在这时,太监黄忠一路碎步小跑的进来,跪在光滑如镜的大殿内公鸭桑的声音道:“启禀皇上,西凉王已经入京,遣人送来了文牒,求见吾皇。”

    “呈上来。”萧陌海一声令下,黄忠拿着文牒恭敬的呈了上去。

    萧陌海翻开文牒,看了一眼,眸光微微一敛,合上复问道:“西凉王眼下在何处?”

    “已在宫门外侯旨。”黄忠应声回复。

    萧陌海扫了一眼那些大臣,声音威严不可犯。“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殿上一片静逸,过了片刻后,段正严上前来回道:“皇上,不如先宣见西凉王,看看他的用意究竟何为在做定断。”

    萧陌海轻嗯一声,微微扶额,对着黄忠道:“宣西凉王觐见吧。”

    黄忠一路小跑退了下去,殿中百官俱是各怀着心思。不消一会的功夫便见西凉浔携着两个侍从一同踏进了大殿里。

    “西凉浔拜见昭月国皇帝陛下。”西凉浔微微一躬,并没有行跪拜之礼,身后两个随从却是跪下。

    西凉浔作为一国之王自然不必行跪拜之礼,他屈尊来此已是给昭月国极大的面子。

    “西凉王不必多礼。”萧陌海温声一句,西凉浔起身。他今日一袭深紫色龙纹绣锦袍,腰间悬着一枚雕花的白玉佩。五官朗逸,隽秀非凡,行止间颇为王者之姿。

    萧陌海看了看西凉浔,目光微微一凉,虽然只是初见他已看出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风姿卓然。能以西凉贫瘠之地安身立命,也算他有本事。

    “西凉王此次来使我昭月国不知所谓何事?莫非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西凉王想讨回一个公道?”萧陌海眸光沉沉,如果真应了太子的话,殷王萧绝与西凉浔图谋,那么他自然不会手软。

    西凉浔浅笑微微低头回道:“此次来京,只为一人。”他一语既出,就引得百官争先猜忌。

    萧陌海眉心微微紧蹙,抬眸看了看他问道:“不知是何人?”

    西凉浔抚了抚袖口,一脸端正谦和的模样。他眸光微微扫向龙椅上的人,素闻昭月国的皇上前半生勤政爱民,治国有方,只是这国事繁荣人难免懈怠起来。

    如今的昭月国若非有萧绝与聂容泽在,只怕早已荒废,颓败下来。

    “殷王妃,秋水漫。”西凉浔幽幽的吐出这六个字来。

    众人一阵惊愕不已,却听西凉浔徐徐道来。

    “因为殷王妃我西凉丢了三座城池,这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既然收不回城池倒不如就拿那殷王妃开刀,以解我心头之恨。听闻殷王一直在寻一味奇药,正巧我手中正有殷王所需的东西。如果殷王肯将殷王妃交给我处置我自当送上奇药。”

    西凉浔话音方落,朝中百官纷纷议论开来。尤其是西凉王来京竟是为了秋水漫而来,这让众人更加震惊外还有些疑惑。

    听西凉浔话中之意颇为嫉恨秋水漫夺了他西凉的城池,那么密谋一事那就是子虚乌有。

    太子一时间也猜不透西凉浔想干什么,好不容易他才找到机会能搬到萧绝,自然不能错失良机。

    “西凉王,之前可是曾见过殷王妃了?”萧寒突然侧头询问道。

    西凉浔的目光朝着萧寒微微一扫,这一眼倒是有些意味深长。“几日前的确已经见过殷王妃,但她并不知我的真实身份。这事太子是如何得知的?”西凉浔笑着问道。

    萧寒却避而不答又问道:“那西凉王可曾与殷王碰过面?”

    西凉浔眸光微微一闪,收了目光,微微挑眉道:“不错,几日前我也曾见过殷王。只是殷王对我颇有微词,还警告过我不要接近殷王妃呢。”

    萧寒轻哼一声,话说的颇有所指。“你们见面说了什么只有你们自己知道,谁知道是不是大逆不道的话。”

    西凉浔佯装惊讶回望了萧寒一眼。“哦?太子的意思是我与殷王有所图谋?若真说有所图谋那也不假,我图的就是他的王妃。”西凉浔大笑一声,有些肆意风流的样子。

    萧陌海听着太子与西凉浔的对话,却在心中微微沉思,他半生戎马勤政治国,虽然老了后有所懈怠但也不是个昏君。

    “西凉王,此事还容我们商议过后在给你一个答复。西凉王且在行宫内住下,晚上朕当设宴款待。”萧陌海轻笑着对西凉浔说道。

    西凉浔执手回道:“多谢皇上。”

    萧陌海唤了黄忠将西凉浔带到行宫,朝堂上应西凉浔的这一番说辞也形成了两个党派,有的说这是西凉浔为了报复秋水漫的手段,也有的说这是西凉浔与秋水漫共同谋划的。

    萧陌海被他们争论的有些心烦,旋即退了朝,择日再议。

    消息传到萧绝耳中的时候,他面色微微一变,虽然早知道西凉浔目的不纯但不想他竟然胆大如此。

    竟然在朝堂公然求带走他的王妃,也太不将他萧绝放在眼里了!

