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秋水漫得了赦令,出了皇宫,就看见一辆通体漆黑的马车等在宫门前。只是看那马车并不像是殷王府的,正诧异间,帘子被人挑开。

    “王爷拜托本座送你回府,上车吧。”聂容泽清淡温和的声音说着,一如他平日的作风。

    秋水漫轻皱了皱眉,朝着马车走去。“这么晚还劳烦国师,萧绝给了你多少好处?”秋水漫跳上马车,扬声一笑问着聂容泽。

    聂容泽薄唇微微一抿,眸光中带着疏离的笑意。“王妃应该回去问王爷。”聂容泽浅笑,吩咐了车夫启程。

    眼下已经将近子时,朱雀大街上极其的安逸,只有车马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狭小的空间里,秋水漫闻着聂容泽身上那奇楠水沉的味道,微微深思。“我能从牢中出来,是不是国师暗中出手相助的?”

    萧绝被禁足,想来行动不便,但聂容泽这人帮助萧绝的目的又是什么?这个秋水漫从来没有细想过。

    聂容泽微微挑了挑眉,眸光扫向秋水漫,今夜的国宴又一次让他见识到这个女子不同寻常的一面,当日选她来解自己的困龙之局真是最明智的选择。

    “本座只是微微推波助澜而已,倒是王爷虽然被禁足,但好像也没闲着。”萧绝这几日做了什么,他心知肚明,整治太子的手段虽然不怎么高明但是也的确够损的。

    这样的事,也就他这个鬼王能做的出吧。

    秋水漫正想询问,马车突然停下,她掀了帘子望去,已经到了殷王府。只是在看见门前那一抹修长的身影时,她的心还是狠狠的一震,双眼有些模糊。

    那伫立在王府门前的人,一袭黑衣锦袍,发髻梳的工整,俊逸的五官,幽深锐利的双眸里透着浓浓的情意。

    秋水漫跳下了马车,却见萧绝疾步走了过来,将她紧紧的圈在怀中,也不顾周围还有人在。

    聂容泽凝望着这一幕,突然抬头看了眼星象,那颗贵星在微微闪耀,只是它虽然透着光芒却是离陨落已经不远了。

    他轻声一叹,眸光变得些许复杂起来,与萧绝携手多次,他已然不知道与他究竟是友还是……敌!

    “漫儿,你终于回来了。”萧绝抚着她的脸,端详着她。自从大理寺探望过她一次,他已有几日没有见她了,每一天他不在想念。

    秋水漫握着他温热的手掌,感受着他的温度,这是那么的真实。“萧绝,我回来了。”她声音浅浅的温柔,格外的动听。

    一旁看热闹的聂容泽终是忍不住轻咳了一声,打破这旖旎的画面。“王爷,人我已经给你送回来了,你可是又欠我一个人情。”聂容泽也不知道,萧绝究竟欠了他多少人情了。

    将营救秋水漫的事情交给他,他倒是也放心。

    萧绝抬头,看着那还坐在马车里的聂容泽,目光幽幽的落在他的身上审视着他。“本王自然记得。”

    萧绝虽然一直没有猜透聂容泽的真正身份以及目的,但萧绝可以确信的是,聂容泽不会加害秋水漫,甚至他一直在苦心积虑的将秋水漫送到他的身边。

    他明知聂容泽或许有所谋划,但他并不介意,只要他的目的伤害不到秋水漫那就好。其它的,他总会查出来的。

    “本座就不打扰你们恩爱缠绵了,告辞。”他扬唇轻笑,放下帘子,马车悠荡荡的驶离了王府。

    秋水漫望着那辆黑色的马车远去,收回目光看了看萧绝问道:“聂容泽此人好像很神秘,他信得过吗?”

    萧绝垂头朝着她微微一笑。“可信也不可信。本王总觉得他在暗中谋划什么,但他深不可测,凡事做的滴水不露。但只要他没有异心,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本王自然是不会与他为敌的。”

    听萧绝这么说,秋水漫微微放了心。萧绝携着他的手,走进了王府,秋水漫却只看见常风的影子而不见青坠,倒是有些疑惑,四处张望了一番问道:“青坠呢?莫非休息去了?”

    身后的常风闻声,正要开口,却被萧绝一个凌厉的眼神瞪了回来,常风低着头默不支声。

    萧绝停了脚步,唇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来。“秋水漫,你可有什么事想对本王交待?”

