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她拉起苏落“尸体”时,只见苏落嘴角扬起一抹冰冷残酷的笑。〔m ?。

    她旋身揪住嫩绿衣袖,整个人倒趴在嫩绿肩上,倒着身子,头朝下,那柄匕首狠狠刺向嫩绿后背心!

    “啊——”嫩绿发出一阵惨叫声,她心中怒到极致,忍住剧痛,用力将苏落往悬崖下方甩去。

    然而,苏落却像黏在她身上的牛皮糖,怎么也甩不开。

    同时,苏落还不断地用匕首刺她。

    不过一瞬间,嫩绿身上就多了无数道伤痕。

    但是嫩绿也没有让苏落好过,她最后重重一掌袭向苏落。

    胸口中掌,苏落只觉得喉咙一甜,一股鲜血狂喷而出。

    此时,两个都在悬崖边,山风凛冽呼啸,吹了两个伤痕累累的人摇摇欲坠。

    嫩绿冷笑数声,她一脚踹向苏落。

    这一脚蕴含了她全部力道,她算好了这一脚足够将苏落踹入悬崖下方,来个毁尸灭迹。

    然而就在这紧要关头,苏落却一把抱住嫩绿的那只踹出去的教。

    因为重力的关系,两个人双双朝悬崖下方坠落。

    在坠落的瞬间,苏落用力一扯,使得她自己在上而嫩绿在下。

    嫩绿气得想仿效,却一脚被苏落狠狠踹下去。

    嫩绿心中那叫一个气啊,她发誓,如果有下辈子,一定将苏落碎尸万段!

    然而来不及她多想,此刻两人已经坠落深渊。

    “噗——”两人双双落水,水花飞溅,震耳欲聋,一时间两人全都昏了过去。

    两具身体被无情的溪水冲撞,不知流向何方。

    不知过了多久,苏落薄如蝉翼的睫毛微微颤抖,她缓缓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岩石。

    此时,发现四周光线很暗,而她则被溪水冲到了岸边。

    苏落发现自己全身都痛,痛的好像整具身体被撕的四分五裂,痛的几乎麻木了。

    苏落从空间中取了一捧水,艰难喝下去,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恢复过来。

    她踉跄着站起身,狐疑地打量着周围。

    这里是一个月牙形的山洞。

    一个被荒废多年的山洞。

    苏落虚弱不堪,但咬着牙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往里面走。

    她扶着墙壁,艰难地往里走了上百米的距离,却依旧没有走到尽头。

    这条黑暗的甬道漆黑而幽暗,似乎通向无边地狱,目力所及全是黑暗。

    但不知为何,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召唤着她,不断地引诱着她往里边而去。

    又走了大概三百米,苏落不仅倒吸一口冷气,这条甬道的尽头到底在哪里?难道真的没有尽头?

    还真就不信了。

    苏落好胜心被激起,她拖着疲惫的身子一步一步朝里面挪着,足足走了有一千米的距离,忽然,苏落耳尖地听到潺潺溪水的声音。

    当苏落走到发生声音的地方时候,她不由的睁大眼睛,细细看着眼前的景象。

    这一刻,她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

    黑色甬道的尽头,竟然是一个很大的圆形空间,足足有篮球场那么大,空间显得很空旷。

    最中间的地方摆着一个紫色炉鼎,在它周围是围成一圈的工作台,工作台上稀稀落落摆放着一些晶石和草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