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百辟

海棠月 作品

    “这?“一下子被对方猜了出来,酒疯子这心猛的跳了一下,其实这不过只是他想多了罢了,自认为这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朋友的事情罢了,其实这要是放在别人的眼中看来,并没有什么值得愧疚的,不过很快,酒疯子又恢复了过来,他的目光也只是轻微的闪烁了一下,便紧跟着露出几分笑意来,有些解释般的说道:“说我是酒疯子,看来你劳三哥不也是,一下子就能闻出这酒是来自中原,没错,今儿个我有个从中原来的朋友给我带了这么一坛,你是我在漠北之地最好的朋友,这般的好东西,自然不能不与你分享,所以我才会这么晚过来,只盼着没打搅你才好!”

    解释归解释,酒疯子这话,终究还是说得有些婉转了些,连带着那语气都客气了起来,当然了,这些个不寻常的举动,劳三哥也并没有注意,他将那酒坛这么一甩,就已经放到了桌面之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时间在这房间里高温烘烤下的缘故,那木桌有一丝明显的干涸姿态,倒是和那两个偌大的土碗配搭得十分的微妙,大抵干着这打铁之类的,多是那些个粗犷之人,平日里讲究的就是个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也就不如那天香楼什么的,要那般的讲究,之间那酒坛这么微微的扬起之间,已经满满的倒上了两碗,这一刻,劳三哥才开口说道:“你我之间说这些没用的作甚,只要用酒,别说是现在,你就算是还晚来上一两个时辰,我也不会介意,倒是每一次都是你带酒来,我从没有回请过,等这一单买卖做成了,我定然要好好的请你一回,让你一次性喝个够,来,咱兄弟两,先走一个!”

    这手端起那酒碗,就有种想要猛灌一口的冲动,当然了,这也算得上是正常的心思,在劳三哥的眼中看来,这就清淡至极,就算是将这一碗全干了,也和没喝一般,全然不用顾忌,但酒疯子却是知道这酒的厉害,这要是按照往常那样,一碗接着一碗,恐怕喝到第二碗时,非得把人给热疯了不可,当下这手顺势这么一伸,那速度极快之间,已经拿捏住了劳三哥端碗的那只手,这言语间也急忙的阻止道:“兄弟,这酒虽然寡淡了些,但却不是这么个喝法,来,你跟着我,满满的来,保证能够让你叫出个好来!若真是这般急切了,反倒是没有这四季酒的品调了!“

    自个的行动受阻,劳三哥自然有些不解的看着酒疯子,心里面琢磨着既然已经将这酒拿了来,又那有不让人喝的道理,当然了,这些个心思,并不会影响他停下来,毕竟对方这般做,自然有自个的理由,特别是当这四季酒三个字出口的时候,他忽然间就释然了起来,只是这目光,依旧打量在那酒碗之上,一缕不太相信的神色,从哪眼神之中渗透了出来:“你说这是四季酒,酒疯子,你这可不是在开玩笑吧,它若真是那绝世的佳酿,那这位送你酒的朋友可不简单啊!”

    “你知道这酒?”似乎对劳三哥这番话有些不敢确信的味道,他酒疯子可谓是嗜酒成痴,都不知道这世间还有这般东西存在,像劳三哥这样,一个打铁的人,又怎么会知道这个东西呢,看样子,他可不只是一个打铁的这么简单,难不成,那秋十三娘口中要找的人,真的是他不成,好吧,这些个心思,终究还是埋在心里,并没有说出口来,倒是被酒疯子这么一问,那劳三哥立时有种想要去炫耀几分的冲动一般,顺口就接了过来:“那是自然,在这百年前的中原之地,有个农井山庄,里面的人,并没有什么显赫的地位,也没有什么绝世的武功,但是放眼江湖,却是对这个山庄格外的尊敬,其缘由就是因为酒,江湖人嘛,豪气为先,自然少不了这个酒字,而农井山庄所酿造的酒又可谓是绝对的珍品,这四季酒,更是精华中的精华,奥妙得很,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缘由,这个传承了数十年的山庄在二十多年前,一夜之间就从江湖中销声匿迹,从此不知所踪,而这四季酒也就成了绝响,我原本还以为,这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却没有想到它是真的存在,你的这位朋友能够将他搞了来,看见他可不是什么普通人,而且还送给你,想来和你的交情,也到了莫逆般的程度!”

    说道这儿,劳三哥自然停了下来,趁着酒疯子手缓缓放开的同时,他顺势将那酒碗放到了嘴边,轻轻的喝了一口,当然了,这第一口,除了甘冽清香之外,也没有什么好特别的,但即便是如此,劳三哥还是觉得特别的享受,任由谁这般卖力的劳作之后,那喉咙间都会有一种干涸的感觉,此刻能有香甜的美酒入口,就相当是那久旱之后的甘霖一般,大地自 你现在所看的《鸿蒙百辟》 第98章 对酒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鸿蒙百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