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脸上露出一抹惊奇之色,似乎对这件事极为有兴致,他一瞬不瞬地盯着荷花池,目光闪闪。〔m 。

    “滚出来!再不出来就别怪我动手了!”苏靖宇护在太子身前,随时准备为他冲锋陷阵。

    这样的举动果然博得了太子好感,他拍拍苏靖宇的肩,示意他自己可以应付。

    荷花池内。

    苏溪此刻内心是极为纠结的。如果这时候出去的话,在太子面前就丢脸丢大发了,她可是觊觎太子妃之位很久了,如果现在出去就什么都没有了。

    算了,既然祸是三姐惹出来的,那就让她自己出面摆平好。

    “等人散了记得拿披风给我!不然我揍死你!”在水里待久了,苏溪的嘴唇有些发抖。说完这句话,她就提起苏挽的腰带,将她整个人朝岸上掷去。

    苏挽“啊——”一声尖叫,犹如被杀的猪一样惨叫,带着水珠的身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最后嘭一声落地,玉体横陈倒在岸上,沾了满地的黄泥。

    而且更倒霉的是,她的腰带被苏溪一提,本来就够松泛的了,现在又经过这么一丢,落到地上的时候,她腰带散落,衣襟直接裂开,顿时现出里面大红色的肚兜以及修长的**。

    肚兜的口开的很大,胸前的玉峰若隐若现,诱人犯罪。

    苏靖宇眼睛瞪的很大,简直难以置信!嘴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

    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为何三妹会如此突兀地出现在岸上,而且还是以这么丢脸的方式,更何况现在还有太子在场。

    难道她是在以这种方式表示对太子的爱慕之情?

    这简直是……简直是……无耻!

    苏靖宇脑门上青筋暴起,他脱下外丢到苏挽身上,盖上了那具令人羞耻的身子,冷声吼道:“还不快起来?”

    在太子面前,他觉得自己从来不曾如此丢脸过,此刻他觉得自己的脸都在燃烧。

    但是很不幸的是,苏挽没有回答他的话,她依旧直直地躺在众人面前,让人围观,因为此刻的苏挽已经被摔晕过去了。

    “太子殿下,府中妹妹调皮捣蛋,惹事生非,不小心冲撞了您,您千万莫见怪。”苏靖宇咬着后槽牙,脸上笑容僵硬地打着圆场。

    他一边说话,一边打着手势,让下人赶紧将三小姐抬下去。

    太子哈哈一笑,似乎心情很是愉悦,他哥俩好地拍拍苏靖宇的肩膀,笑道,“这就是你家那天赋惊人的妹妹?这出场的方式倒是……嗯,特别?”

    太子其实是见过苏溪的,但问题是苏挽刚被抛上来的时候脸上发丝凌乱,如同刚爬出来的水鬼,太子还没看清楚容貌,苏靖宇已经用外袍将苏挽脸给盖住了。

    所以太子根本没认出来眼前这位到底是苏府的哪位小姐。

    不过太子说这句话,倒是有他自己的用意在。

    太子此话一出,荷花池里的苏溪别提有多郁闷纠结上火了!她急得在水里直跺脚。

    太子这什么眼神啊,那明明是三姐好不好?怎么可能是她苏溪啊!虽然对于太子记住她这件事她心中暗自高兴,但是被误会那狼狈狼藉的模样是她,这就不可饶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