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诸葛封并没有理会龙斌打他狗腿子的事情,只是看着张萌,不知她与龙斌为什么同时会出现在这里。

    “没什么,这狗杂种想泡我,我不同意,就干开了。”张萌说道。

    对于张萌的大胆,诸葛封苦笑了一下。这是诸葛封从台球厅进来第一次看向龙斌,没想到这小子还是这么不长记性,看来昨晚在潮人酒吧他老子没有揍够他呀,还敢出来找张萌的麻烦。

    龙斌虽然怕诸葛封,但自己也是有后台撑腰的,他很是和气的对诸葛封说道,“诸葛先生,我希望您最好不要插手三大势力的事情。当然,我知道,你惹得起第二势力,也能打得过第三势力,但我还要提醒你,千万不要把第一势力激怒,那样对你来说也算上不是小麻烦了,而是个大麻烦,甚至是灾难!”

    张萌冷笑一下,刚要点燃一根烟,却被诸葛封夺了下来,愣了诸葛封一眼后,又对龙斌说道,“你直接说你怕诸葛封就好了!还拿第一势力来找借口,谁不知道,第一势力从不会参与这些事,你该不会不知道第一势力的太子爷是干什么的吧?”

    龙斌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变得得意起来,“你的话放在几天前或许适用,可太子爷今日发话了,他要统一龙市一中,很不幸的是,现在只有第一势力与第三势力了,我已归入太子爷门下。”

    “而太子爷说了,我随便怎样对你发难都行。”龙斌扬起嘴角,有了第一势力的太子爷撑腰,别说是一个诸葛封,就是十个诸葛封他都不怕,若父亲知道自己归顺了太子爷门下,定会夸赞自己的。

    张萌一惊,她没想到三年来毫无动静的第一势力竟然在快要临近高考时突然想要统一一中,张萌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思之中。

    诸葛封打了个哈气,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不想参与你们的事,但龙斌你小子给我记清楚了,张萌是我救出来的女人,要动她还轮不到你。”不知是出于昨日自己对张萌的轻薄,还是自己对于龙斌这小子的厌恶,看龙斌那得意的嘴脸就让自己感到尤为不爽。

    张萌诧异的看了诸葛封一眼,没想到他会这样说,羞红了脸低下了头,只听见身后一帮子人起哄道,‘姐夫威武’。

    龙斌眉头微皱,看来诸葛封真要趟这趟浑水了,有了太子爷撑腰后,他不是怕诸葛封,而是他根本不知诸葛封的底细,想要与太子爷比较一下也比较不了,虽然心中觉得太子爷会比诸葛封强些,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万一诸葛封比太子爷还要势力大呢?当初自己可是亲眼看到,连自己的父亲都对诸葛封很尊敬。

    龙斌想了想,看到台球桌后,突然心生一计,“诸葛先生,不妨这样吧!我们来打一局台球,你若赢了,便依你说的,我要赢了,只求你不掺乎三大势力之间的事,而且小弟我也是为你好,你掺乎进来,是捞不着一点儿好处的。”龙斌还是想要劝诸葛封放弃。

    张萌大喊一声,“不行!绝对不行,太不公平了,谁不知你龙斌每天不学无术,混迹于各大台球厅中,好像你还有个省级台球比赛二等奖吧!”

    龙斌没有理会张萌,只是看着诸葛封。

    诸葛封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好啊,来吧!”

    宋林差点儿摔倒,诸葛封那小子根本就不会打台球,否则那时自己也不会说要虐他,一个不会打台球的人,现在和人家省级亚军pk,那胜算能有几成?宋林不敢想象。

    张萌叫喊时,龙斌就暗骂张萌嘴大,把自己底子给抖出来,八成以为诸葛封不会同意了,谁想到诸葛封毫不犹豫的同意了,让龙斌瞬间大喜,深怕诸葛封反悔,急忙说道,“诸葛先生好魄力,够爽快,那我们就来吧!”

    一群人围在台球桌上,诸葛封和龙斌随便从桶里拿了一个杆,两人的台球赛便开始了。

    “等等。”诸葛封叫住了正要开球的龙斌,龙斌心下一颤,该不会是要反悔了吧?龙斌心里害怕诸葛封反悔,又急忙说道,“诸葛先生,要不我让你两个球,行不行?”

    诸葛封摆手拒绝,露出一副人畜无害被表情,“玩这玩意儿,怎么才算赢。”

    噗通~!雷到了众人,很多人都被诸葛封这句话雷的摔倒在了地上。

    张萌看着龙斌兴高采烈的向诸葛封讲解着规则,心里大骂诸葛封是个畜生,看他那会儿毫不犹豫的答应,还以为是个比省级亚军还牛的选手呢。没想到这厮根本不会打台球,连最起码的规则都不知道,这不是活脱脱的要卖自己么?

