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都给我让开!”诸葛封突然转身对后面堵他的人怒吼道,随即一把将人群拨开。

    围在江流儿旁的众人都奇怪的看着诸葛封这一举动,姜文舒也被诸葛封突如其来这一下给吓坏了,还以为他是因为自己老说新同学帅而火大了,要找新同学的麻烦。

    姜文舒揪了揪诸葛封的衣角,小声对他说道,“别生气好不好,在我心里,你是最帅的。”

    诸葛封压根没理会姜文舒的话,他两眼死死的看着面前坐着的江流儿,江流儿对他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张诚也是个围棋爱好者,本想过来和江流儿切磋两盘来抬高一下自己的身价,毕竟能和国际亚军切磋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的。现在一看诸葛封在这里坏事,很是不爽,本来最近就看着诸葛封厌烦,现在这家伙反而自己不识抬举起来。

    “诸葛封同学,你喜欢围棋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吧,再说你一渣子生,会下什么围棋?你能数清楚棋盘有几格么?”

    张诚的一句话,引来周围同学的哄堂大笑。好学生都喜欢鄙视一些比自己学习成绩烂的人来提升他们所谓的优越感,而那些自认为也是和好学生一队的人,在这个时候就展现出其狗腿的本能。

    诸葛封没有抬头看张诚,依旧看着江流儿,好像在等他一个解释。江流儿反倒对张诚的话来了兴趣。

    “诸葛封同学在你们班里是底子生么?”江流儿看诸葛封的眼神里带满了戏谑之色。

    张诚一看江流儿和自己说话了,觉得面子上很有光,急忙答道,“江少有所不知,你身前这位同学,何止是班里的底子生,他在全校也是倒数第一呢,江少还是少和这样的人接触,以免降低你的身份。”

    张诚在江流儿来之前,显然是调查过江流儿的家世了,江家可是围棋世家,这样的世家在全华夏也仅此一家,其历史的渊源可以追溯到明末之时,祖师爷过百龄为当时明朝棋圣,在明朝为官且只做一事,便是陪皇帝下棋。后来过家的家姓难存,便改名为江,历代家主都被华夏国公认为棋圣,这样的家族虽然不从商,不做官,却没有从商做官的人想要去招惹它,京城江家,可以说是自成体系的一个古老家族。

    而张诚肯定是或多或少打探到些什么,否则也不会像个跟班一样,一声一声叫其江少。又能攀关系还能贬低诸葛封,这样的事,张诚自然乐意为之。

    “哦?”江流儿抬头看了张诚一眼,眼里充满了藐视,“如果他是倒数第一了,你又能是第几?”

    张诚没有看到江流儿的眼神,以为江流儿是想和自己做朋友,所以才关心的问他,张诚很是骄傲的抬起头,“我是全年级第一,不过江少来了,我估计要让位了。”张诚顺道拍个马匹。

    江流儿呵呵一笑,没再理会张诚,这时诸葛封皱着眉头开口了,“你来做什么?”

    “你应该已经见过爷爷了吧?他没和你说么?”江流儿对着诸葛封笑道。

    围着的众同学听到两人的对话很是诧异,诸葛封看起来好像认识江流儿。

    “你输不起?”

    “不是。”

    “那为什么来?”

    “为了证明。”

    “证明什么?”

    “我有能力坐的上江家家主。”

    “拿我证道?”

    “可以这样理解。”

    “我没兴趣。”诸葛封淡淡的说了一句,众人已经被两人简短的对话给吓住了,诸葛封说国际亚军输不起?这全年级倒数第一的脑子真的是坏掉了吧,那日向全年级第一挑战,现在又说人国际高手输不起?

    张诚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拿手指着诸葛封大骂道,“诸葛封,你那日说我也就罢了,你现在竟然敢说江少,你这样的垃圾有什么资格?”

    啪!

    江流儿神色淡漠的打开了张诚的那只手,缓缓站了起来,一把揪住张诚的衣领,把他的脸凑到了自己面前,张诚已被江流儿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说不出话来,“我不准你在这样侮辱诸葛兄,若这世上有一个人我不配与其下棋,那人便是诸葛兄,你休要拿你那肮脏的嘴脸玷污我的对手!只有他有资格说我,只有他!”

    诸葛封终于还是抬头看了看张诚那因为恐惧而已有些抽搐的脸,朝着江流儿挥挥手,“不必了,放下他吧!”

    “你以前不是这样,你可是连我爷爷都敢肆意挑衅的人。”江流儿对于诸葛封的改变很是不舒服,这不是他眼中曾经的诸葛封,他眼中的诸葛封是曾经那个放浪不羁的少年,是那个敢在世界棋协上与他的爷爷叫嚣的人。

    “当时年少气盛,前辈在我心里永远是至高神一样的存在,我敬仰他。”诸葛封发自肺腑的说道。

    江流儿松开了张诚,张诚摔倒在了地上,很是狼狈。江流儿再一次的坐回了凳子上,看着诸葛封说道,“可你打败了他,不是么?”

