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作品

    西凉浔和秋夜痕俱是一阵惊讶,他们都被秋水漫这个想法惊了半响,毕竟能说出盘下京城所有酒楼这样大话的人也只有秋水漫一人敢。

    这便是秋水漫的魅力,直到此刻西凉浔和秋夜痕才真正的对萧绝心生一抹敬佩,只因为萧绝的反应。

    秋水漫心中暖暖的,其实她注意到西凉浔和秋夜痕的惊讶和疑惑,但萧绝和聂容泽却是不同的。

    “我不要天下的酒楼,我只要京城的。我要让所有的酒楼都变成望月楼,让我的菜谱能被众人所喜欢,那就可以了。”秋水漫冲他一笑,但是她的宏远目标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完成的。

    萧绝看着她兴奋的模样,心下好似化了一般,满眼的柔情爱意完全视若无人一般。“好,我们一起。”他放在桌下的手紧紧的握着她,不想松手。

    秋水漫眉眼间满是笑意,除却聂容泽比较淡定的看着两人秀恩爱之外,西凉浔与秋夜痕各自苦笑一番,因为他们心中明白,自己已是输给了萧绝。

    房间内有人欢喜有人愁,而此时,楼下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众人正诧异发生了何事,就见刘福匆匆忙忙的推门进来,满脸的慌色,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不…不好了东家,死,死人了。”

    秋水漫猛然一惊,从坐上站了起来。萧绝也起身沉声询问道:“究竟出了何事?”

    刘福身子有些微颤,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回道;“楼下来了三个客人,点了糖醋鲤鱼,爆炒鸡丁和麻婆豆腐,可是有一人吃了一口那麻婆豆腐就口吐鲜血死了,他们非说是我们店内的东西有毒,已经报了官。”

    萧绝眉心微微一拧,垂眸看了看秋水漫道:“我们下去看看。”说着携着秋水漫一同下了楼。

    聂容泽与西凉浔以及秋夜痕也一同跟了下去,来到楼下的大厅,大厅内一片狼藉,桌椅饭碗碎了一地,还和着许多的菜满地皆是甚是狼狈。

    地上躺着一个男人,唇角还泛着黑紫色的血,尸体旁还有个男人伤痛欲绝的哀哭。

    厅内围聚了许多的人,多数都是来望月楼吃饭的客人,他们聚在门前在讨论着什么,又好似心有余悸一般。

    看见秋水漫和萧绝下来,青坠和常风从人群中出来走了过去。方才事发的时候常风与青坠也在这里,他们寻来的时候见萧绝他们都在天字号房,所以没有贸然进去打扰,而是在楼下等候。

    “你们一直都在,可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萧绝问着他们。

    常风微微颔首回道:“属下就坐在他们对面的那桌,有三人进来点了几碟酒菜,其中这人只是尝了一口就腹疼不止不一会就吐血死了,另外一人报官去了。”

    还未等常风说完,那本在哀哭的男人站了起来,指着掌柜刘福痛骂道:“你们草菅人命,害死我三弟,你们就等着坐牢吧。”

    秋水漫看着满地狼藉,眉心皱到了一团,她抬头问着刘福:“这大厅内是何人砸的?”

    刘福指了指方才谩骂的男人道:“就是他,他见自己的弟弟死了便砸了我们这店。”

    “真是可恶。”秋水漫低骂一声,心中满是疑惑。人怎么会在她望月楼死去呢?还一口咬定是望月楼的责任,看来此事一定有蹊跷。

    萧绝眸光猛然一沉,递给常风一个眼神。常风会意,将那男人擒下,推到了萧绝身边。“你三弟的死还未查明缘由,你口口声声说是望月楼的缘故,可是你又将证据销毁,可是做贼心虚故意贼赃啊?”

    那人抬头,迎上萧绝那阴寒冷彻的眸子吓得顿时缩了缩脖子。“你…你是什么人?我三弟死在望月楼那是人人共睹的,我只是一时气愤才失手掀了饭桌。”那人据理狡辩着。

    “究竟是不是,一查便知。常风,看好他。”萧绝冷声命令着。

    身后的聂容泽信步走了出来,先是在那尸体上查验了一番。“是中了断肠草,此毒一滴便可致命。”

    聂容泽起身掏出娟帕擦了擦手,然后在地上环视着。萧绝知道聂容泽要找什么,只是眼下这物证已经摔了个粉碎不好辨别。

    “你们可看见这人是吃了什么东西后死的?”萧绝环视着看热闹的人,只是众人俱是摇头不知。

    而那个被常风擒住的人却道:“我三弟平素喜欢豆腐,他就是吃了那麻婆豆腐后才中毒的。”

    萧绝又问道:“除了这豆腐外他可曾还吃过什么东西?”

    那人摇头,很是笃定样子。

    聂容泽和萧绝低头,却见碎裂的饭碗旁还有遗落的少量豆腐。聂容泽抬眼,看着秋水漫道:“借你头上银簪一用。”

    秋水漫拔下头上的银簪递给他,聂容泽接过试了一试,银簪并未变色。聂容泽又找了几块豆腐试了试同样没有毒。

    “看来这豆腐上没有毒。”聂容泽微微蹙眉,既然不是这麻婆豆腐没有毒,那会是什么?