    “可恶。”萧绝一声怒骂,掌中内力汇涌,将上好的书案击的粉碎。

    “王爷息怒。”常风低着头,明知萧绝此时心情不好,他也不知自己能做些什么。

    萧绝抬头揉了揉眉心,对着常风道:“去看看聂容泽那个神棍在干什么。”

    常风唇角微微一抽,应了一声旋即离去。

    只是常风来到国师府却扑了个空,原来聂容泽已经被萧陌海叫道宫内下棋去了。

    御花园的凉亭里,聂容泽一袭素白的衣袍极其的儒雅。对面的萧陌海一袭明黄色锦袍,虽然年过中年但风姿不减。

    “国师啊,最近也不见你进宫陪朕,也不来上朝,在忙什么?”萧陌海说着,手指着白色棋子放在棋盘上。

    聂容泽头也不抬,只是轻声微笑,修长的手指夹着黑色的棋子,思虑片刻后放在下去。“本座在为皇上炼制延年益寿的丹药,费尽心神,因此才没能入宫来伴驾,还望皇上恕罪。”

    萧陌海听这话立即来了精神,忙问道:“那国师可是练成了?”

    聂容泽笑了笑,端着一旁的白瓷茶盏喝了一口回道:“不日内便可炼制好,皇上在等上一等。”

    萧陌海点点头应了一声:“好。有国师在朕安心。对了,殷王妃一事国师怎么看?”

    萧陌海速来信任聂容泽,不仅因为他能为他炼制丹药能占测祸福,更重要的是聂容泽他见解独特,与他相谈一番总是能让人豁然开朗。

    聂容泽手中黑子转了转,落下后回道:“西凉王因殷王妃丢了三座城池嫉恨是自然的。他不惜以奇药换取殷王妃,目的显而易见。像殷王妃如此聪慧的女人,若是得到,他西凉王还愁拿不回他的城池吗?”

    萧陌海转念一想,果然聂容泽所言甚是在理。“继续说。”

    聂容泽又道:“本座看来,之所以殷王妃会背上密谋西凉王的罪名或许就是西凉王的杰作。只要殷王妃背负了这个罪名,那么他想从我们手中要到殷王妃就轻而易举。”

    萧陌海点了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如果他真打的这个主意,殷王妃定是万万不能被他带走的。”

    “其实,设计此局的人就是想要离间皇上你与殷王的关系。皇上也知,殷王对殷王妃极其宠爱。若因此事你们父子失和,倒是得不偿失了。”

    萧陌海想到了萧绝,与萧寒一样都是他的儿子,但说起才智为人和气度,萧绝则是胜过萧寒万倍。

    萧绝的身上颇有他年轻时的风采,而太子,自从太子在宫中做了那不堪的事情后他对太子就没了一丝的好感。

    “此事容朕在想一想。对了,国师你最近观看星象可有什么异常?”比起图谋不轨,他还是很在意这江山社稷的。

    聂容泽笑了笑回道:“最近帝星光芒更甚,昭月国也是一片繁荣。待不日后本座献上神丹,可保皇上长命百岁。”

    萧陌海心中大悦,大笑一声,凉亭外那随侍的宫女太监都微微松了气。每一次皇上遇到烦心的事情只有国师能化解。

    入夜后,西凉浔从皇宫回了行宫,宴席上他盛情难却多喝了几杯,眼下有些微微的醉意。

    莫江在后随行,此次西凉浔钦点他随行也是因为他与秋水漫有些旧识的缘故。“王,皇上会将殷王妃交给我们吗?”莫江总觉得萧绝此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上一次若非有秋水漫求情,只怕他早已身首异处了。

    还未等西凉浔回话,便听一阵疾风的声音,一道黑色的影子闪了进来。“什么人?”莫江拔出佩剑,将西凉浔护在身后望着拦着他们去路的人。

    看见来人,莫江微微一惊,怔了怔,却是身后的西凉浔笑了笑,示意莫江收起佩剑走到那人面前,有些调笑的声音问道:“殷王不是在禁足吗?怎么皇上下令将禁足除了?今个怎么来了行宫?”

    萧绝锐利的双眸轻撇了他一眼,声音有些阴寒冷彻。“来向西凉王讨杯水酒喝,不知可是不可?”

    西凉浔抿唇,眸光扫着萧绝今日的打扮,一袭黑色的衣袍,脸色镇定,禁足未除他敢犯险来见他,可见那人在他心中的位置极其的重要。

    “水酒我没有,忘忧丹我倒是有。不知殷王你要不要啊?”西凉浔展开折扇轻轻摇动了起来。

    萧绝微微眯了眯眼睛,眸中划过一抹愤色。“西凉王是想问我如何选择吗?不用多此一举,本王是绝不会将漫儿交给你的。至于忘忧丹吗?”萧绝垂眸,目光微微一沉。

    “听闻西凉王你有个心存异心的王兄,你独自来京就不怕那那个王兄抢了你的王位?本王可以告诉你,若是你敢打漫儿的主意,本王定要你这个西凉王变成西凉鬼!”

    萧绝轻哼一声,这话也是说的极其阴寒。为了秋水漫西凉浔敢放任那觊觎王位的老虎,那么他倒是不介意推上一把!

    给读者的话:

    三更完了,明天见哦,祝看文开心~做个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