    诸葛封摇了摇头,“不,那只是象棋。”

    “可你还是打败了他。”江流儿很认真的看着诸葛封,想要看出些猫腻来,可诸葛封的眼眸依旧静的和水一样。

    诸葛封伸了个懒腰,“我不想再和你纠结有关前辈的事,这就像你拿跳棋来和我对弈一样,我也会输,你的跳棋可是真的厉害。”

    “闭嘴,诸葛兄,你这是在侮辱我,你要知道,跳棋那是女人才玩的好的东西。而且你也知道的,爷爷象棋在全国也是第一!”江流儿重重的拍了下桌子,打断了诸葛封的话,很是生气的看着诸葛封。

    “那又怎样?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成了一棋痴了,什么东西太入魔了总不是好事。”诸葛封对于一帮子人围着他很不适应,有些不耐烦道,“你迟早有一天会成为和江前辈一样的棋圣,那时可能也会有一位诸葛家的孩子像我敬仰江前辈那样敬仰你,我已经答应了江前辈从此不再站上世界围棋舞台,你还要我怎样。”

    众人听到诸葛封说的这些话彻底愣了。听诸葛封的一席话,他的棋艺可能比江流儿还要高,甚至是打败了江流儿的爷爷?怎么可能,一全年级倒数第一,竟然这么厉害。

    原本紧紧抓着诸葛封衣角的姜文舒也松开了手,呆立在那里。

    姜文舒内心翻起一阵波澜,原本她以为自己足以配得上诸葛封,自己学习又好,家世也不一般,不论哪一方面都感觉要比诸葛封优秀的多,可是……现在他在自己眼里有多么的深不可测,他家境一般,甚至可以说的上是贫寒,却弹得一手好吉他,唱的一手好歌,令自己惊讶。他明明是全年级倒数第一,却能在短短几秒之内纠正出自己的错误,给自己惊喜。

    姜文舒突然想起诸葛封曾和她说的那些句话,“因为我是一个天才。”“在我眼里,你们做的都是1 1罢了。”。难道那些自己看来是自大的话,全是真的,姜文舒有些害怕,对于诸葛封的深不可测而后怕,感觉两人距离越来越远而害怕。

    嘭!课桌竟然在江流儿的力道下裂了开来,同学们不敢再围观了,纷纷散开,怕这余波随时波及到自己。

    “我要的成功不是施舍!我参加国际围棋大赛,却再也提升不了自己了,我没了对手,我想要一场失败,而不是他人施舍而来的同情,求你了,赐我一场失败吧!”江流儿语气几近哀求。

    “什么时候你学会克制自己的情绪,像前辈那样举事不乱,你再来找我,到时我愿与你一战。”诸葛封顿了顿,“而现在的你,还不配。”

    同学们都偷瞄着诸葛封和江流儿,张诚坐在自己座位上沉默着,显而易见,自己曾一度轻视的人,原来并不是一般人,这样巨大的落差让一向优越的张诚有些接受不了,他突然嫉妒起诸葛封来,这种嫉妒甚至扩张成为一种仇恨。

    下围棋好又能有什么作用,姜文舒迟早是我的,我会赢了赌约,他依然是个学渣,不是么?想到这里,张诚舒服多了。

    江流儿默默的低下头,过了好一阵,又抬起头来,两眼坚定的看着诸葛封早已转过去的背影,“我会好好磨练自己的心性的,诸葛兄,你等我。”

    “我会等你的。”

    ……

    不知为什么,姜文舒自从诸葛封与江流儿说完话后,再就没有来诸葛封这里,诸葛封好不容易等到放学,却见姜文舒一个人背上书包默默的走了,诸葛封一向不是个太主动的人,看着姜文舒远去的身影,心里虽然别扭,但也没去阻拦。

    因为今天江流儿来的缘故,诸葛封还是准备为这位京城大少爷的到来接风的,之前在公园也答应了江前辈会好好照顾这位大少爷的,既然人都来了,诸葛封自然不能失了礼数。

    带上宋林,牵上江流儿这个跟屁虫,几人来到了潮人酒吧,地点是诸葛封选的,最近一直和姜文舒在一起,见了林桐也只是打个招呼,好多天没来酒吧看过林桐了,还怪有点儿想这丫头唱歌的;其实也有些内心使然,姜文舒今天一天的不对劲让诸葛封心里其实很不舒服,所以想找一个人填补下内心的空虚。

    这或许是每个男人都有的想法,一旦和一个女人闹了矛盾,便想从另一位女人身上找到解脱,可是说是男人的通病,但都有这种病的话还能称之为病么?

    听着林桐舞台上活力的演唱,诸葛封心情莫名的好起来。宋林因为诸葛封的缘故,和林桐关系也不错,所以早就知道了林桐在这里兼职,内心没有一丝的鄙视,反而对于林桐的独立给予了大加赞赏,搞的林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对于江流儿的不解风情,诸葛封很是无奈,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台上卖力演唱,他却拿着一本棋谱专心致志的看着,与四周饮酒作乐的人显得格格不入。为了表示自己和他不是一伙的,诸葛封特意往远坐了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