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西凉浔脸色骤然一变,折扇猛然合上紧紧握在手心。萧绝他竟拿他的王兄作为要挟。想起他那个王兄,西凉浔心中隐隐不安。

    萧绝说的没错,他那位王兄的异心他心知肚明只是还没有合适的时间将他铲除罢了。如果萧绝背后推上这么一把,只怕会得不偿失。

    西凉浔暗自压下心底的怒气,抬眸看着萧绝。

    “都说昭月国最不能得罪的两个人是殷王萧绝与国师聂容泽,看来真是如此。我相信殷王你自然有这个本事让我客死他乡,不过我若死了有殷王妃与我作伴到也不错。”

    西凉浔笑的随意,他就不相信萧绝敢搭上秋水漫的性命。

    萧绝有些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声音清淡如水。“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让漫儿给你陪葬。西凉王本王不想与你为敌,但做人要懂得分寸,什么该动什么不该动,你要三思而后行。”

    “多谢殷王教诲。”西凉浔垂头,心中却如波涛汹涌一般,他果然还是小觑了萧绝。

    萧绝将目光移到莫江的身上打量了他几眼突然扬声道:“当日漫儿求情让本王放你离去,你便是如此回报你的救命恩人?早知今日,当初就应该一剑将你了结了。”

    他语气轻蔑,带着一些不屑,转身大摇大摆的离去。

    莫江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但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西凉着想,毕竟像秋水漫这样的奇女子甚是难得。

    萧绝出了行宫,心下还隐忍着怒气。在行宫的时候常风虽然没有现身,但一直在不远处盯着。

    如今常风看着萧绝脚下的方向有些不对,忙问道:“王爷,你这是……”

    萧绝回头瞪了他一眼。“如此没有眼力,你也不必跟着了。”萧绝回他一句,加快了脚步。

    常风如何没有眼力了,只是大理寺人多眼杂,而萧绝眼下正被禁足,如果一旦被人发现这可是抗旨的大罪。

    来到大理寺门前,萧绝盯着那匾额看了看,片刻后对着身后的常风道:“去给我弄一套大理寺的衣服。”

    常风摸了摸鼻子复又问道:“王爷是要官员的衣服还是兵卒的?”

    萧绝一个目光透着杀气投了过来,常风连忙噤声低着头。“属下这就去。”说着脚步匆匆的不见了影子。

    过了一会后,常风抱着大理寺兵卒的衣服走了过来。萧绝撇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将衣服换下后,便跳进了院内,摸进了关押犯人的牢狱。

    秋水漫被关了两日,这两日来她虽然没受什么苦,但没有自由的日子的确不怎么好。她在心中微微的感叹,没事千万不要犯法,这暗无天日的日子真是折磨人。

    正胡乱的思索着,秋水漫就听牢门打开,秋水漫闭着眼以为是那个萧绝派来的人给她送宵夜的,便随口道:“东西放下就行了。”

    等了一会也不见有人应声,也没有听到什么声响,秋水漫睁开眼睛微微侧头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身着狱卒服饰的人,待看清那人的相貌,秋水漫猛的从床榻上坐了起来,以为自己是做梦呢。

    “萧…萧绝!”她有些惊讶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很是不敢置信。

    她被关了两日,他就想她想了两日。看着她呢惊讶的样子,萧绝失笑,有些捉弄的语气道:“怎么,才两日不见就连你夫君都不认得了?”

    秋水漫眸光染上一层霜雾,她猛的扑倒萧绝的怀中紧紧的抱着他,她感受着他身上独特的气息,他的心跳,这不是梦,都是真的。

    萧绝他竟然穿着狱卒的衣服来看她,秋水漫抬头,看着那张在熟悉不过的俊脸,忍不住笑道:“萧绝,这衣服挺适合你的。”

    萧绝脸色微微一变,此生他从未穿过这样朴实的衣服,他这一生锦衣玉食。今个倒是破了例,没想到秋水漫竟然还笑他。

    “你在笑话我,嗯?”萧绝擒着她的双手,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脸颊上。

    秋水漫想躲又躲不开,他的男子气息充斥着她每一条神经,魅惑着她的思想,没有什么比这一刻更让她感动,她爱的人不顾违抗圣旨,穿着粗陋的狱卒服饰来探望她。

    她微微迷离的眼睛看着他,他的眉眼,他的五官早已刻在了她的心中。萧绝见她不说话,低头间只见她动情的样子让萧绝浑身一颤。

    “漫儿…”他开口唤她,秋水漫却抬头红唇印上他的,堵住他要说的话。

    萧绝紧紧的抱着她,感受着她唇齿间的清甜,却越发的沦陷。只是萧绝没有忘记自己身处何处,他极力忍着身体的不安分,轻闭上眼睛,唇角从她的唇上移开擦着她的耳际暗哑的声音道:“竟敢如此勾引我,看你从狱中出来我如何炮制你?”

