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倒不是因为冷月是诸葛封的未婚妻,诸葛封才会这么的慌张,而是冷月自带的杀人功能让诸葛封有些害怕,她有张天生的娃娃脸,甚是可爱,用网络语说那就是萝莉。这不是好事么?自己未婚妻这么可爱漂亮,多少男人求之不得,可其性格却也是个娃娃。

    诸葛封和冷月可是说的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被冷月从小折磨到大。冷月天生下来的娃娃性格,最主要的就有两点,一是黏人,还谁也不黏,就黏诸葛封;二是爱哭,稍微欺负一下,直接就会大哭起来。

    这可以说是男人们最讨厌的两种女孩性格了,诸葛封是个男人,自然也不例外,诸葛封从英国来到华夏的时候,没有和冷月说,诸葛封知道,自己一旦说了,那丫头不是把自己黏的死死的,就是不让自己走,然后用她的必杀技眼泪来折磨自己。

    诸葛封早上无精打采的来到教室,昨晚上老猪和诸葛封说了冷月要来的消息,他就再也没了往日的活力。

    下了第二节课是同学们上课间操的时间,姜文舒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她的好闺蜜一同出教室,而是让其先走,看教室的人走的差不多了,眼神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诸葛封的座位。两年来,诸葛封的好习惯从来没变过,不去上课间操而是在教室里睡大觉,他的德育成绩已经是零蛋了,按杨慧老师以前对他的话来说,德育成绩幸好没有负的,要不你小子就负分滚粗吧!

    看了看四周人已走空,姜文舒站起来,踮起脚尖,静悄悄的坐在了诸葛封前面,脑袋趴在了诸葛封的桌子上,注视起睡梦中的诸葛封来。

    夏日的阳光洒进窗间,打在了诸葛封消瘦的侧脸上,斜刘海遮住了眉间那一丝忧伤,整个画面好像静止一般没了声息,姜文舒不由得伸出小手轻轻的摸了摸诸葛封高挺的鼻梁。

    “傻瓜,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从你第一天来上课起,还是从你对我那温暖的微笑开始,还是你会因为我给你递一本书而淡淡的说声谢谢时开始。傻瓜,久的连我都忘了。”

    “傻瓜,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是一个负责任的学委而管了你两年,你见过那样的傻蛋么?或许我真的是个傻蛋吧!我不敢说,我怕……连管你的资格都没有了。”

    姜文舒静静的看着诸葛封,心里在默默的念叨着两年来的思念。

    “学委,我鼻子好摸么?”

    诸葛封缓缓睁开那对睡眼惺忪的眼睛,伸了个懒腰,似笑非笑的注视着姜文舒,看着她那慌张而又尴尬的俏脸。

    “我……我找你有事的!”姜文舒乌黑的大眼睛灰溜溜的在眼眶中旋转,终于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一蹩脚的理由。

    “你的事情就是过来摸我的鼻子?”诸葛封不由得扬起嘴角,好看的弧度在阳光的映衬下留出一个完美的轮廓。

    看到诸葛封好看的嘴角,姜文舒的脸更是红了,低着头,两只手不停的搓着衣角。

    看到姜文舒尴尬脸红的神色,诸葛封有些不忍,主动岔开了话题,“好了好了,你找我有什么事,说吧。”

    姜文舒这才抬起头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看诸葛封,小声说道,“你最近是不是有复习啊?”

    “没有。”诸葛封果断的回答道。

    姜文舒疑惑的看着诸葛封,问道,“你没有复习,昨晚怎么那么厉害,几秒钟的时间,就能看出我的问题所在。”

    “想听为什么?”

    “嗯?”姜文舒瞪着一对无知的眼神,等着诸葛封的答案。

    “我是天才。”诸葛封如实说道。

    姜文舒差些从凳子上摔倒,她以为诸葛封最近收敛了自大的毛病,没想到还是如此严重。

    “我就知道你不信。”诸葛封又趴在了桌子上,看着姜文舒,并没因为姜文舒的表情而生气,他已经和很多人说过他是天才了,但多数人都不相信,应证了那句话,天才总是被误解的。

    姜文舒怕诸葛封再生气,她不想再与诸葛封闹昨日在食堂那样的不愉快了,昨日吵完架,自己心里很难受,下午的课都没听进去。

    “我信你。”姜文舒嘴上说道,顿了顿,又说道,“我想课间给你补习,你说好不好?”

    诸葛封本想拒绝的,但他竟从姜文舒的眼中看到强烈的期待,没有丝毫掩饰的期待,诸葛封一直都认为姜文舒的脑袋绝对是被驴踢了才这样,谁会愿意浪费自己的时间给他人补课呢?

    “别了吧!”诸葛封苦笑一声,“老师都说你最近学习成绩退步了,你就别给我补了,好好把自己的学习抓好就行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不要!”姜文舒立刻坚决的否定掉,抓住诸葛封的手臂摇晃起来,“你就补吧!好不好嘛,你要是进了全班前三十,我就做你女朋友。”

    姜文舒脱口而出的话,随后自己也被自己的话给愣住了,摇晃诸葛封手臂的手不再动弹,脑袋缓缓的低了下来,不敢再看诸葛封了。

    “他会不会认为我是个下贱的女孩子?他会不会讨厌我?自己真是蠢毙了,人家根本不喜欢自己,他现在肯定是在看笑话一样看着自己吧!他会拒绝吧,我真是个傻瓜。”姜文舒低头想道,眼眶微微有些红润了,她真是感觉自己太蠢了。

    “好!”

