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当诸葛封听到,林桐对出租车司机说去游乐场时,诸葛封当时就有种踹门离去的冲动。奈何自己没有那么大脚劲,只能听天由命了。

    龙市嘉年游乐园是龙市唯一的一个游乐园。里面的设施也算应有尽有了,凡是孩子们能想到的,在这里基本上都可以玩到。

    看到林桐在蹦蹦床上和三两个幼儿园的孩子一起玩耍时,诸葛封就感到深深的无奈。不过那对跳动的大山峰,倒是不由得吸引了诸葛封的目光。

    林桐是个具有成熟美的女孩。不论她的穿着还是打扮,都非常成熟,算是个有独特魅力的女孩。

    “你看够了没?”林桐香汗淋漓的从蹦蹦床上走了下来,看着诸葛封的眼神带有一丝坏笑。

    诸葛封假装没听见的轻声咳嗽起来,还好林桐对此并未做太多的追究。只是指了指远处一家冰激凌店,略带撒娇的说道,“跳的好累,我要吃冰激淋。”

    有了上次和姜文舒独处的经验,诸葛封知道自己不能再说‘没钱’了,可自己真没钱了,那会儿唯一的几块钱也买了早点。

    虽然老猪每次塞钱给他,但他用的很少,都存在了银行里。

    两人背离家族来到了中国,老猪付出的心血比他要多得多。诸葛封已不好意思再花老猪给的钱了,因此平日只带很少的钱,也就刚够吃饭。

    看了看四周,诸葛封突然停下目光,拉起林桐的手跑了过去。

    “下象棋喽,一盘五块,要是谁能让我老头子输,我就自掏二百。”一位头上已没头发的老头子不停的在那里吆喝着,路上的行人压根就不理会。

    敢在这里摆摊下棋的老人,棋艺早已是成精了,没有人愿意充当傻帽去花钱下棋。

    看到跑过来的诸葛封,老头子笑了,“怎么,小伙子,你想下棋?”

    诸葛封扫了一眼老人身上所带的徽章,不由得一笑,“对,我是要下棋,林桐,掏五块钱。”

    林桐疑惑的看了诸葛封一眼,还是掏出五块钱放在木盒里。

    一盘对弈在一老一少间展开了。

    一开始老头子还一边扇着扇子,一边下着棋,后来扇子放下了;等又走了几步,老头子从凳子上起来,蹲在了地上,两眼目不转睛的看着棋面;又过了一会儿,老头子的汗渍打在了棋面上,他脖子上就挂着一块擦汗巾,显然是忘了用了。

    时间流逝着,林桐虽然懂象棋,但根本不知其中的精髓。

    不过看到老头子的神色时,也明白了诸葛封下棋很厉害。看到诸葛封汗水落了下来,林桐拿出一块纸巾为他擦了擦。

    “你可多走九步,不出十步,这便是死棋。第十二步,无论你怎么走,你都已经输了。”诸葛封从地上站了起来,双腿已经麻了,差点儿摔倒,林桐急忙伸手扶住,抓住林桐的纤细的胳膊时,令诸葛封不由心中一荡,略带歉意的看了林桐一眼,站在了原地。

    老头子还在苦思冥想着。

    又一盘棋的时间过去了,老头终于抬起了头,脸上竟带有欣慰,“本以为你荒废了国粹,没想到棋风依旧如此犀利,老头子我真是欣慰啊!你看起来,比以前要强得多了。”

    老头子边说,边递给了诸葛封两百块钱,没有一丝不舍。

    诸葛封欠了欠身,“前辈过奖了,当初我口出狂言,若惹怒了前辈,还请多担待。我从未想过有天会与前辈您平起平坐,只怪当时年少轻狂。”

    老头子甩了甩腿,又扭了扭脖子,边收棋谱边摆手说道,“世间本就强者为道,我因年长却被你尊称为前辈也甚是惭愧。我那不肖孙儿过几日会来找你,我是拦不住的,你就要想法子喽。”

    余晖渐渐来临。

    老头子背着一破旧背包,与黄昏之线竟好似成了一体,像一落寞英雄,在黄昏中归去的英雄。

    “半生弈,本是轻狂少年郎,无敌手;黄昏雨后,渐苍老,竟留残奕迎后生,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老人黄昏下斜长的影子,留下了一首词。诸葛封默默的注视着老头离去,眼眸中除了敬仰就是敬仰了。

    林桐不适时宜的拉了拉诸葛封的衣角,小声说道,“那古怪老头是谁啊,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诸葛封回过神来,带着林桐去了冰激凌店。

    走在路上时,诸葛封淡淡的说,“我是不能对你说出他的名字的,因为我打败了他。可他在我心中却是永远也不可战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