    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龙斌的脑瓜子得到了其父的真传,知道诸葛封一点儿也不会打台球后,龙斌很是大度的让诸葛封先开球,能和诸葛封讨好关系而又不损害自己利益的事情要常做,这是龙建国亲自传授的。

    在诸葛封开球时,张萌和宋林忍不住闭上了眼,这局结果已出,两人都不抱有任何幻想,不想睁眼是不愿意面对这惨不忍睹的实事。

    砰!经过诸葛封三秒的瞄准后,台球四散而开,一下子竟然进了三颗大号,在场的人都暗叹诸葛封****运好,龙斌丝毫不在意,开球进三颗,只能说是命好,还假惺惺的对诸葛封赞道,“诸葛先生真是神机妙算,这力道角度掌握的真是恰到好处。”

    谁知诸葛封竟认真的点点头,“嗯。”看起来对于自己的掌控真的十分满意,龙斌在心里冷笑一声,暗骂其蹬鼻子上脸。

    可后面发生的事情,令龙斌彻底说不出话来了,诸葛封随后颗颗都没有失手,还拉进一颗高难度的中带拉杆,最后漂亮的一记传球,将黑八打了进去。看着桌面上孤零零的八颗小号球,龙斌心中真是有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这货半天他吗的是在耍自己,自己竟然还像****一样给他解释了台球规则,这分明就是一个高手,来这里扮猪吃老虎来了。

    可龙斌彻彻底底的想错了,诸葛封真是第一次玩台球,诸葛封之所以一上手就这么厉害,不光是因为其极高超的分析能力,还有他对于角度的拿捏与力道的把握都控制的完美无缺,台球这东西其实就是利用了物理学的知识,球撞击台案的角度决定了其走向,球与球碰撞的位置,决定了它的传动方向,这些在诸葛封明锐的眼中,都丝毫逃不过去。

    张萌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高兴的蹦跳起来,拉过诸葛封的脸狠命的亲了一下。

    诸葛封愣了一下,随即尴尬的笑了笑,张萌的小弟倒是觉得没什么,刚刚都叫人家姐夫了,心里除了对诸葛封佩服,就只剩下佩服了。倒是当事人张萌对自己刚才的举动羞红了脸,刚才她实在太高兴了,诸葛封总能给她惊喜。

    “诸葛先生,果然厉害,我服了。”龙斌心有不甘,却不得不这样说,战是自己约得,自己输了,自然要遵守规则,就算自己想毁约,太子爷那面也不会放过自己,太子爷最讨厌不守信誉的人。

    “我输了,就此告辞,不过,张萌,我还是要提醒你。”龙斌看着张萌,眼神中竟多了些无奈,“有些人的话,是不能忤逆的。有些人做的事,只要他想做,他就一定会成功。你好自为之。”

    龙斌带着他一堆兄弟离开了,张萌对诸葛封挤出一丝笑容,“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诸葛封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张萌看到,“有话就说吧!”

    “我不是你的什么人,但我还是想和你说,都高三了,就别那么幼稚了,还搞个第几势力来玩,你觉得有意思?”

    张萌好看的笑了笑,“你觉得这是小孩游戏?”

    “难道不是?”

    “可你知不知道,这三大势力,每一个势力都有能力撼动整个龙市的政界和商界,甚至……”张萌顿了顿,“甚至,第一势力可以撼动龙省的军区。”

    “而我,你也知道,我现在除了第三势力这帮弟兄外,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了。”

    张萌的话着实让诸葛封有些震惊了,本以为这些纨绔子弟只是无聊瞎玩玩,可没想到这三大势力竟然有这么强悍的力量。

    看出诸葛封的不解,张萌解释道,“每一个势力的人,没有一个背景是弱的,最低级的也是家产在千万以上的富家子弟,而第三大势力真正核心的成员,其后面的力量,有的可以称之为财团,有的可以叫其为家族。”

    诸葛封更是不解,张萌看出了诸葛封的不解,“你是想问我为什么张家如今没落了,我却还担任着第三势力的老大,是不是?”

    诸葛封点了点头,他的确有这样的不解,按张萌之前的话来看,有实力者才能加入势力之中,那坐老大的,自然是实力更为强大者。

    张萌笑着看看身后的弟兄们,那些弟兄们也都笑了,每人脸上都流露出真挚的笑容,诸葛封的眼睛很毒辣,他想,他不会看错的。

    “我们第三势力在一起已经三年了。”张萌流露出自豪的笑容,“有一种情感,超越了物质,超越了地位,让一切都变得平等,这种情感,叫兄弟。”

    诸葛封不自觉的看了眼宋林,却发现宋林也在看着他。诸葛封转过头去,他没有想到这样的话会是从一女孩口里说出来,但诸葛封相信他们有这样的情感,那些人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赴汤蹈火般的死忠,这不是钱可以凝聚而来的。

    诸葛封在英国时,从来没有兄弟这个概念,兄弟为何物,诸葛封知道,那东西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因此诸葛封厌恶它,憎恨它,但当自己和宋林之间产生了兄弟情后,诸葛封想要去恨,却一步步的在退让,他早已在心里发过誓,这是他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兄弟。

    “嗯。”诸葛封不知该说些什么,若说没有被张萌的话感动到,那就有些过于假了,“你很幸运。”

    “你也很幸运。”张萌笑的看着诸葛封。

    “我?”诸葛封拿手指了指自己,对于张萌的莫名其妙有些不解。

    “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第三势力,做我们的老大,我觉得,你有实力把我们带的更好。”

    张萌注视着诸葛封,坚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