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流云一袭白衣悠闲的坐在荷花池不远处的繁茂树头,俊美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俊眸里洋溢着兴致盈然,兴味十足。∑ !

    看来今天跑来大将军府果然是个正确的决定,没想到竟碰上这样一场好戏。从来不知道大将军的几个女儿竟这般有趣。

    传说中白痴愚蠢的却反而机灵聪明;平日里天赋惊人的,却被整的狼狈凄惨。

    南宫流云的目光朝苏落望去,兴味地摸着光洁下巴。

    这丫头年纪小小,头脑鬼的很,诡计迭出,身手倒也勉强可以看看。

    至于容貌嘛……南宫流云细细打量着这丫头。

    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一双美眸如清泓般清澈动人,眼底却似被隔了一层,反射出冷酷决绝的黑暗,黑的如同深渊,似乎谁也走不到她内心深处。

    她的脸上是漫不经心的笑,墨黑色长发随风飘飞,有一种飘逸的仙气。

    南宫流云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他得出结论:这丫头绝对是阴险狡诈,喜欢暗算,喜欢躲在暗处阴人,就算杀人还面带微笑的那种人。

    简直与自己如出一辙呢。南宫流云忽然有一种找到同类的感觉,一种找遍了全世界才终于找到自己要找的人那种奇妙的感觉。

    忽然,苏落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似乎有一道视线正牢牢将她锁住。

    苏落抬头望去,只见最高的那颗梧桐树上,一位俊美无双的少年正斜倚着,嘴角挂着玩味弧度,眼底的兴味怎么也掩饰不住。

    只见他一袭翩然华丽的白衣软袍,一脸兴味地勾起唇角,单手支额,随性地斜躺在高高地树桠上,片片纯白晶莹的琼花洒落在他身上,唯美地像从漫画中走出来的美少年。

    眉若远黛,眼若桃花,浅浅的凤眸微眯,眼底隐隐闪出黑曜石般灼灼光芒,透出傲然绝世的锋芒。

    他的眼睛太亮,仿佛洞悉一切,仿佛心底最深处的黑暗也给他这么一眼即照亮了照清了,洗去了污浊,沉淀了岁月。

    “好看吗?”他笑吟吟地开口,脸上的神情似乎十分愉悦。

    这虽然只有三个字,却一语双关。既可能在问这出戏好看与否,也有可能在问他的长相是否好看,或许,两者皆有。

    苏落美眸微眯。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来的?在她之前还是之后?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是她的警觉性太低,还是他的武功修为太高?她自认一直提高警戒,那么,是他的武功太高了。

    苏落嘴角缓缓弯起,冷冷开口,“看够了?”

    南宫流云心中闪过一丝讶异,漆黑如点墨的凤眸对上了苏落的美眸,忽然,他发现自己胸口的心律跳动频率比以往快了一些。

    他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好一个阴险毒辣的女人。”

    苏落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回了句:“好一个道貌岸然的男人。”

    南宫流云对着苏落绽开一抹清华潋滟的笑,温润好听的声音邪魅低沉,“非也非也,本王与你是同路人。”

    言下之意,苏落再嘲讽他,那么就是同时在嘲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