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就是萧绝让聂容泽转告她的,不过这个老狐狸饶了这么一个大圈子来考验她,可见这世上最不能得罪的人便是像聂容泽这样的老狐狸了。

    秋水漫已经知道了该如何应付那西凉浔,心情大好,转身回去筹谋对策去了。

    而此时,太子府也深陷在闹鬼的恐惧之中,不知为何每当入夜的时候总有女子的啼哭声,还有鬼影在太子房间外来回游荡,饶是萧寒这么一个男人看见那恐怖的鬼影还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最可怕的是,那些女鬼不是别人,都是死在他手中的无辜女子。

    秋水漫将对策筹划好后旋即遣人通知了皇上,她要在今夜设宴款待西凉王,并邀朝中百官同欢。

    萧陌海虽然不知道秋水漫有何妙极,但依旧令人将消息散了出去。而身在王府里的萧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却松了一口气。

    如果今夜一切顺利,他的漫儿就能回来了。他相信凭着她的聪明才智一定能安然回到王府的,因为过了今夜,明日就是半月之期,如果他体内的毒不能解,那么……

    萧绝眸光突然变得坚定起来,没有如果,他是万不会让秋水漫有事的!

    行宫里,西凉浔收到皇上的邀约,心中有些期待,因为他知道这场宴会是为了他与秋水漫而举行的。

    因为一场邂逅害她入牢狱住了数日,他心中虽有歉疚,但其实当日他提出这个要求也是为了救她一命。

    他的用心良苦,不知她是否能明白?

    “王,你在想什么?可是担心今晚的宴会?”莫江其实明白他的用心,他若是担心,只怕只担忧一件事,那就是怕秋水漫误解他。

    西凉浔微微一笑,却是不语,他既然已经知道带不走秋水漫,又怎会强行为之呢?只要她不记恨他,那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是夜,赐宴在御花园中举行,除了朝中三品以上的官员外,菁华公主萧音与皇后一同入宴。

    除了萧绝和太子不在,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秋水漫坐在宴席上,看着携着莫江一同走来的西凉浔,心中百味陈杂。

    秋水漫的席座与西凉浔对面而坐,竟排在了聂容泽之前,这份尊荣可谓无人能及。

    台上,萧陌海朗声道:“西凉王,今日这席宴是专门为你与殷王妃而设,希望你们能化解往日恩怨,从此两国永修旧好。”

    西凉浔唇角轻扬,抬眸看了看秋水漫,却见她一脸沉静,迎上他的眸子竟让西凉浔看不透她此刻的想法。“多谢皇上。”西凉浔不在多言,而是对着对面的秋水漫说道:“殷王妃,我们又见面了。”

    秋水漫垂头,将手叠在一起轻轻的捏着,若非现在是在国宴上,她定然要痛快的骂上他一顿。因为他,害的她蹲了几日的牢房,与萧绝分开了数日之久,这个可恶的男人。

    秋水漫压下心头的愤恨,却道:“我与西凉王并不相识,但我认识一位浔公子倒是与西凉王你长的颇为相似。”她语带暗讽之意。

    西凉浔脸色微微一变,有些自嘲的轻笑。“因为殷王妃,我西凉失了三座城池。我不惜千里来京,只为了讨回失去的东西,这本没有错。”

    秋水漫知道作为一国之王,他有他的责任,可是她当日破解他的谜题也是无奈之举。她并非有意与他作对。

    “西凉王既然对我心存怨恨,那我们不如就用老办法一绝输赢胜负。当日你出了一题刁难我昭月国,如今我也回送你一题,若西凉王你能答出,我便任由你发落。但若你回答不出,还请西凉王交出你西凉珍宝忘忧丹作为赔礼,如何?”

    她扬声,抬眸,略微挑衅的目光看着对面的那个男人。

    西凉浔微微一怔,她的风姿他不是第一次见,可是她说出这话的样子还是让他有些惊艳。这样的女子,得之何其幸也!

    既然秋水漫提出的要求,他又怎么能不应?“好,那就一言为定。”他欣然应下,心中更是期待,不知秋水漫会提出什么样的问题来刁难他?

    秋水漫微微勾唇,却径自起身走到中间对着萧陌海道:“父皇,儿臣所出的题目就在那景阳宫里,还请众人移步前往。”

    萧陌海微微一愣,心中也跟着着实好奇不已,而坐下的聂容泽却饶有兴趣的勾唇一笑。

    是的,其实连聂容泽也没有猜透,秋水漫究竟要出什么题目来为难西凉浔。

    众人随着圣驾一起来到了景阳宫,此处是座废弃的宫殿,里面空无一物。秋水漫站在殿前,指着身后的宫殿道:“敢问西凉王,若用一物将这废弃的宫殿填满,会是何物?”

