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母后,儿臣听说太子哥哥病了…”门外一抹浅红色的身影走了进来,待她看见房间内的人,顿时觉得失礼,愣在原处。

    “音儿,你怎么来了?”楚凌波正愁怎么打破这有些诡异的气氛,将萧音走了进来她忙招手让她过来。

    萧音低着头走了进去,秋公瑾与聂容泽对她微微一礼。“原来相爷与国师也在,母后儿臣是不是打扰了你们议事?”萧音抬头,纯净的眸子看着楚凌波。

    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虽然是她与那个男人所生,但终究她的心还是软的,又因萧音从小不在她身边她更觉得亏欠,因此决定要好好宠爱这个女儿。

    “国师和相爷也是过来探望你皇兄的。”楚凌波拍了拍萧音的手,一副慈母的样子。

    秋公瑾心下有些复杂,因为萧音与楚凌波年轻的时候长的十分的相像,看见她就会让他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与楚凌波的那一段往事来。

    “菁华公主出落的越发漂亮了,公主也年芳十六了吧,也该到了出阁的年纪了。”秋公瑾轻叹一声,不自觉的想起旧事来。

    “是啊,转眼音儿都长这么大了,也是时候让你父皇给你寻门好亲事了。”楚凌波看了看自己的女儿一眼,她与自己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也难怪秋公瑾见了会这样感叹。

    萧音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目光却偷偷的落在那在聂容泽的身上。那日御花园一见,让她念念不忘,春心萌动,如今再次看见他,她还是会不由的心跳脸红。

    秋公瑾似是察觉到萧音看聂容泽的目光与别人不同,他微微一怔,心下微微一亮。

    聂容泽自然知道公主对他的爱慕之心,只是他全然装作不知。抬头微微一笑问着楚凌波:“不知太子是怎么了?”

    楚凌波忙想了起来,引着聂容泽过去。“国师来看一看,太子总是说他撞见鬼了,眼下总是高烧不退。”

    聂容泽走到床榻前,抚手探上萧寒的脉搏。萧寒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亏心事做多了,所谓的邪气入体,便是如此。

    “太子惊吓过度才会如此,待本座开一剂药方服下便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本座的药方中有一味七味子需要出宫去采。只怕会耗时几日。”

    聂容泽所用药物本就邪性,太医署的药物一般都是珍贵的东西,而像七味子这样的药材只怕太医都是闻所未闻的。

    萧音微微一愣,绞着衣袖询问道:“国师所说的七味子也是长着七片不同的叶子的草药?”

    聂容泽抬头看看了萧音,点了点头。“没错,莫非公主知道什么地方有?”这等药物说常见也不常见,因为他经常混杂在野草之中,很难发现。

    萧音忙道:“我知道哪里有,锦华宫里就有这七味子。我在松华行宫的时候看过一些医书,所以知道这位药材,国师我带你找。”萧音开心的样子,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清纯可爱。

    “好。”聂容泽起身,心下对这个菁华公主多了一些赞赏。

    不因她知道这七味子,而是因为这锦华宫。锦华宫是一座冷宫,平日里那里鲜少有人过去,且里面长了荒草。

    看来这个公主胆子倒是很大,敢在锦华宫里走动。真不知这性子是随了谁的?又或是因为从小不在这吃人的深宫长大,所以骨子里带着一抹纯良?

    聂容泽与萧音出了凤仪宫,秋公瑾看着离去的两个人,却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如果能将此人收为已用,倒是不错。只是不知公主是否能擒的了他的心?”

    虽然他未曾与聂容泽交过手,但同朝为官这些年,聂容泽的地位始终无法撼动,皇上对他极尽信任,而且他与萧绝速来关系不错。

    与其让他与萧绝同气连枝,倒不如将他拉拢过来为好。

    殷王府内。

    飘香院里,穆流非几乎是一夜未眠守着裘香雪。好不容易见她醒了过来,她却是不吃也不喝,一直躺在床上双眼似是无神一般。

    “香雪,你别这样。起来吃点东西吧。”穆流非眼神里满含着心疼。

    裘香雪还是没有动,自从她醒过来后她就一直在想,为什么绝哥哥不喜欢她了?她思来想去只得到一个答案,她不信男人能只爱一个女人?既然秋水漫对绝哥哥还有用处,她不能动她。

    但也决不能当秋水漫一直占着绝哥哥的心。

    裘香雪突然坐了起来,目光不经意间撇到了穆流非随身携带的药箱。“非哥哥,我睡的有些头晕,你那里有什么好药?”

    穆流非忙拿过自己的药箱,从中拿出一瓶藿香丹来。“香雪,吃一颗藿香丹吧,吃下头就不晕了。”

    他倒出一颗丹药,塞到了裘香雪的口中。

    裘香雪咽下,低头看着他药箱里琳琅满目的东西,突然来了兴致:“非哥哥,你这里都装的什么好东西?”她指了指他的药箱。

    穆流非低头微微一笑,这里面很多东西都是为了她准备的。“这是花露丸、金疮药、四物粉、藿香丹都是为你准备的。下面还有一些普通的伤寒药等。”

    裘香雪翻着他的药箱,却看见最底层放了一只盒子,她又指了指那盒子问道:“那是什么,为什么藏在了最底下呢?”

