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婚约

爱吃肉的妖菁 作品

    秋子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陆心瑶不希望让霍向南知道她要去堕胎的事,她便努力地隐瞒着,就连两主仆出门时管家问起,也是随意地说是到外面去逛一逛。

    管家没有多心,叮嘱了几句就走开了。

    陆心瑶没有用家里的司机,而是选择自己开车到那个地方,说起来还真有点远,一个多钟头以后才好不容易到达那个地方。

    周遭的环境都是陌生的,她之前根本就没有来过这里,这地儿与她居住的繁华地段当真有着明显的区别,她下意识地蹙起了眉头,那医院就在马路的对面,看上去是根本无法与祥和以及律林相比的偿。

    她不禁有些怀疑。

    “秋子,这医院真的行吗?撄”

    其实也难免她会质疑的,毕竟这医院看上去也不算大,那几栋楼看上去还有些旧。

    秋子在旁边不住地点头。

    “绝对可以的,小姐,其实哪间医院都接堕胎手术,这医院是这地儿最好的医院了,而且,还离我们那边有一定的距离。”

    是啊,确实是足够远了,这样远的地方,估计消息不会传到霍向南的耳里。

    她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

    这个孩子,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留的,就算真实存在在她的身体里,那又怎么样?就算流着她的血,是她的骨肉,那又怎么样?

    这个孩子的来历不光彩,只会令她想起那些可怕的事,既然如此,她也没有必要把这个孩子留下来。

    唯有把这个孩子拿掉了,她才能回到之前,就当这个孩子不曾存在过!

    她咬牙,抬起头将车子开进医院的停车场,随后下车甩上车门。

    “走吧!”

    她抬步往前走,秋子见状,立即跟随了上去。

    即便已经知道肚子里有一个孩子,但一些手术前的检查,还是必须做的。

    花费了一个多钟头,才好不容易把那些检查做完,当拿着结果到医生那里时,已经是两个钟头以后了。

    医生翻阅着报告,越往下看眉头便越蹙得更紧。

    半晌后,她才抬起头望过来。

    “陆小姐,你这是打算打掉这个孩子吧?”

    “对。”

    医生将报告放在桌子上,面容难免有些严肃。

    “陆小姐,我建议你把这个孩子留下来。”

    听见她的话,陆心瑶不由得失声尖叫。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留下这个孩子?不,我不要这个孩子!我要拿掉这个孩子!”

    这样的病人似乎并不少见,医生的脸上也没有流露出诧异,她只是耐着性子,慢慢地跟她解释。

    “陆小姐,胎儿如今还不到一个月,这个阶段我们是不建议进行流产手术的,因为胎儿太小了,手术的危险性会提高。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是,陆小姐你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做这个流产手术,你身子虚弱,若是……”

    “我不管!”

    她猛地站起身来,也不想继续听下去了。

    “如果你不给我做手术,我就去其他的地方!反正,这医院多得是,也不缺你这一间!我就不信,其他医院的医生也不肯给我做手术!”

    说着,她就转过身,想要离开诊室。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纵使如此,医生还是必须将她未说完的话说出来。

    “陆小姐,若是你执意拿掉这个孩子,恐怕你以后都没有办法再当一个母亲了!”

    陆心瑶的步伐顿住,后背僵直着,耳朵里嗡嗡作响。

    这……是什么意思?

    倘若拿掉这个孩子,她就无法再当一个母亲了?

    秋子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医生。

    “怎么可能?只是拿掉一个孩子而已……”

    “没错,只是拿掉一个孩子而已,”那医生面容严肃,“如果是普通的人,手术得当,不会发生什么问题,可是,我刚才也说了,陆小姐的身体虚弱,要是执意进行手术,我们无法保证术后的恢复,说不定,手术期间还会发生大出血的现象。”

    陆心瑶的脸色苍白,她是真的听不懂这医生的意思。

    为什么只是拿掉一个孩子,之后就会变成无法生育的下场?就因为她的身体虚弱?

    不,她不相信,她不相信老天会对她这么残忍。

    这个孩子,是被轮,奸才会怀上的,是一种耻辱,她连一分一秒都无法忍受它的存在,现在,既然要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她做不到。

    要是生下来了,她就得面对它一辈子,叫她面对这个耻辱一辈子?她会疯掉的,她真的会疯掉的!

    陆心瑶转过身,快步地走到了医生的面前,神色急迫。

    “你都是在骗我的对不对?怎么可能我拿掉这个孩子,以后就不能生育了呢?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

    医生掰开她紧攥着自己衣领的手,就算有些不悦,但也没有表露。

    “如果陆小姐不信,尽管到其他的医院再做一番检查,我敢说,他们说的话会跟我今天跟你说的一模一样。”

    她的脸色白得吓人,身子也摇摇欲坠。

    要把孩子生下来吗?要忍受十月怀胎生下这个耻辱吗?