    西凉浔却是一怔,他抬眼看了看身后那高大的殿宇,却甚是不解。秋水漫说只用一物将空房间填满,这如何可能。

    不止西凉浔不得其解,就连一同来此的百官也很是好奇不已。一旁的聂容泽望着这漆黑的殿宇,眸中微微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出来。

    西凉浔苦思冥想了片刻终是摇摇头道:“在下不知,还请殷王妃赐教。”

    秋水漫脸上露出一抹恬静的笑容,她旋即从怀中掏出了一根蜡烛握在手中,对着西凉浔道:“一根蜡烛,足可。”

    西凉浔望着她手中的蜡烛微微诧异,旋即似是突然间明白了什么。秋水漫将蜡烛递给了宫女在宫女耳边吩咐了几句,就见那宫女拿着蜡烛走了进去,不消一会的功夫,那黑暗的房间变得亮了起来。

    西凉浔抚掌大笑了两声赞道:“妙,妙极。殷王妃才智出众,在下佩服。”

    身后还有人有些不解这是何意,一旁的聂容泽却是道尽了玄机:“光可以填满一间空荡的房间,这真是最好的答案。”

    西凉浔跟着点点头,上一次他想到以漫天繁星来刁难昭月国,没想到昭月国却有个如此聪慧的秋水漫能以满头青丝反击他。

    这一次,她又出了这么一个玄妙的问题,让他真正的对她刮目相看起来。

    萧陌海也深深的感到惊奇,眼前的女子又一次用实力震慑了众人,如此聪慧,又怎能让西凉得了去?

    西凉浔上前来,对着萧陌海道:“皇上,在下愿赌服输。我西凉不会在纠缠那三座城池,愿从此与昭月国修好。至于忘忧丹,我想当做送给殷王妃的礼物,不知可否?”

    萧陌海本就对那什么忘忧丹不感兴趣,听西凉浔这么说他自然高兴的应下。百官也因此对秋水漫更加的赞赏,故而将那什么图谋的谣言纷纷击碎,对秋水漫可谓是敬佩的五体投地。

    只可惜秋公瑾没有看上这一出好戏,而太子又因为闹鬼一事心神不宁,因此告假去了护国寺祈福去了。

    西凉浔又请求与秋水漫单独说话,于是萧陌海便散了席宴,在御花园的凉亭上令人为他们摆下了一桌酒席。

    喧闹的花园恢复了安宁,凉亭上,秋水漫与西凉浔面对而坐,彼此倒是一语不发。

    西凉浔将那放置忘忧丹的盒子推到秋水漫面前说道:“那日你向我打听忘忧丹的事情,其实本来我是准备用这忘忧丹与殷王做个交易的。眼下我已经知道了答案,这忘忧丹送给你。此药甚是神奇,一旦服下就会令人望去往昔之事。”

    秋水漫望着那锦盒,手微微一动打开了盒子,却见两颗暗红色的药丸躺在里面,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之气传来。

    秋水漫合上盒子,对着西凉浔莞尔一笑道:“多谢。”

    “还记得你托莫江带给我的话吗?你说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西凉浔一直记得这句话,就因为这句话他才会前来见她一面,不惜险阻。

    秋水漫吃惊的看着他,当日她为了保全莫江性命的一句话,竟让他不远千里来此!

    西凉浔抿唇,伸手为她倒了一杯酒,又将自己跟前的酒杯满上。“其实因为我让你生受了牢狱之灾,我心中也非常过意不去。在朝堂上我便用了攻心之法,之所以针对你,也是为了让他们相信我嫉恨你夺了我西凉三座城池。”

    秋水漫扶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猛然抬头,眸子带着微微的惊讶之色。

    西凉浔却是笑了笑,调侃道:“还有,当天夜里,你那夫君就潜到了行宫里。至于他都说了些什么,我想不用我说你心中定然也是知道的。”

    秋水漫突然噗嗤一笑,以萧绝的性子知道了西凉浔公然在朝堂上出那话,定是坐不住的。秋水漫想起萧绝来大理寺探她的那日,心想,定是那日,萧绝他去恐吓西凉浔去了。

    “他待你真是极好。如果我能在他之前认识你,那便好了。”他轻叹一声端起酒杯径自饮下。

    秋水漫却眉间微微一皱,有些心惊。西凉浔虽然没有明说,但他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是明显,难道他对她……“浔公子,你永远都是我秋水漫最好的朋友。”秋水漫说着为他满上一杯酒,然后敬了他一杯。

    西凉浔微怔,他是聪明人,明白秋水漫说这话的意思。“日后,只要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帮助,我一定为你赴汤蹈火做所不辞。”他能为她做的也只有这一句承诺了。

    有些事情,一旦说开了,反而会破坏原来的美好。他明白,秋水漫的心在萧绝那里,没有人能把她抢回来的。

    “多谢浔公子,浔公子的心意秋水漫记下了,无以为报,只能以薄酒一杯聊表谢意。”她端起酒杯,郑重而感恩。

    西凉浔与她的酒杯微微一碰,彼此间不需太多的话语,虽然只是见过几面的人,但这份心意,他们各自都收下了。

    与西凉浔话别后,秋水漫收着盒子下了凉亭,正欲离去,却见莫江上前对她行了一礼。“上次得王妃相助,在下一直未曾道谢,莫江在此谢过王妃大恩。”

    秋水漫忙扶起他,没想到时隔许久他还一直记得。“莫大人不必言谢,希望有缘还能相见。”她抬头凝望了凉亭上的人一眼。

    如果当日没有那场变故,她随莫江去了西凉,又会发生怎样的事?

    只是,这世上,没有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