    正思量间,那报官的男人带着府衙的人赶来了这里。此地归吏部所管辖,又涉及到命案因此前来探查的是礼部侍郎董连成。

    “吏部府衙办案,闲杂人等速速离去。”董连成对着那看热闹的人斥道。

    围观的人群散到了门外,董连成负手走了进来,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躺在地上的尸体。“谁是这里的执事?”董连成一手掩了鼻子有些嫌弃的样子。

    那刘福吓得两腿哆嗦,秋水漫本想自己承担,一旁的萧绝却拦下她,径自走了出去。“本王是。”萧绝沉声应道。

    董连成嗯了一声,抬起头来,看见萧绝那张阴寒冷峻的面容突然吓得整个人都慌了,只是还未等他回过神来,旁边一道戏虐的声音传来:“吏部的人真是越来越没用了。”

    董连成循声看去,又是一惊,差点没吓的晕过去。

    “怎么,董大人是吓傻了吗?你好歹也是五品官员,难道不知道你眼前的是什么人吗?”秋夜痕看不下去,轻斥了他一声。

    董连成被这声音彻底的惊醒,这…殷王萧绝,国师聂容泽还有秋相公子…他扑腾一声跪了下去:“臣董连成拜见王爷,国师大人。”

    刘福听见董连成这一声惊呼也是吓得差点没晕过去,他以为是断袖的男人竟是当今有鬼王之称的殷王萧绝,而他竟站出来承认是这里的执事?这是怎么一回事。

    而最那报案的男人也是傻了,他也跟着董连成跪在了地上。而那个被常风看管起来的人也是腿一软跪了下去。

    “董大人是来查案的,这些虚礼就免了。”萧绝负手而立,那董连成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掌柜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说给董大人听。”萧绝侧头对着那掌柜刘福说道。

    刘福忙应声一字不落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他们三人来本店吃饭,小的让伙计上了一壶茶。小的看见那个当大哥的贴心的为他们兄弟两人各自倒了一杯茶。然后没过一会他们点的菜便上齐了。这死者喝了一杯茶并吃了一筷子麻婆豆腐就这样离奇死了。”

    刘福因为就站在柜前看着账本,所以偶而抬头正看见对面坐的他们兄弟三人,才会这样清楚。

    常风也回道:“属下和青坠就坐在对面,属下看的清楚。他们三人进来后,小二就上了一壶茶,那个当大哥的亲自为这个三弟倒了一杯茶。上了菜后,这三弟好似很饿,拿起筷子就吃了一口。然后便腹疼不止口吐鲜血而死了。”

    萧绝和聂容泽各自对视一眼,站在秋夜痕身边的西凉浔微微眯着眸子,一手摇着折扇扫了地上打碎的茶盏一眼。

    “方才勘验过这豆腐里没有毒,那么就是茶水了。”西凉浔合上折扇甚是笃定的样子。

    秋水漫顿时恍然,似是抓住了一丝的灵光。那为头的大哥却忙道:“这茶水我们兄弟三人都喝了,为什么我们没有事?”

    萧绝沉声一笑,眸光中却是带着一抹戾气。“那就要问问你们做过什么了。”

    那人脸色顿时一变,秋水漫看得清晰,心下突然全都了然。聂容泽从打碎的茶杯中找到了几块还有水迹的碎片,经银簪一试果然有的有毒有的却没有。

    “常风,搜身。”萧绝眸光一敛,盯着那跪在地上的人。

    常风走过去,在那人身上摸索着,果然找到了一只瓷瓶。常风将东西递给萧绝,萧绝凑过去闻了闻随即转给了聂容泽。

    聂容泽接过点了点头:“正是断肠草,凶手便是他。”

    “说,为什么要杀了自己的兄弟嫁祸给望月楼?是谁指使的?”萧绝的声音里透着严寒之意,一双锐利的双眸盯着那跪在地上不停颤抖的两兄弟。

    “冤枉啊,王爷,小的真是冤枉啊。”那大哥拒不招供。

    萧绝突然阴测测的一笑,冷漠的声音如同地狱鬼府来的一般:“常风,既然他们不愿招供,那就送他们去陪他们的三弟吧。”

    “是。”常风应着,腰间的佩剑已经拔了出来。

    那两人吓得惊颤不已,看着常风亮出来的佩剑,纷纷磕头求饶道:“我说,我说,不要杀我!”

    萧绝挥手,让常风退下。那大哥浑身不停的颤抖着说道:“是,是盛月酒楼的掌柜让我们这么做的。”

    原来这兄弟三人不是本地人,三人相依为命,因为老三天生痴傻。所以盛月酒楼的掌柜看上了他们,给了他们一笔钱,让他们栽赃给望月楼。

    弄清事情的缘由,众人也是恍然,尤其是秋水漫和西凉浔。“这盛月酒楼的老板是什么人,竟然敢屡次打我望月楼的主意?”秋水漫有些怒气沉声说道。

    西凉浔也道:“正好,我也有一笔旧账要和那盛月酒楼算上一算。”西凉浔轻笑,握着手中的折扇眸光沉沉。

    “董大人,那我们就走吧。”萧绝语色威严,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何人将主意打到了这望月楼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