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云落山顶峰

    星空下,凉风习习,万籁俱寂。。 *~

    苏落眼底温柔中带了一丝甜蜜,柔情脉脉地凝望着眼前男子:“云起,等退出组织,我们就在这里定居好不好?”

    云起剑眉星目中带着醉人的温柔:“丫头,就这么想退出么?”

    苏落转身眺望远处的夜空,回头眼底带着一丝明媚灿烂的笑容:“我从五岁进入组织,这十几年来一直过着打打杀杀的生活,没有一刻安宁日子。现在我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很想快点脱离出来。况且明姐已经答应我了,等交完这趟任务,就允许我退出。”

    说着,苏落拿出手中的小锦盒在云起面前晃了晃。

    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生活向往中的她,没看到云起眼底闪过的一抹诡谲光芒。

    “龙之戒?原来你已经拿到手了?”云起丹凤眼微眯,眼底是醉人的柔情。

    “嗯,所以这次你跟我一起退出,好不好?”苏落拉着云起的手,满眼希冀。

    “好。”他轻柔的吻印在苏落光洁额头,强而有力的手一把将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拥抱着。

    靠在他肩窝锁骨处,苏落眼底是满满的、幸福的微笑。终于,终于可以结束这刀头舔血的日子,回到最初的安宁了。

    青梅竹马十几年,他们从枪林弹雨中一起携手走过,他是她最重要的亲人,也是最信任的人,现在她已经怀了他的宝宝,等退出组织后……

    忽然,苏落浑身一僵,眼底晕满惨烈痛苦,她睁大眼睛,满眼都是难以置信的绝望。

    一把推开云起,低头望去。

    此时,她的胸口插了一柄锋利匕首,鲜血沿着匕首不断地往出涌出,湿润了薄薄的白色雪纺洋裙,胸口有犹如盛开妖冶的彼岸花,炽热而诡异。

    身为杀手,云起的匕首精准地没有一丝差错。

    苏落踉跄着跪倒在碎石凌乱的地上,那双美眸中充满了惊诧绝望和难以置信,她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她最为信任口口声声称爱她的男人,会狠绝地将那柄自己送他的匕首,反手刺进自己心口。

    那么决绝,冷酷,毫不留情。

    为什么……她张了张口,却因为绝望而发不出一丝声音。

    云起冰冷而嘲弄地勾起唇角:“苏落,你太天真了。你以为你为组织卖命多年,组织就会放过你吗?你以为我和你在一起真的是因为爱你吗?别傻了,我的任务就是监视你。”

    “……”苏落绝望地苦笑,果然,她还是太天真了。

    “想退出组织,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云起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小锦盒,转过身,冰冷地看了一眼痛苦绝望的苏落。

    “云起,你难道就不天真吗?”苏落冰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见云起停住脚步,苏落笑了起来:“你觉得,锦盒里装的是什么?”

    云起打开锦盒,下一刻瞬间,他忽然脸色大变,“龙之戒呢?你把它藏哪了?”有个有钱的主顾花了三十亿美元的代价找这只龙之戒,如果最后找不到,非但任务失败,而且对组织的信誉是极大的打击。

    苏落站到悬崖边上,看着下面幽深不见底的黑暗,她嘴角绽放出得意却凄苦的笑,美的如同风雨飘摇中绽放的昙花:“云起,你永远都得不到龙之戒了,还有,别在我的坟头哭,脏了我轮回的路。”

    说着,苏落摇身一跃,整个人跳进黑暗悬崖,悬崖下方是惊涛拍岸的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