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在华夏国,可能还有些人不知龙建国的名字,但若放在龙市,不知龙建国的人定是个傻子。

    龙建国对面前这个小子很是恭谨,但这小子竟然不知龙建国的样子,这让在场之人着实有些震惊。

    龙建国只是觉得有些尴尬,对此却没有丝毫不满。反而低声下气的说道,“我的名号还入不了诸葛先生的耳目,但还是荣鄙人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龙跃企业的董事长龙建国,这是我家犬儿龙斌,孽子平日里最爱捣蛋,如得罪了诸葛先生,还请诸葛先生多多包涵。”

    诸葛封在脑海里思索一下,压根不知这人。在华夏国,自己好像还没和企业家有什么接触吧!诸葛封依旧一脸困惑的看着龙建国。

    龙建国看到诸葛封的反应连忙解释道,“诸葛先生不认识在下也实属正常,但我与令尊有些许交情,当年承蒙令尊不弃,放下身段指点了我们龙跃企业一下,虽是皮毛指点,却造就了龙跃企业今天的辉煌,当年令尊大恩,龙某不敢相忘。却不知令尊近来可好,望先生替我向令尊问一声好。”

    诸葛封微微一怔,没想到自己会在华夏听到有关父亲的消息。

    诸葛封的眼神暗淡下来,淡淡的说了一句,“劳你挂念,家父尚好,不必多问。”

    在场众人这才明白,原来面前这小子的父亲曾经帮助过龙建国。可像龙建国这样的商人,根本不是什么重情重义的侠客,所谓奸商奸商,自然是老奸巨猾,有必要因为一丝恩情就对其儿子这般委曲求全么?而且还为此打了自己的独子。

    龙建国眼光中闪过一抹异色,当即笑了笑道,“令尊当年指点了本公司,让公司十年来的发展都是蒸蒸日上,想必诸葛先生的才华不亚于令尊,先生至今也还是一学生,若诸葛先生不嫌,我诚邀诸葛先生加入我们龙跃集团的顾问团,薪金方面,诸葛先生可以随便开。想必先生如今也是缺少资金的吧!”

    诸葛封听到这话,眼神瞬间冷了下来。看的龙建国不禁打了一寒颤。

    “我希望你老老实实的做一企业家,不要再去调查我的父亲,否则,我不管你是龙跃还是虫跃,我会让它在地球上消失的。”诸葛封听到龙建国说的话时,便知道龙建国调查了他的父亲。

    他可不相信龙建国会按什么好心,为了报答自己的父亲而给自己按个高薪职位。肯定是调查了父亲,而且已经查到诸葛家族了,否则一方大企业家,绝不会这样放下身段的招揽自己的。

    父亲这个名字在诸葛封心里有着很重的地位,他可以让人调查诸葛家族,但绝不会让人调查他的父亲。那是对他在天之灵的一种玷污,决不允许!

    龙建国尴尬的笑了笑,同时更加坚定了一个想法。

    这诸葛封确实聪明了得,单凭几句话就分析出了自己之前做了什么。看来资料没有错,诸葛家族确实是一个神秘的天才家族,就算不能把他拉拢到自己的企业,也绝不能树立这样的劲敌!

    龙建国扯开话题,依旧恭谨的问道,“不知诸葛先生来赌场做什么?若是想玩,我愿陪诸葛先生。”龙建国心下已经决定,今天一定要输个几百万,陪诸葛少爷乐呵乐呵,可得把他伺候好了。

    龙建国正要让助理去取上几百万的筹码,诸葛封说道,“不是,我今天是来领人的。”

    “领人?”龙建国是个精明人,自己儿子得罪了诸葛封,可是人家刚才根本就没计较,证明不是自己的孩子。剩下的就是几个成年人了。

    当龙建国看到张萌后,笑了,没想到诸葛家族的少爷也是个好色的人。

    “是张小姐么?”心里揣测到诸葛封要带走的人是张萌后,对张萌的称呼也变得尊敬起来。

    “是。”

    “张小姐是我刚才赢过来的,唉,本来今晚还想……算了,既然诸葛先生想要,那就给诸葛先生便好了。”

    诸葛封冷笑了一下,果然是老奸巨猾的奸商,为了让自己欠他一人情,什么不要脸的都能说出来。

    当诸葛封看到张萌如获大释的样子时,突然想到她在校门口那副嚣张的模样,诸葛封的玩心来了。

    诸葛封走到了张萌面前,张萌刚准备小声说声谢谢,诸葛封突然捏住了她的下巴,把她的脑袋轻轻的抬起来。

    张萌没想到刚刚救了她的诸葛封会这样,有些不知所措,没了反应,任由诸葛封这样摆弄着。

    诸葛封的脸贴的张萌很近,两张完美无暇的脸靠的如此之近,倒有一种美感。

    不过林桐可不觉得,看到诸葛封那样,小手不由得攥紧了衣角。

    “怎么?人家把你送给我了,你晚上是不是要好好服侍我?”诸葛封邪邪的笑着,眼中尽是戏谑之色。

    张萌身子微微一颤,今天所受的刺激太多了多了。诸葛封这一下让她彻底站不稳了,顺势倒进了诸葛封的怀里。

    诸葛封身子一僵,没想到张萌会突然倒在自己怀里。

    少女淡淡的处子之香飘进了诸葛封的鼻子里,这种感觉诸葛封还是第一次,他浑身动弹不得,僵硬的站在原地。

    “咳咳,你俩这是干什么呢。”林桐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不满的看着这二人你侬我侬。