    秋水漫猛的一愣,抬头看着萧绝那副邪魅异常的表情,心下微微疑惑,转眼间却顿时清明起来。她方要解释,萧绝却一把将她拦腰抱起,低头薄凉的唇靠在她的耳边。

    “今晚,本王就与你好好算算这笔账。你最好在心中想一想要怎么和本王解释。”他抱起秋水漫大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身后的常风终于松了一口气,疾步跟上,却听萧绝撂下一句:“今晚不用守夜,不必跟来。”

    常风停下脚步,耸了耸肩,有些惋惜,王爷是故意不让他跟着,不让他看好戏。也罢,他还是去看青坠吧。这么想着,常风已朝着府中的暗室走去。

    而不远处,隐在花丛中的裘香雪被穆流非死死的拉着。裘香雪那有些愤怒的眼神看着他们远去,突然转身狠狠的用手砸着穆流非。

    “为什么拦着我?那个女人不是被关入大牢了吗?她为什么又回来了?你放开我,我要去找非哥哥。”裘香雪近似疯喊的声音,已经失去了理智。

    穆流非也不还手,只是任凭裘香雪发泄。“香雪,你难道要看着你的非哥哥去死吗?”穆流非微哑的声音说道。

    裘香雪的手顿时停住,穆流非握着她的双肩。“香雪,王爷的毒马上就能解了。但在这之前,秋水漫不能出事。不然你的绝哥哥将回天乏术。”事到如今,穆流非只能用萧绝的性命来安慰她。

    裘香雪低低的抽泣,一双美丽的眼睛泛着薄薄的雾色。“可是,我看见绝哥哥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我心痛。非哥哥,我恨,我恨她。”

    穆流非满眼的心疼,他将裘香雪紧紧的抱在怀中。“雪儿,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其实我……”

    他欲言又止,他对她的心意,其实她是知道的。可是就算又怎么样,也改变不了她心心念念只爱着萧绝这个事实。

    裘香雪哭的有些伤心激动,在穆流非的怀中晕了过去。穆流非猛的一惊,将她抱起着急的回了飘香院。

    秋水漫还在心中寻思着,莫非是事情泄露了?正愁着怎么捋顺这头即将发怒的狮子毛,人已经被萧绝扔到了床榻上,漫天席卷而来的是萧绝强烈的气场和他火热而霸道的吻。

    房间内红烛微微摇曳,秋水漫只感觉萧绝如被放出的困兽一般,攻占着她的城磊,逐渐的深陷沉迷。

    萧绝一吻结束,微微抬头唇角扫着她身体最敏感的耳根轻轻的咬噬。“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嗯?”他邪魅的声音传到她的耳中,惹的她整个人酥酥麻麻如同像被催眠了一般。

    “你…都知道了?”她回来这么大的事情,而伺候她的青坠却没有出现。而萧绝方才的话里已经给了她提示,想来他定是知道了自己偷偷盘下望月楼的事情了。

    萧绝轻嗯一声,声音清淡如冰,薄薄的唇挑弄着她。“竟敢瞒着我偷偷跑出去做生意?秋水漫,你是怕本王养不起你吗?”

    那日,他因为想念秋水漫来了她的秋水居,却无意间发现她还没来及送出去的信。是给望月楼掌柜刘福的,还顺带着一些奇怪的菜谱,当他看到那信上的内容时着实惊讶了一番。

    后来他盘问了青坠,才知道原来最近这么火爆的望月楼竟是他的王妃在背后一手操控的。这么大的事情,青坠竟也瞒着他,他一气之下就罚青坠去了暗室闭门思过去了。

    他派常风将信送了过去,顺道还拿来了望月楼的账本。这一看,萧绝更是惊讶不已,短短几日这望月楼日进千金,生意更是好到不行。而那些奇异的菜谱竟然都是出自他的王妃之手。

    他当时不知道是震惊还是愤怒,他气她竟然瞒着他做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又高兴她有如此的经商头脑。

    “不是。萧绝我瞒着你其实也是想在恰当的时候给你一个惊喜。那几日因为裘香雪的事情我不想待在府中,所以一时兴起想给自己找些事情做,就盘下了望月楼。我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萧绝,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她有些撒娇的声音格外的惑人,更重要的是她为了捋顺这狮子毛竟在勾引他。她纤细的小手四处放火。

    萧绝微微惊颤,眸中浴火顿时烧了起来。“秋水漫。”他咬着牙,低吼着叫她的名字。

    秋水漫却咯咯的笑着,她勾着萧绝的脖子,极尽魅惑的看着他问道:“你不想我吗?”

    萧绝怎么不想她,他只是想微微的惩罚她一下,其实此刻他已忍得难受极了,但心中憋着一口气,故意不要她。

    萧绝轻哼一声,有些置气的样子。

    “你当日瞒着我就该想到我会生气。如果你不去开那望月楼便不会遇上西凉浔,不遇上西凉浔就不会遭这牢狱之灾。还有,别以为我被禁足王府,就不知道宫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与西凉浔独自见面,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

    她宫内的一举一动,都有人传给萧绝,自然包括她和西凉浔在凉亭上叙旧的事情。虽然他们只是简单的说话聊天,但萧绝听到后心里还是极其的不舒服。

    秋水漫真是被萧绝的小心眼打败了,她佯装生气的推了推他,撇着嘴道:“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我懒得理你,让开我要回去。”

    萧绝眉头微微紧锁,她离开了这些天他哪能让她这么轻易就走,更何况,已经到了半月的期限,他没必要忍的这样辛苦。

    “你还想走,看我怎么惩罚你。”萧绝大掌一挥,房内的烛火全部灭掉,皎洁的月色透着轩窗折射进来如同渡了一层白银一般光亮。

    月光下,秋水漫的美动人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