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落心底闪过一丝怒意,她抡起拳头,凝聚全身的力道,重重一拳砸向南宫流云的五脏六腑!

    这一拳,蕴含了她全部的力量!

    南宫流云闷哼一声,倏然间松手。∥m !?

    苏落一脸气愤,也没仔细看他,狠狠将他推开,转身掀开车帘怒气冲冲地跳下马车!

    回京城的路上又不是只有他这一辆马车,就算事实如此,她苏落单凭双脚也能自己走回去,决计不会再麻烦他!

    苏落气呼呼掉头就走。

    她完全没有发现南宫流云此刻的异样。

    被推开后撞到车壁的南宫流云脸色苍白如纸,右手按住胸口位置,修长润泽的手指抑制不住颤抖……

    “落落——”他掀开门帘,疾呼出声。

    苏落头也不回,背影冷然而决绝。

    忽然,她听到身后传来一道重物落地的声音,还有凌风焦急喊叫声

    苏落定住脚步,想了想,最终还是回眸望去。

    这一看,让她深深皱起眉头。

    她竟然看到宛若神明的南宫流云整个人狼狈不堪地滚落地面。

    他白色锦袍的胸口染满鲜血,原本俊削挺拔的身子此刻看起来羸弱不堪,似乎琉璃般一碰就碎。

    原就殷红的嘴唇沾染鲜血,邪魅妖娆,狂野不羁,他的嘴角邪侫的扬起,显得妖邪且阴魅。

    此刻的他勉强撑起身子,一双美眸如寒冰,苍白虚弱却邪魅深邃地紧盯着苏落。

    双眸闪耀着犀利的光芒,倨傲冰冷,直视苏落,一直缄默不言。

    漆黑如墨的眸底深意,让苏落心悸不已。

    南宫流云,他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就变得这般虚弱?

    苏落不明白地看着自己的一双手掌,她现在应该还没有一掌打到南宫流云吐血的力量吧?

    忽然,南宫流云整个人似乎被鬼神附体,脸上冷汗淋漓,脸色在瞬间变得苍白。

    他的全身开始颤抖,鲜红似雪的朱唇在一瞬间变得紫青,他紧咬牙关,似乎身体中有一股强大到他无法抑制的力量要喷薄而出!

    “不好!殿下这是要走火入魔了啊!”身为晋王殿下的贴身侍卫,凌风被吓得手脚酥软。

    晋王殿下是他们所有人的信仰,他在,虎狼军团在,他死,则虎狼军团灭!

    所以,晋王殿下绝对不能有事!

    凌风脸色一会儿苍白一会儿又铁青,他回眸狠狠瞪向苏落,厉声道:“殿下快要走火入魔了,还不快来帮忙!”

    这个女人!她竟然将殿下打到走火入魔!此时凌风恨不得一掌拍死苏落。

    苏落眼底闪过一丝迷茫,她怎么可能有力气打到南宫流云走火入魔?南宫流云是怎样的实力,她又是怎样的实力?

    这个人真是胡说八道!

    见苏落犹自不信,凌风几乎被气死了,他冲苏落大声嚷嚷:“殿下为了救你,强行发出信号召唤虎狼军团前来,以至于身体受损!殿下为了早点见到你,原本可以突破进阶他却强行收功,以至于五脏六腑几乎移位!更何况殿下与秃鹫王一战,内伤重到几乎不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