    诸葛封尴尬的把张萌从怀里推开,张萌的脸红到了耳根,像个番茄一样,诸葛封把手插到了裤兜,来减缓自己的尴尬之色。

    “那个……我们先走了。”诸葛封挠了挠头,转过身对龙建国说道。

    龙建国对诸葛封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一副我懂的表情,说道,“诸葛先生走好,祝你玩的愉快,不知能不能得到先生的电话号码?”龙建国满脸的讨好之色,眼中带有深深的期待。

    诸葛封心里虽暗道麻烦,但还是把电话给了龙建国。

    诸葛封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人情肯定是欠下了,迟早都是要还的。

    诸葛封正要走,却被张萌拉住了衣角。回头看了眼低头的张萌,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她的父亲,张学更。

    诸葛封打心眼里不想管张学更,一个把自己女儿都能赌出去的赌徒,这样的人已经丧失了最起码的良知,连良知都丧失的人,根本不配活到世上。

    不知是不是因为诸葛封刚才占了张萌的便宜觉得有些亏欠。看到张萌低头,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一软,指了指张学更对龙建国说道,“这人对你没用吧!没用我就带走了。”

    龙建国急忙点点头,张学更的公司如今已在自己手上了,如今他对自己,还不如他女儿对自己来的有用。

    既然能给诸葛封一个面子,自然是再好不过。

    张氏子女就这样唯唯诺诺的跟在诸葛封身后。张萌从二楼下来,看到自己的小弟还在喝酒玩闹,嘱咐了其中一人一句,便与诸葛封和林桐走出了酒吧。

    “你已经输了一切。”诸葛封临走时对张学更说道,“只剩下一个女儿了,我希望你醒悟,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救你,你好自为之。”

    “还有,你的女儿已经不属于你了,她是我的,你没资格拿她做赌注了。”

    这句话说的有些歧异,诸葛封自己说出来都有些别扭。但为了张萌好,还是讲了出来。

    张萌就更别提了,刚刚退下去的红潮,又一次的涌上了脸颊。

    诸葛封和林桐就这样肩并肩的走了。

    张萌呆呆的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诸葛封并没有要她怎样,让她心里竟然微微有些失落,以为自己对于诸葛封没有吸引力。

    女人就是这样,男人贴的紧时,觉得害怕、厌烦;可一旦放开了手,又觉得自己魅力不够,失落的感觉也随之而来。当然,这一切只是心理反应,无关乎爱情。

    想起诸葛封临走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张萌心里泛起一丝甜蜜,这种甜蜜只是被人关心所带来的甜蜜。

    ‘还是把头发染回黑的好,没人爱,也要自己爱自己’

    ……

    诸葛封没有察觉到送林桐回去的路上时,林桐的一路缄默。把林桐送回了家,自己也快步回了家。

    昨日一晚未归,自己只是给老猪电话上报了一下平安,诸葛封对此有些过意不去。

    老猪在诸葛封的心中,地位不亚于其父,自己从小就是被老猪抚养长大的。

    记得小时候,老猪在诸葛家做大管家。每次过节给孩子们分礼物都是他安排,别的孩子收到一份礼物自己却能收到两份,一份是爷爷的,另一份就是老猪的。

    从小诸葛封就觉得,除了父母,这世上只有老猪是最爱他的。

    所以当老猪提出要与诸葛封一起来华夏时,诸葛封表面上虽不同意,知道老猪来了华夏,在诸葛家地位就会一落千丈。但心里却存着私心,想让老猪陪自己过来。

    十八年了,自己没一天能离开老猪。

    “老猪,真是不好意思,昨晚一女同学喝多了,我怕她有事,便陪了一晚。”诸葛封一边吃着老猪给做的香喷喷的饭菜,一边口齿不清的对老猪含糊道。

    老猪看着诸葛封邋遢的吃相,慈爱的笑了笑,“老仆知道少爷平安便好了,不过少爷可别忘了自己婚约在身啊。”

    听到老猪的话,诸葛封突然想到了姜文舒。又是一种烦躁感,诸葛封应付的点了点头,对于爷爷那代人的指腹为婚,第一次有了这么强烈的厌恶。

    他们这些人是怎么知道将来生出来的正好是一男一女啊!万一他吗的是两个男人呢,诸葛封想到这里顿时没了食欲。

    “聪少爷过几天会来。”

    “哦,这个你已经说过了。”诸葛封坐到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书翻阅起来,漫不经心的答道。

    “您的未婚妻,冷月姑娘会带着聪少爷一同前来。”

    噗~!

    一口热茶从诸葛封口中喷出。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