    她该怎么办?她又能怎么办?

    良久以后,她的声音带着抖意传了过来。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医生叹了一口气,遗憾地摇了摇头。

    “这是最好不过的办法了,陆小姐还请好好珍惜这个孩子,每一条小生命降临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一种幸福,毕竟,这会是你唯一的孩子。”

    她阖了阖眼,若不是秋子及时扶住,恐怕她早就摔倒在地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要让她遭遇那种事,还要让她怀上孩子?

    这个孩子,她根本就不想要啊!可是如今却要她生下来,甚至,没有其他的选择。

    秋子见她脸色惨白,嘴张了张,本来说几句安慰,终究,还是说不出来。

    她是知道这个孩子怎么来的,因此,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不管是生下来还是不生下来,都是令人痛苦的,再说了,现在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她唯有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不然的话,以后她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当一个母亲是每个女人都会有的梦想,自然,也包括陆心瑶在内。

    可是她怎么都想不到,她的孩子,竟是这样来的。

    她就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秋子搀扶着她走出医院,她抬起头看着头顶上的天,明明不过接近黄昏,那光却丝毫照不进她的世界。

    她的世界,此时是一片黑暗,暗得让她觉得窒息。

    她根本就不想生下这个孩子,但老天的意思很明显,要么,就生下这个孩子,要么,以后都别想当一个母亲。

    她觉得头疼极了,她想不通,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她?

    “小姐……”

    秋子小心翼翼地看着她,陆心瑶回过神来,烦躁地甩开了她的手。

    “你自己想办法回去,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秋子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看到她大步地朝着停车场而去。

    她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有追上去,无论是她还是她,都没有想到到医院来会得到这样的一个结果,也难免她会那么不愉快的。

    陆心瑶走到车子旁拿出钥匙解锁,她坐进驾驶座,启动车子滑出了医院的减速带。

    她的手握紧了方向盘,脑子里是乱成了一团。

    生,还是不生?

    这样的一个问题在她的脑子里不停打转,要是生下来,她就必须面对这个孩子一辈子,每当看到它,都会令她想起那段可怕多久经历;要是不生下来,那么,以后她都无法再生育,自然,也没有办法当一个母亲,更别说是替霍向南生孩子了。

    为什么老天要对她这么残忍?

    她咬着下唇,越想越觉得难受,这个孩子就在她的肚子里,犹如一个定时炸弹,存在的每一天,都活生生地提醒着它。倘若她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那么,还得十月怀胎。

    她真的不想生下来啊!真的不想啊!

    陆心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里。

    外头的天早就暗了下来,她漫无目的地开着,那些车头灯不时地晃眼,她蹙起了眉头,觉得更烦躁了,干脆就打着方向盘开进一处人车极少的路。

    这段路,由于两边通行的道路狭窄,再加上周遭大多数都是废弃的工厂,很少会有人经过,只有那其中还有几户人家,斑驳的旧楼屹立其中,显得寂寥。

    路灯隔上几个还有些是坏的,她开了一路,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车经过,干脆的,她就踩下油门,让车子开得更快一些。

    那车速让她的神经不由得沸腾了起来,唯有在这种时候,她才会觉得自己不再那么难受。

    另一边。

    秦振时趁着空隙,抬起腕表看了眼时间。

    已经是八点多了,稍早前秦桑曾经给他打过一通电话,问他究竟什么时候回家,说她给他做了一顿好吃的,想到这里,他是不禁笑弯了眼。

    这已经不是女儿第一次为他下厨了。

    记得她第一次进厨房,还是十来岁的年纪,在读初中的一个小小人儿,竟然说要下厨给他做饭,他心疼之余又不好拒绝,这个小丫头片子毕竟是第一次做饭,做出来的东西不是太咸了就是太淡了,就连那青菜也是老得几乎嚼不动。

    然而,他却全部吃了进去,因为,那是女儿第一次为他下厨。

    那份心意,就足够让他感动了。

    在那之后,秦桑跟着家里的佣人学习做菜,慢慢的厨艺便上去了,其实,当时的他是知道的,秦桑就是在那个时候喜欢上了霍向南,努力地学习做菜,或许目的并不纯粹。

    可是也仍然令他高兴不已,他的宝贝女儿终于长大了,情窦初开了。

    再后来,她厨艺精湛了,做出来的菜很好吃,都能让他吃上两碗大米饭。

    只是在她出嫁以后,就甚少回家了,他也没再吃过她亲手做的饭菜,今天晚上,终于有口福了。

    想到这里,他就难免有些迫不及待。

    他今天特地到制药厂去看看进程,所 你现在所看的《限时婚约》 第一百零九章 秦振时之死(精彩,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限时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