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名少女如藕般纤长白皙的玉手挽着花篮,分成两排,翩然踏空飞来。∑。m ?#

    一阵清浅的微风拂过,一片片嫣红的雪樱随风飘下,纷纷扬扬洒落,晶莹如雪,唯美而瑰丽。

    她们每一位都白衣素裙,姿态翩然,容貌虽然谈不上绝美,但个个纤瘦素净,清丽出尘,全身似乎不沾染一点尘世的俗气,翩然若仙,不食人间烟火。

    她们十指纤纤,腰肢纤细,足下轻盈翩跹,像是凌波仙子,又如起舞的精灵,美丽不可方物。

    在她们的中间,有一抬精美奢华到让人窒息的花娇,由四名姑娘抬着翩然而至。

    不多时,这抬花轿轻飘飘地落下,稳稳当当停在南宫流云面前。

    好大的排场,好强的气势,只不知花娇中的人,是何方神圣?苏落心中暗自好奇。

    她抬眸去看南宫流云,见此刻的他嘴角微微勾起,里面蕴藏着璀璨绚烂的光彩,似乎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苏落可以肯定的是,此人是南宫流云旧识,而且他还很高兴见到对方。

    苏落眼眸微微眯起,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对花娇中的人更有兴趣了。

    花轿停落,一直纤细白皙的手将珠翠环绕的轿帘掀开。

    里面缓缓步出一位妙龄仙子。

    只见她一身白衣,圣洁如雪,临风而立,裙裾翩然,后摆薄如蝉翼作装饰的金丝织锦纱裙逶迤拖地,细长的手臂轻挽乳云软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却又艳光四射,光彩照人。

    长发直垂脚踝,青丝随风舞动,似乎即将乘风而去的仙子一般,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

    宛若蝶翼的睫毛微卷微翘,浓密且深黑,眼眸似迷蒙着水雾,清澈安然,颈项纤秀,肤如凝脂,冰肌玉骨。

    这是一个美到极致的女子,如空谷幽兰,仿佛她就是这天地灵秀,集大千万物精华于一身,似乎所有人在她面前都要自惭形秽。

    此刻,她盈盈而立,唇若含丹,素净绝美的容颜含着一丝浅笑,默默地看着南宫流云。

    南宫流云一向冷冽残酷的冰眸似有一丝细缝皲裂,漆黑如墨的幽深美眸中妖冶邪魅,笑意盎然。

    “你怎么来了?”南宫流云雪眸透着浅浅的关切。

    “你不也来了么?”她笑起来很好看,宛若蝶翼的睫毛轻眨,微卷微翘,美眸水雾朦胧,我见犹怜。

    二人言笑晏晏,似乎自成一个世界,而旁人都是多余的。

    柳若华站在苏落身边,此时她脸上的嘲讽是那么的明显,她凶残地嘲讽:“你真以为晋王殿下喜欢你吗?也不看看你自己配不配。”

    苏落深黑色的眼眸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清冷而华丽的色泽,她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多管闲事的下场可不太美妙哦。”

    边说,她的视线边落到柳若华那齐腕而断包裹着纱布的右手。

    柳若华眼底是满满的愤恨毒辣,不过很快,她便阴冷一笑:“看见没?他们两人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不过是脚底下的烂泥巴!给晋王殿下提鞋都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