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太过激动,柳若华紧握苏落的手很用力,力道大的几乎要生生掐断她的手腕。∷。m *?

    苏落眸色一暗,余光瞥了南宫流云一眼,忽然闷哼一声。

    南宫流云的脸瞬间变得张狂阴戾,锐利的鹰眸喷着浓浓的怒火,犀利且冰冷,也不知他如何出的手,只见一道衣袖残影飞过——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此时的柳若华已经不在二楼的这个包厢了。

    只见她纤瘦的身子犹如箭羽般射向一楼大厅,重重地滚落在地,摔了个四仰八叉,痛的她几乎晕厥过去。

    也不知道南宫流云是不是故意,柳若华的那些同门一个个飞身而上张开双手,却愣是没有一个人接的到她。

    而且,当柳若华摔下去的时候,不偏不倚正好撞到赵公子的尸体上,她睁开眼,与赵公子死不瞑目而狰狞扭曲的眼神对了个正着。

    “啊——”柳若华被吓的一声尖叫,整个人跳起来,却不想脚下漫延着鲜血,黏稠而光滑。

    所以,很不幸的柳若华脚底打滑,又很倒霉地扑倒在地……

    而在她倒下去的时候,边上正好立着一柄长剑……

    此时,她整个身上,脸上,头发上全都是鲜血……肮脏而腥臭,让人几乎不敢靠近。

    “若华,你怎样?受伤了吗?”三四个少年顿时涌上前众星捧月般团团围住柳若华,一个个都紧张兮兮的。

    “我的手……好痛……”柳若华痛的脸色苍白,几乎要晕过去。

    “天啊,这手……”柳若华的好友李婉在看到她的手时,双手掩住口鼻,眼底是完全的震惊。

    此时,柳若华的那只右手手腕被齐根切断,伤口的鲜血不断地喷涌而出,看起来非常吓人。

    苏落美眸幽深,眼底闪过一丝兴味,似笑非笑地看了南宫流云一眼:“好凶残哦,齐腕切断,这样会不会太不怜香惜玉了?”

    南宫流云好深的城府和算计。

    柳若华被丢下去后,一切的后续反应全都在他的算计当中。

    包括她被吓的弹起,跌倒,自己将自己的右手腕砸向冷剑……每一个步骤,都精准无比,几乎算无遗策。

    这样的南宫流云,无疑是非常可怕的。

    选择与他为敌,是最愚昧的方式。

    苏落心底闪过一丝隐忧……如若他诚心要得到她,那她该如何自处?

    “单纯善良的好丫头不该幸灾乐祸哦。”南宫流云纤白的手指在她右手手腕上摩挲,眼底闪过一丝怜惜,声音邪魅低沉,“还疼么?”

    他的深眸直勾勾地凝视着她,眼底如雪山上的圣泉,光泽透亮,透着她难以承载的深意。

    苏落不敢看他眼底的深意,很快别过脸去,淡淡的说:“已经不疼了。”

    她想抽回手,南宫流云却已经一把按住她的手,将她白皙如玉的手紧紧捏在温暖宽厚的大掌中,缓缓地摩挲着,似乎无比珍惜。

    厚厚的掌心触感,让苏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四周似乎很静,静的全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二人。

    然而就在此时,包厢的门被一脚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