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鳞马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的生命气息羸弱,它暴躁地嘶吼,撒开四蹄,狂奔起来。∷。m 。!

    此时,龙鳞马的速度简直可以用飞速来形容。

    马车内,苏落紧紧抱着南宫流云昏迷不醒逐渐僵硬的身子,心中实在是后悔万分!

    如果……如果她没有打上那一拳,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了?

    南宫流云,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一颗泪,悄无声息低下,滚落到南宫流云染血的面容上,在他脸上晕染出一条清晰的白痕。

    不到一个时辰,龙鳞马在一处奢华大气的庄园门口停下。

    凌风急速跳下马车。

    看到龙鳞马来临,庄园内早有管家激动地跑出来。

    管家大约有五十多岁,双眸精亮有神,身板挺直有力,一看就是习武之人,而且武功还不弱。

    他看到凌风,神色间闪过一丝激动,“可是殿下过来了?”

    凌风焦急地大喊:“殿下受伤了!还不快过来帮忙!”

    很显然,这座奢侈华丽的大庄园乃是南宫流云私有。

    徐管家闻言,脸色顿时闪过一丝惊骇!

    晋王殿下受伤了?晋王殿下竟然会受伤?以晋王殿下的武功怎么可能会受伤?徐管家简直觉得此事太过荒谬。

    然而,当他看到凌风急匆匆地抱着全身染血的晋王殿下从龙鳞马上跳下来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殿、殿下这是怎么了?到底是谁!”徐管家眼底闪过一丝惊怒!

    凌风恨恨瞪了苏落一眼,却缄默不语,迈开大步朝里面迅速飞奔而去。

    苏落的身上染满了南宫流云的血迹,此刻的她看起来有些狼狈,她淡定地朝徐管家颔首:“快去请最好的大夫过来,晋王殿下似乎走火入魔了。”

    徐管家看到苏落,饶是他一向以镇定自诩,也忍不住惊错地瞪大双眼。

    跟在殿下身边的人都知道,殿下有深度洁癖,他周身三尺范围之内任何人都不许靠近,特别是女人!

    这辆龙鳞马,除了凌风能驾车之外,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

    但是他刚才在掀开的门帘内,却分明看到殿下倒在她怀中……殿下竟然能允许这位姑娘接近他?坐连瑶池仙子都不被允许的龙鳞马?

    顿时,徐管家看苏落的眼神就不一样了,不再是对外人的深度戒备,甚至,他此刻的眼神还带了一丝恭敬谦卑。

    “姑娘怎么称呼?”

    “苏。”苏落淡淡回道。

    “苏姑娘,劳烦您进屋照顾殿下,凌风粗手粗脚的未必能照顾好,老奴这就请炼药师去!”徐管家朝苏落郑重点头,继而迈开大步转头离去。

    练功走火入魔,一般的大夫就算能妙手回春,那也决计没办法,只能去找炼药师。

    这南明府中,就居住着一名高级炼药师。

    在大陆上,高级炼药师是非常稀少的,何况在东陵国境内,更何况在这小小的南明府中。

    徐管家知道,那位传说中的高级炼药师性情孤僻高傲,喜怒不定,几乎已经到了令人深恶痛绝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