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落无法辩驳,很显然这是事实。∑ 。

    “殿下原本的伤势已经控制住,是不是你一拳过去,将殿下打的吐血?!”凌风步步紧逼。,恨不得一口将苏落吞了。

    “……”苏落额上青筋跳动!事实确实如此,但是……

    “刚才在殿下晕倒之际,留在他身边的你,苏四小姐,是不是连扶都没扶殿下一下?”凌风气势汹汹。

    “……”苏落心中那叫一个憋屈啊,她又不是不扶,只是被南宫流云身后的虚影刺激地回不过神好不好?

    怎么听凌风这么一抱怨,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十恶不赦地立即就该推下十八层地狱?而南宫流云就是那舍己为人的高大形象?

    就在苏落纠结的时候,凌风望着她的眼底闪过一抹同情,他又默默望了一眼状似虚弱无害的自家殿下,嘴角抽抽,镇定地转身出去,他还很好心地随手将厚重的玄铁门关上。

    “喂——”眼看着玄铁门被关上,苏落顿时欲哭无泪。

    这下好了,偌大的宫殿,帷幔翻飞,华丽奢侈的白玉温泉池,池水波光粼粼,清澈见底。

    热气氤氲,暧昧的因子似乎在空气中蔓延。

    苏落迟疑地立在当地,迟迟没有转身。

    忽然,苏落听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她瞬间转过身,却没有发现南宫流云的身影,只看到不断冒着气泡波光涟漪的温泉水面。

    “不是吧!”苏落急忙朝南宫流云所在的地方飞奔而去。

    池水清澈见底,所以苏落一眼就看到沉到水底,似乎沉睡过去的南宫流云……

    他滚进温泉池里去了?

    苏落想也不想,扯下外袍,姿态优美地约进温泉池中,奋力朝南宫流云所在的位置游去。

    很快找到他,苏落想将他拖出水面。

    南宫流云什么时候竟变得这么重?苏落心中暗暗叫苦。

    潜在水底的她拖着南宫流云欲往上浮,但却悲哀的发现,此时的他竟然重逾千斤,任凭她如何用力都扯不动分毫。

    而且更让人心惊的是,他在水底憋气憋的脸色发紫,似乎下一刻就要窒息而去。

    这个男人,好好地怎么就滚进去了呢?

    苏落心中那叫一个郁闷!今天怎么尽出邪门事儿?先是南宫流云身后的诡异虚影,再是好好的庄园被毁成碎渣,然后是这具重逾千斤的身体?真是处处透着诡异。

    苏落觉得她真该找个时间去庙里拜拜了。

    不过眼前,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南宫流云憋气憋死吧?

    苏落虽然憋屈的要死,但是想了想,最终她还是闭上眼,恶狠狠地主动送上香唇帮南宫流云渡气。

    清澈的温泉水底,白玉铺就的玉璧之上,一对缱绻仙姿的男女双唇紧贴。

    闭上眼的苏落没有发现,距离她近在咫尺的南宫流云眉梢挑起,闪过一道兴味的笑意。

    他,分明早已苏醒!他,分明是故意跌落温泉池!他,分明是算准了苏落会救他!

    但是苏落不知道,此时的她一边腹诽一边给他渡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