    ……

    诸葛封不知自己是怎么从教室里跑出来的,当自己说了好后,自己感到脸红心跳的,下意识的就想从班里跑了出来,准确的来说,就是我们诸葛封同学再一次逃课了。

    手机声响了起来,是宋林的,问诸葛封去了哪里,当诸葛封说自己逃课后,宋林也跑了出来,没再像上次那样胆小。

    “你小子,怎么又逃课,以后有这样的事记得叫上我,否则显得我宋林丢下兄弟,不够义气!”宋林是从班里跑了出来的,到了校门口已是气喘吁吁了。

    年少的我们,不知兄弟是何意思,只是觉得不管做什么都该一起承担,我们幼稚的用我们的方式来表达着我是你兄弟,在一段青春岁月下,留下一段美好而又让人难忘的回忆。

    诸葛封笑着拍了拍宋林的后背,“你小子慢点儿,知道学校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么,今天我请客!”

    “嘿,那就去打台球去吧,好久没打了,看我虐爆你小子。”宋林兴高彩烈的在前面带路。

    “诶?对了,你和学委课间操的时候发生什么事了,我出来时,看见学委的脸超红!”

    “滚你妹的,给老子带路。”

    ……

    欣悦台球厅就在极乐网吧旁边,是一家规模中等的台球厅,因为开在学校附近,平日里生意异常火爆,可现在正值上课时间,台球厅里的人竟也是非常多,诸葛封看到两个熟人,一个是张萌,一个是龙斌。

    张萌的头发染回了黑色,给人一眼前一亮的感觉,没了往日的成熟之气,多了些青春女孩本该有的朝气。

    两方人都在相互争吵着,张萌的第三势力和龙斌的第二势力成对立形势,躲在吧台下面的老板看到诸葛封和宋林二人进来,赶忙挥挥手要赶二人出去,“小伙子,你们来错时间了,改天再来吧,里面的人你们招惹不起。”

    宋林看到张萌和龙斌等人,脸色一变,准备拉着诸葛封跑,他可不傻的,昨日自己和诸葛封把张萌的人邱海给打了,今日撞见了,还不是要找自己麻烦!

    可没等宋林拦住,诸葛封已经大步走了进去,宋林心道麻烦,诸葛封一定是不认识张萌才这么冒失,没多想,赶紧跟上诸葛封,深怕他有什么闪失。

    “这才对吗,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染回黑色,好看多了。”诸葛封的第一句话就让宋林大跌眼镜,这……诸葛封竟然在教育第三势力老大张萌?他们俩竟然认识,还是平起平坐的那种?

    如果让宋林知道张萌还欠诸葛封一条命的话,宋林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张萌笑了笑,“没想到,一班的孩子还会逃课。”

    “我虽在一班,可别忘了,我是全年级倒数第一啊!”诸葛封笑着说道,“怎么了?你这是。”

    诸葛封从进来起就没有理会另一旁的龙斌,这让龙斌的人觉得很没面子,其中一人站出来,指着诸葛封吼道,“小子,是不是想死了?没看见我老大斌哥正在办事么?就算你想爽你身边那位臭娘们,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吧!”

    诸葛封转过头来看了一下站出来那人,然后便听见了沉重的巴掌声。

    当然,这不是诸葛封打的,对于比虾米还虾米的人物,诸葛封向来不想理会,就如大象不会和蚂蚁计较一般。龙斌这一巴掌扇的可比他父亲重多了,只见他的小弟直接倒在地上,捂着嘴,惊恐的说不出话来,自始自终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挨这么一巴掌。

    在场之人,除了诸葛封和张萌外,其余的人都十分惊讶,宋林看着倒在地上的可怜儿,他原本以为会是诸葛封倒在地上,本来宋林已经做好了搏命的准备,现在终于松了口气,但还是奇怪的看着龙斌,他不知道龙斌为什么要打他的人。

    “诸葛先生和别人说话,还有你说话的份?许翔,你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爹的股份在龙跃企业蒸发!”龙斌的话让在场的人大跌眼睛,堂堂第二势力的老大,竟然称呼自己同辈的人为先生,众人开始偷瞄着诸葛封,暗暗揣测这是什么样的人,竟会让龙少如此对待。

    其实龙斌才是有苦说不出,这个诸葛封已经搅了自己好几次的局了,本来到手的美女,却每次都因遇见他而跑了,更让人气愤的是,自己根本惹不起他,父亲龙建国已经说了,“在龙市,你可以得罪龙市市长,甚至是龙市党委,但却绝不能得罪诸葛封。”自己问原因,父亲也不说,这让诸葛封在龙斌心里显得更是神秘可怕,现在看到诸葛封,吓得腿都有些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