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一夜,不断地被追杀,不断地逃亡,几次险象环生,几次面临生死,苏落情绪从未低落过,但是面对南宫流云的连番质问,她靠近心脏处最柔软的地方忽然闪过一抹抽痛。~。 *!

    隐隐的,缓缓的,淡淡的疼。

    苏落古井无波的深眸回望南宫流云,就那么浅浅淡淡地看着他,嘴角扯起一抹云淡风轻的笑,淡淡吐出两个字:“放手。”

    南宫流云紧扣苏落的手,非但没有松懈,反而越发勒紧。漆黑如墨的深眸里除了咄咄逼人的冷冽气势,还有苏落读不透的那抹微微悸动。

    最终,还是苏落先败下阵来,她鼻翼微微一动,深深的提上一口气,漆黑的深眸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南宫流云:“晋王殿下,很抱歉让您觉得麻烦了,不过您放心,往后苏落不会再给您添麻烦了!”

    苏落努力克制的情绪起伏,语气淡定无波,美眸中是浅浅的讽刺笑意。

    口口声声说对她好,可遇到他的青梅竹马还不是直接将她丢弃?

    再美的承诺,也终究不过如此。

    苏落啊苏落,你到底在伤感什么?上辈子还没被云起伤透吗?竟还天真的希冀有人会全心全意对你好?太可笑了!

    南宫流云静静地凝视着苏落,看出她刻意的疏远,脸色阴郁的可怕,似乎隐忍着一股无形的怒气,然,再看到她那似哭似笑的自嘲伤感,他朱唇动了动,眼眸幽深的可怕。

    最终,他喉结动了下,深眸看着苏落,皱眉:“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如果你出事了,本王如何跟你们苏府交代?”

    苏落杵在原地,精美的如同古希腊雕塑,周身透着淡淡的凉意。

    她抬眸斜睨南宫流云,笑容清冷,暗含讥讽:“晋王殿下难道不了解苏府的情况?若我出事,岂不更趁了某些人的意?他们感谢您都来不及呢,又岂会怪您?”

    南宫流云深深地凝望着苏落,嘴唇微微翕动,四周是无声的压抑凝重空气。

    忽然,南宫流云长臂一捞,将苏落重重拉往怀中。

    他的手臂强而有力,胸膛坚硬温暖,他的很紧,勒的苏落几乎肺部的空气都被挤出,差点窒息。

    他的动作是狂野的,霸道的,强势的,不容拒绝的。

    突如其来的紧抱打了苏落一个措手不及,待她回过神来之际,已经被禁锢在他怀中,一动不能动。

    他抱的很紧很紧,颀长的身板微微有一丝轻颤,似乎是绝世宝贝失而复得后难以抑制的激动。

    但是,可能吗?苏落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讽刺。

    她想推开,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在他面前几乎是蚍蜉撼大树,纹丝不动。

    南宫流云欺身而上开始吻她。

    苏落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愤怒火焰。

    她奋力偏过脸,他的唇擦过她的面颊。

    南宫流云有些怒的再次啃上她的唇,带着惩罚性的霸道强势。

    灵活的舌硬生生地撬开她的贝齿,探入其中,在她口中攻城略地,肆意蹂躏。

    这样的亲吻,众目睽睽之下,让苏落难受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