    秋水漫被他的话惹得浑身酥酥麻麻的,虽然不是动人的情话却比任何情话都要好听。秋水漫咯咯的笑着,满眼的柔情望着他。

    萧绝将她搂的更紧了一些,他真是爱惨了她,她不过轻轻的一吻就能让他轻易的沦陷不可自拔。

    “你在委屈几日,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萧绝轻声说道。

    秋水漫窝在他怀中点点头,牢房外传来常风略显急迫的声音。“王爷,时候不早了。如果被人发现那就糟了。”

    秋水漫猛然回神,忙推开萧绝。“赶紧走吧,你眼下正被禁足若被发现不好。你不用担心我,我在这里很好。”秋水漫推着他,她不想让他为了她犯险。

    萧绝不舍的目光看了看她。“照顾好自己。”他似是微微轻叹一声。秋水漫点头,自己先背过身去。

    萧绝明白她的意思,转身走出了大牢。

    秋水漫听着轻轻的脚步声远去,才慢慢的转身,空荡的牢房里不见了萧绝的影子。

    她抬头看了看那月光折射进来的光线突然感觉到幸福,她知道有萧绝在,自己一定会没事的。

    萧绝从大理寺出来,心情非但没有好转还更加阴郁了。常风明白,萧绝是因为秋水漫身陷囹圄的事情。

    萧绝漫无目的的走在凉薄的月光下,今日在朝堂上他虽然人不在,但朝堂上众人说的每一句话他都知道,尤其是太子。

    没想到他已经迫不及待到这个地步,看来是上一次的教训还不够。萧绝抬头,望着不远处府邸,突然沉声笑了笑对着身后的人道:“常风,我们好久没去太子府上做客,走,去看看太子在做什么。”

    常风惊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本想劝阻,却见萧绝已施展轻功跃上了房梁朝着太子府而去。

    常风无奈只得跟上,两人轻巧的避过府中的守卫,直奔着太子的房间屋梁。

    太子府上,萧寒似是喝了酒才从宫中回来。他有些微醉,看着自己的侍卫莫冰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殿下,这是娘娘让属下带回来的。说是媚术最好的人,或许能让太子你……”莫冰欲言又止,这几日太子的脾气暴戾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他也跟着战战兢兢,生怕自己说错一句人头不保。

    莫冰这边话音才落,就听一女子柔美妖娆的声音响了起来:“奴婢娇娘见过太子殿下。”娇娘的声音如水一般魅惑醉人,若是普通男子听了早已心神荡漾。

    萧寒抬起微醉的眸子,打量着皇后让莫冰带来的人,长相颇美,一件大红色轻纱薄裙勾勒她丰满凹凸有致的身材,美艳动人是个尤物。

    萧寒微微抬手,莫冰松了口气退了出去。房门关上,只听萧寒阴沉的声音对着娇娘招手:“过来。”

    娇娘脚步生莲走了过去,却极尽妖魅的勾上了太子的脖子,红热的红唇在他脖间吐着气,身上香气弥漫让萧寒的醉意稍稍的清醒。“让奴家伺候太子。”娇娘说着纤纤玉手解开萧寒的玉带。

    萧寒突然狠狠的将娇娘反身压在床榻,去吻她诱惑的唇。可面对如斯美人,萧寒明明身体燥热不已可那处却是丝毫反应也是没有。

    身这种欲火焚身的感觉得不到宣泄,他整个人如同被烧了一般的难受,眸子充斥着浓烈的火焰,他突然起身摸着枕下的匕首一刀插上了娇娘的心脏。

    那娇娘睁大了眼睛,临死前也不知自己为何就这么白白送了命。扔了匕首,萧寒邪魅的一笑,淡定的唤了门外的人:“莫冰。”

    莫冰本就听着房内的动静,听见萧寒的声音他忙推门进去,一股血腥气就这么蔓延而来。

    莫冰微微皱眉,太子又将人杀了,这已经不知道是死在太子刀下的第几个女子了。

    “丢出去。”萧寒抚了抚手,表情阴寒而残暴,带着嗜血的杀伐。

    莫冰心下一震,匆忙应下,扛着那娇娘的尸首退了出去。有侍女进来将床榻的被褥换掉,而萧寒坐在桌前摆弄着一只茶盏,待所有人都退下后,他突然猛的将那茶盏一把捏碎,眼神中充斥着漫天的恨意。

    他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么废了,这如何不让他嫉恨?

    “萧绝,我所承受的定要你百般偿还。”他狠狠的一拳砸在桌上,震得茶杯茶盏叮叮作响。

    房梁上,萧绝看着这一幕有些唏嘘,原来太子已经变态到这等地步。他将房瓦合上,目光微微一沉,如此草菅人命,看来他太子的地位做不了多久了。

    和常风一起出了太子府,萧绝却停了脚步转身对着常风道:“常风,去查查那娇娘的身世以及被太子杀死的女子,本王要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

    常风微微一愣,方才看见太子如此变态,他心中也是愤恨,听萧绝这么说他突然有些期待起来。

    “王爷打算怎么做?”常风好奇的问道。

    月光下萧绝微微扬唇一笑,却道出一句颇有玄机的话来。“那些女子死的这么冤,怎么能不来找萧寒讨命呢?本王要让他太子府,不得安宁!”

    常风豁然开朗,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抬头看了看萧绝,这个办法果然是妙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