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冷管家一甩袖就欲进去。(。m ?!

    忽然,斜刺里突然出现一道身影,一位年纪不过五六岁扎着两根小辫子的丫头一把抱住冷管家的大腿哭喊:“冷管家,求求您了,求求您给点药吧,我娘快要病了……呜呜……求求您了……”

    小姑娘的话似乎引起了一片共鸣,接连不断地哭喊声响起。

    哭声此起彼伏,一个比一个凄惨。

    但是,冷管家的脸依旧如他的姓氏那般冷,他一把扯过小姑娘,犹如丢弃破布般将她随手丢到一边,还嫌脏似的拍拍裤管,冷着声音哼道:“想求药?除非拿出我们家主子看的上的宝贝来,想要我们家主人施医赠药?做白日梦去吧!”

    说完,他冷傲地甩袖就走。

    苏落眉宇微皱。有怎样的主子就有怎样的奴才,这位冷管家言行举止如此趾高气扬,那么,冷药师想必也非常难缠了。

    不过,任你是高级炼药师又怎样,难道还高的过传说中的紫火老人?他老人家花费毕生心血而著的《无名丹方》可是在自己手中,还有那名扬天下的紫火药鼎,你冷药师可有?

    苏落挑眉示意左药师。

    左药师眼底闪过一抹苦笑。

    炼药师之间等级森严,他这位中级炼药师在别人面前还可以抖擞抖擞,但在高级炼药师面前却只能低眉顺眼。

    而人人都知道,这位冷管家从小陪着冷药师一起长大,两人相交莫逆,冷药师一心钻研医术,所有的琐事都交由冷管事打理,所以,从来都只有冷管家在别人面前傲慢,却没人敢在他面前傲慢。

    就连他左某人,遇见冷管家,那也是直不起腰的。

    左药师堆起笑容,叫住正欲进去的冷管家。

    冷管家回头看到左药师,微微蹙眉,神色间也不甚恭敬:“左药师,你怎么又来了?我家主人可没空指点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疑惑。”

    说完,冷管家没有停留地走进门内,示意随从闭门。

    苏落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冷笑。

    高级炼药师就那么了不起吗?他家的一位管家就可以对中级炼药师吆五喝六?还敢当着他面闭门,完全不将对方放在眼里?

    再看左药师,只见他抚着几根山羊须,脸上无悲无喜,似乎对眼前的场景早有预料,对冷管事的态度也没有一点排斥。

    似乎对这样的场景习以为常。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难怪,难怪就连徐管家都请不来冷药师。

    苏落冷冷一笑,一把摁住即将关闭的门扉,声音坚定中带了一丝冷意:“且慢!”

    竟然还有人胆大包天的阻止?冷管家觉得很不可思议,他露出一张尖嘴猴腮的脸,一双精明而傲慢的小眼睛阴冷地瞪着苏落,高傲地扬着下颚,斜睨苏落:“哪里跑来的黄毛丫头?活的不耐烦了?”

    好粗俗无礼的管家!

    但即便他再蛮不讲理,还是有无数人跪着求他收下他们千挑万选倾家荡产买来的礼物。事实再一次在苏落面前证明,大陆上炼药师是何等令人尊崇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