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落选定这张《生肌丹方》,记下上面的文字后,便退出空间回到现实中。∑ ?!

    因为她只是灵魂进入,所以哪怕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也没人看出其中的破绽。

    苏落手执狼毫笔,在澄心堂纸上挥洒自如,写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她嘴角扬起一抹奸诈狡黠的笑容。

    她收住笔,拿起那张墨迹未干的澄心堂纸,对着它吹了几口气,很快便将墨迹吹干了。

    苏落叫住一位路过的小厮,不容置喙道:“将这个给你们冷药师送去。”

    小厮皱眉。

    平常也总有客人想面见冷药师,会暗中将名帖通过他们这些下人传递给冷药师,但是据他所知,这些人从未成功过,而且这其中还要担很大的风险。

    所以那位小厮想也不想便拒绝了。

    苏落却笑得神秘莫测,“别急着拒绝啊,你可知道,你这一辈子的飞黄腾达可就落在这上面了。”说这话的同时,苏落塞到小厮衣袖中的还有一块重重的银锭子。

    糖衣炮弹,不论古今都适用。

    小厮也算胆大,他想也想便点头,掩住衣袖快步离去。

    看着他离去时的背影,苏落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在这一过程当中,徐管家一直都疑惑不解地看着苏落,直到此时,他才狐疑地询问:“苏姑娘,你就这么有把握?”

    那纸上究竟写了什么?徐管家很是好奇。

    苏落泰然自若地端起茶杯,浅浅饮了一口,搁下后,眼波微垂,嘴角扯起一抹弧度,笑道:“不是我有把握,而是那张丹方有把握。徐管家可知道,冷药师最中意的宝贝是什么吗?”

    徐管家一本正经地说:“这不难猜,肯定是上古丹方了。”但凡是炼药师,没有一个不对上古丹方有着强烈的渴求。

    只是,上古丹方毕竟已经在大陆上遗失,就算不曾遗失的那部分,也都掌握在世家或隐世大族手中,普通的炼药师手中几乎是没有的。

    苏落抿唇而笑,笑得高深莫测。

    正在徐管家犹疑不定之际,忽然,外面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之后,厢房的门被急速推开。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各种瞧苏落不顺眼的冷管家。

    只见他阴沉着一张脸,高傲又挑剔地扫了苏落一眼,居高临下问:“你可是呈了一张纸条给我家主人?”

    苏落目光淡定,雪肤冰肌神色疏离,她抬眸扫向他,不否认,也不承认。

    冷管家冷笑地阴森莫测:“没想到你这丫头竟然还有这样的心计,告诉你,你很幸运,我家主人已经答应见你了,跟我走吧!”

    冷管家对苏落的态度是不屑外加鄙夷的。

    此刻的他犹如纡尊降贵般,施舍般对待苏落。

    徐管家虽然生气冷管家的态度,但是知道冷药师答应要见苏落后,他眼角眉梢都是喜色,因为这代表着冷药师极有可能会亲自出手相救。

    然而,苏落的表现却让他大跌眼镜。

    只见苏落面上无波,冰色琉璃般的美眸漠然地看了冷管家一眼,转身朝徐管家淡然道:“我们来了已经有些时候了,也不知道家中病人如何了,我们先回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