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的对话还未完,下面忽然形势逆转——

    因为那位柳姑娘眼见着久攻不下,而赵公子又处处揩她油,她一怒之下,另一只手单掌化成弧形,一道箭雨铺天盖地朝那赵公子身上袭去。(。 ~

    很显然,这位柳姑娘除了是武者之外,还是水系法师。

    近距离的打斗,又是没有设防,那足足七根水箭犹如利剑般刺入赵公子全身各处。

    赵公子一脸的难以置信,倒在地上时还死不瞑目。

    柳姑娘愉悦地朝二楼的方向看了一眼,继而得意洋洋地走回她的队伍中。

    “公子!”

    赵公子身后的那排保镖眼见自家公子被杀死,一个个眼含血丝,呲目欲裂,手爆青筋。

    他们全都不要命地朝柳姑娘扑去,誓死要斩她于刀下,为自家公子报仇!

    然而,柳姑娘身边的那几位同窗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全都是帝国最高法师学院的资优生,都是传说中的天才。

    于是,一场混战即将展开。

    酒楼的主人,也就是那对祖孙俩,两个人看到赵公子倒下去时,眼底全是惊恐和绝望。

    此时,酒楼的大门已经被人关上,大堂里的客人见势头不对,一个个全都往楼上跑去。

    他们全都聚集在二楼的楼梯口,知道赵公子身世的几位直道晦气,一脸的倒霉相。

    但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赵公子身世的,其中一个就问了。

    那位知道真相的中年汉子一脸的苦笑:“这次可算倒霉透了,你们外乡人不知道,赵公子是当地郡守的儿子,唯一的一位儿子,没想到就这样死了。”

    有人插话道:“不过是郡守的儿子罢了,很了不起吗?”

    在东陵国,所有的郡守加起来没有二十个也就三十个。

    中年汉子苦笑连连,“这里是落日山脉边沿小镇,能在这里做郡守的,会是普通的酒囊饭袋吗?这位郡守大人武功深不可测,据说至少在五阶以上呢!”

    “五阶……”

    旁人顿时哑然了。

    五阶,整个东陵国能找出几个五阶强者来?就连护国大将军苏将军,他也是才是五阶啊。

    “唉,那位姑娘也真是,救人就救人吧,怎么将赵公子杀死了呢?”、

    “这样的败类不杀,难道留在世上危害乡邻不成?”

    “那也可以暗地里杀啊,现在牵连上王老伯和他孙女,赵郡守又是最为护短,这叫他们祖孙俩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啊?这是在救人还是害人啊?”

    “就是啊,那姑娘看着漂亮又聪明,怎么行事这么鲁莽?他们倒好,到时候拍拍屁股走人,却叫人家祖孙俩怎么活啊?”

    而此时,大家口中的那对祖孙俩正抱头痛哭,满脸的痛苦和绝望。

    苏落眼眸清冷,幽幽叹了口气,“我这张乌鸦嘴,全给说中了……”

    南宫流云揉揉她脑袋,一双深邃的漂亮眼睛慵懒的看着下面打斗拼命的人,转回视线,浅浅的凤眸微眯,一脸满足的笑:“我的落丫头总是这么聪明,这可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