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龙鳞马,一路神速而行,原本十日的路程愣是在两天之内就到达了。( .#

    落日山脉是东陵国最大的魔兽森林,它坐落在东陵国西北部,其覆盖面积大约有一个行省的范围。

    里面经过千万年的滋养,古木繁茂参天,魔兽横行无忌,非武者决计不敢入内。

    不过落日山脉却不孤寂,因为总有武者进入里面,或是修行历练,或是狩猎魔兽,或是找寻草药。

    奢侈华丽的马车缓缓停下,停在落日山脉北边小镇,桥头镇。

    一般进入落日山脉的人都会在桥头镇歇息一晚,做好进入落日山脉的补给准备。

    “多吃些青菜,到了里面就只有烤肉了。”包厢里,南宫流云夹了一筷子鸡肉到苏落碗里,眼底笑容绚烂地几乎满溢。

    两天前的争执对于他来说,仿佛风一吹就没了,过后他依旧是该如何还是如何,倒弄得苏落也板不起来脸来。

    苏落看了他一眼,说:“你也吃。”

    “你夹给我,我就吃。”南宫流云凑近她,一脸赖皮的笑。

    然而就在此时,外面传到一道喧闹的声音,其中还伴随着小女孩惊慌失措的哭喊声。

    苏落从窗口朝下望去。

    一楼大堂里正在发生一翻争执。

    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真哭的很惨,而旁边,她那位胡须皆白的爷爷正被人揪住衣领,高高提起。

    “你们放开我爷爷,你们快放开我爷爷,爷爷快要被你们掐死了……呜呜……”小姑娘哭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而掐住老爷子的是一位纨绔公子,一身锦衣华服,只可惜长了一张尖嘴猴腮的脸。

    他拖着尾音,慢条斯理地冷笑,一脸的阴狠凶相:“死老头,你看清楚了没,我们这盘菜里有苍蝇,你说吧,该怎么办吧”

    那被掐住的老人家已经七八十岁的年纪,白发如霜,满脸的皱纹,眼皮耷拉着,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他满眼凄苦,颤颤巍巍地祈求:“几位爷,我们店里一向干净,怎么会有苍蝇呢?这、这一定是哪里弄错了啊。”

    “弄错了?这难道不是苍蝇?你说吧,现在该怎么处理!”那纨绔公子一脚踏在长凳上,一手揪住老汉的衣领。

    他的身后有一排打手,个个龙精虎猛,目光圆瞪,甚是威武,给人一种强大的威慑力。

    “这些菜……就当小老儿免费赠予各位的,您觉得如何?”老汉脸上说不出的凄楚。

    “免费赠予?你什么意思?当我们吃白食的?”那纨绔公子很不满,“你看清楚了,是你们家的菜里有苍蝇!啊,看到了吗?”

    他提着老人家的脑袋按到桌上,几乎将他整张脸都埋进菜里。

    老人家满眼凄苦:“是是是,几位爷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纨绔公子冷笑数声:“这可不是我们故意讹诈,是你们的吃食出了问题,看在你拿出五十两银子的份上,这件事就就此揭过吧。”

    “五十两?”老人家满脸震惊,几乎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