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可恶!”冷药师大骂出声。‖ ~?

    冷管家心中一喜,然而,还未等他的笑意传递到眼底,却见冷药师一把将他掷在地上,恨恨地说,“一定是你这臭奴才傲慢无礼怠慢了她!哼!若是那姑娘不见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冷管家还不解气地踹了冷管家的脸一脚,他就穿着那件脏污的工作服飞奔而出。

    冷管家抱着被踹的七晕八素的脑袋,抑郁地快疯了。

    他到现在还想不明白,为何一张小小的纸团有那么大的魅力,竟然让他家主人弃炼制了七七十九天的丹药于不顾,直接就跑掉了。

    不过冷管家能够坐上这个位置多年,毕竟不是傻子,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追着冷药师的身影,也往大门口跑来。

    冷药师飞奔到门口,看到门口黑压压的一片人,却不知道哪位是写出上古丹方的姑娘。

    而门口那片黑压压的人都不曾见过冷药师的真面目,所以也没认出来眼前这脏污狼狈的老头就是他们哭着求着要见之人。

    刚好这时候冷管家也出来了,他大步朝苏落走去,神色间已经完全变了,不再是趾高气扬,而是换了一副卑躬屈膝的态度。

    他谄笑着拦在苏落面前:“这位姑娘请留步,我家主人亲自来了,您看……”

    苏落平静地瞥了他一眼,顺着他的视线朝那个方向望过去。

    “生肌丹方……”冷药师一脸激动兴奋的模样,开口就欲询问。

    苏落淡笑着递去一张澄心堂纸。

    苏落之前将生肌丹方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已经到了冷药师手中。此刻,她递出的是第二部分。

    苏落从容不迫地看着冷药师,她就不信,这样还诱惑不了他。

    果然,如苏落所言,冷焰这个人纯粹就是药痴,他有艺术家的特点,不修边幅,不拘小节,整个身心都投入到炼药事业,为之奋斗终身。其余的东西在他眼中,那都是狗屎。

    “我想请冷药师去救一个人,不知道冷药师可否移步?”苏落见几乎将整张脸都埋进澄心堂纸里的冷药师,淡淡一笑。

    “那最后的方子……”冷药师神色间难掩激动。

    “若是能治好病人,那最后的方子自然双手奉上。”苏落笑看着他,“不过,如果冷药师没有把握的话,那就当我没说过这番话吧。”

    说完,苏落转身就走。

    “行!老夫跟你去救人!”冷药师被那三分之二的上古丹方吊的欲仙欲死,心痒的不得了,恨不得能拿到全部,然后深入研究他的七天七夜。

    “冷药师果然是识货之人,不像有些人,呵呵。”苏落似笑非笑地扫了一眼冷管家。

    此时的冷管家脸上有一道清晰的鞋印,很显然被人踩过。

    冷药师冷冷瞪他一眼:“回来再收拾你!”说完,他率先爬上马车,一个劲的催促苏落,“赶紧的,快上车,还等什么?”

    很显然,苏落那三分之二的上古丹方成功吊起他的兴趣,吊的他差点抓耳搔腮,恨不得立刻治好了病人,拿到全部丹方才好。

    南宫流云,等我,我一定会让人治好你的!苏落暗暗握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