    穆流非失神了片刻,眸光中微微一变,回道:“那是合欢散,是不久前为了对付……太子准备的。”

    提前太子,裘香雪的神色微微一慌,似是又想起了那个可怕的夜晚,那个男人在她身上肆虐折磨着她。她突然痛苦的抱着头浑身颤抖,穆流非惊慌的握着她的双肩,声音急迫:“香雪,都过去了,不要去想不要想,没事了。”

    裘香雪却轻颤着,努力让自己忘掉那噩梦一样的夜。她缩在穆流非的怀中,好不容易平复了内心的波澜。

    见裘香雪不在颤抖,穆流非才松了一口气,他不应该提起太子的,明知道那是裘香雪抹不去的伤痛,他真是恨自己,恨自己揭开她的伤痕。

    “非哥哥,我没事的。我饿了,想吃桂圆莲子粥,你去给香雪准备好不好?”裘香雪抬头,一双水灵的眸子看着他。

    穆流非点点头,将她扶着躺下,满是宠溺的目光看着她:“好,非哥哥这就去给你准备,你睡一会。”

    裘香雪安静的闭上了眼睛,听着穆流非的脚步声远去后她突然睁开了眼睛,做了起来。

    裘香雪打开穆流非的药箱,径自从最下面的盒子中取了一些合欢香。这合欢香她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她将取到的合欢香放好后,复又躺在床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秋水漫,绝哥哥也会是我的,我要让他离开你,你就等着吧!她兀自洋溢着一抹诡异的笑,闭上了眼睛。

    秋水居里,秋水漫泡了一个热水澡后,整个人精神了许多。她寻思着自己几日没有去望月楼,也不知那的生意怎么样了。正踌躇该怎么和萧绝商议,就见萧绝大步朝着这走了过来。

    秋水漫迎了上去,还未等秋水漫开口,萧绝却对着一旁的青坠道:“为王妃更衣。”

    “去哪?”秋水漫有些不解的看着萧绝。

    萧绝伸手点了点秋水漫的鼻子。“你说去哪?秋老板。”他唇角微微一勾,笑的邪魅。

    秋水漫顿时间笑容满面,开心的跳了起来还不忘搂着萧绝的脖子狠狠的亲了几口,然后高兴的拉着青坠进去换衣服去了。

    庭院里,萧绝有些微愣,轻擦了擦秋水漫留在他脸上的口水,无奈的摇摇头。说带她去望月楼她就开心成这个模样,他的王妃真是很好养。

    不消一会的功夫,秋水漫和青坠都换了男装走了出来。萧绝今日被解了禁足,昨夜秋水漫表现的很好,所以他今日才这么高兴的带她出去。

    在者,这望月楼的生意颇好倒是让他意外。既然那是秋水漫的产业自然不能荒废了。

    今日他们出行没有坐马车,走在喧闹的大街上,萧绝的手握着秋水漫的,引来许多围观的人指指点点的。

    秋水漫被看的有些心虚,想收回自己的手可萧绝握的死紧。她无奈的轻咳一声对着一旁的萧绝道:“萧兄,你这样会让人误以为我们有断袖之癖的。”

    萧绝停了脚步,却是问了声。“你叫我什么?”

    秋水漫侧头回道:“萧兄啊。我如今也是男子,不叫你萧兄叫你什么?萧公子?”她嬉笑着,还不知死活的一手勾着萧绝的下巴。

    萧绝果然眸光微微一变,她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勾引他?萧绝瞥见一旁的深巷,却是一把将他扯了过去,将她抵在那墙壁上。“怎么,以为你穿成这样在大街上就以为我不敢怎样了,嗯?”

    秋水漫只是和他开个玩笑,可是这人太不懂情调。她环视了四周一眼,却见常风和青坠将并排站在一起,将那本就很宅的巷口给赌上了,倒是给了他们一个安静且僻静的地方。

    “萧…绝,我知道错了。”她低着头,却在心中腹诽着这个男人。

    耳边却传来他低怒暗哑的声音:“晚了。”他话音才落,便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方才走在街上,他就注意到无论男女目光都是落在她的身上的。萧绝早就知道他男装扮相比女子更加魅惑人,粉黛不施的小脸看上去清秀可人,是个男人估计都会被他这俊俏的模样吸引,更别论女子。

    秋水漫有些沉迷与他的疯狂,双手不自觉的环上他的脖子,彼此间深陷沉沦,纠缠不清。

    可偏偏总是有人出来大煞风景,打破巷子里的肆意缠绵。“咦,这不是阿青兄弟吗?怎么,你们家秋老板让你站在这里望风吗?吆,常风也在,两位莫非是熟识?”

    一道温笑的戏虐声,不合时宜的传了进来。守在巷子口的两人俱是唇角狠狠一抽,抬眼看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煞神。

    秋水漫听着这声音头皮一阵发麻,顿时清醒了过来,本想推开萧绝,奈何萧绝竟将她搂的越发的紧了,而这一吻竟也更加的深了起来。。

    秋水漫狐疑,他难道不知道聂容泽就在外面吗?还是他本就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