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潮人酒吧现在有两位驻唱,一位是林桐,一位是那位吉他手,就是诸葛封和姜文舒在天桥遇到的那位流浪艺人。

    这对于林桐来说是好事,何生财并没因为多了一个驻唱而少给林桐钱,这无形中给林桐分担了很多压力,正值高三的她,最缺少的恐怕就是时间了。

    “唱的不错。”诸葛封对林桐笑笑。

    林桐撇撇嘴,“什么风能把你给吹来,怎么没陪你家姜文舒?”

    “没有,她今天先走了,况且,她不是我的。”诸葛封有些落寞的笑了笑,自己说出这话时,有点儿堵得慌。

    “哦,那就过来找我了,是吧?不过我倒是很欢迎呢。”林桐听到诸葛封的后半句话有些小开心。

    诸葛封尴尬的笑了笑,将江流儿介绍给了林桐,因为下午就见过这位新同学的缘故,所以林桐并没有太多的生分,反而将江流儿抓到沙发一边,偷偷地问起关于诸葛封的事来,下午发生的事让每一位同学都对诸葛封产生了好奇,林桐也不例外。

    看两人说的兴致盎然,林桐还时不时的把头撇过来冲诸葛封坏笑,诸葛封就知道江流儿这厮绝对有抹黑自己的嫌疑,也不理会二人,与宋林一边摇骰子,一边喝酒,听着舞台上的吉他手唱歌。

    吉他手还是唱的那日诸葛封所改过的情人,不得不说,这位吉他手是位天赋极高的艺人,现在所唱的情人,已经和当时诸葛封所唱的有几分神似了。

    酒吧里每一位客人都被歌声吸引了过去,就连正聊的火热的林桐和江流儿也不例外,当吉他手的情人响起,林桐果断终止了与江流儿的谈话,认真得听艺人唱起歌来。

    “唱得不错,把那艺人给我叫下来。”酒吧里本是只能听到吉他手的情人的,突然响起了一声淡淡的声音,让在场的客人都很是恼火。

    诸葛封很讨厌这些破坏了别人兴致的人,皱着眉头看向声音的来源之处,只见龙斌在那群人中,坐在一身穿黑色薄风衣的男子旁边,不时冲他点点头,听到那男子的话后,龙斌对站于一旁的两位小弟指了指台上那位艺人。

    两位小弟竟然径直的走到了舞台之上,将吉他手给请了下来。客人们对这一行为感到很不满,其中一满是酒气的大汉站了起来,走到那风衣男子的面前,拿着啤酒瓶指着他骂道,

    “你马戈壁,老子今天正失恋了,你tm还坏老子听歌的乐趣,赶紧把人给我送上去,否则老子保不准你脑袋开瓢!”

    坐在沙发上的风衣男子并没看大汉,而是又问向龙斌,“之前那位漂亮的小姐唱的也很不错,她人呢。”

    龙斌有些害怕的打了个冷颤,他自然知道太子爷所说的那个漂亮姑娘就是林桐了,可他也清楚,林桐是和诸葛封关系比较近的人,况且现在就在诸葛封旁边。

    比起诸葛封,龙斌更不想得罪太子爷,只好硬着头皮,朝诸葛封这面指了指,然后快速的放下手,深怕诸葛封看见自己拿手指了他。可诸葛封已经用余光看见了,也听见了两人的谈话,但他没有动,静静的坐在那里喝着酒,诸葛封等着麻烦自己找上门来。

    醉酒大汉一看谈话的二人忽略了自己,直接大吼一声,拿起酒瓶子就朝太子爷砸了过来,还没近到太子爷的眼前,嘭的一声枪响,醉酒大汉轰然倒地。

    客人们现在哪还顾得上埋怨太子爷饶了自己的兴致,听到枪响后,酒吧里乱作一团,客人们全都跑了出去,酒吧死人可能有些人还见过,在酒吧里明目张胆的开枪杀人,这可是天大的新闻了。

    何生财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叫来两个服务生,把死去的醉汉抬到了二楼,不知做什么处理去了,何生财自始自终都没看太子爷一眼,没害怕的尿裤子,对他来说已是很不错了。

    宋林听到枪响,本想逃跑,却发现诸葛封和江流儿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宋林赶忙推了两下诸葛封,颤声道,“你tm是不是吓傻了,这他吗都死人了,还不快跑。”

    诸葛封一饮而尽杯中的酒,说道,“我走不掉,你快走吧。”

    宋林愣了一下,看了看走过来的龙斌等人,还有坐在那里依旧看着棋谱的江流儿和抓住诸葛封胳膊,有些害怕的林桐,宋林用力的握了握拳,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大不了一死。”

    诸葛封看着宋林又坚定的坐了下来,还有他那一番豪情壮语,内心不由得一暖,虽然宋林留下来对于诸葛封来说是平添麻烦,但这份重重的情意,还是让诸葛封为之动容。

    诸葛封拍了拍宋林的肩膀说,“放下,有我在。”

    有了诸葛封的这句话,宋林更是眼神坚定起来,看着走过来的龙斌等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诸葛封无奈的笑了笑,又给自己添满了酒。龙斌站在诸葛封面前,等他喝了半杯酒后,恭敬的说道,“诸葛先生,林桐,我们太子爷请你俩过去,还请赏些薄面。是太子爷请的,与我无关。”

    诸葛封暗暗称赞龙斌的聪明,和他的奸商老爹龙建国一样,说出来的话,两方都不愿得罪。

    “让他自己过来吧!”诸葛封看林桐瑟瑟发抖的样子,一把将其搂紧自己的怀里,女子的芬芳淡淡的飘进诸葛封的鼻子里,让他觉得很舒服,“他要见我,让他自己来,还要我请他么?”

    “那个太子爷听说很厉害的。”在诸葛封怀里的林桐微微抬起脑袋,看着诸葛封说道,“你也看见了,刚才他都……”

    诸葛封淡淡的笑了笑,拿起未喝完的半杯酒用力的一掷,只听啪的一下,酒杯恰好碎在正对诸葛封的太子爷脚下。

    龙斌等人急忙回头一看,个个都惊呆了,像诸葛封这样对待太子爷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在他们眼里,这就是不要命的象征。

    坐在另一头的太子爷反而笑了笑,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向诸葛封。

    “你很有胆,龙斌一开始和我说,我还有些不信。”太子爷站在诸葛封面前,很快一位属下给他搬过来一把椅子,他坐了下来,身后站着几位黑衣大汉,这些人带着个个都带着墨镜,但光从站姿上来看,诸葛封就知道这些人不会是简单的地痞。

    诸葛封看清了这位太子爷,是个和自己年纪相当的一个俊朗小伙,他手上带着一个极为特别的手环,上面有只老鹰在翱翔,小小的一手环做工极为精致,否则诸葛封也不会隔着一张桌子就看到。少年的眼睛很是锐利,就如手环上的鹰一样。

    “我叫葛鹰。”坐在诸葛封对面的太子爷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站起来向诸葛封伸出手来。

    “诸葛封。”看到对方要和自己握手,诸葛封也是很有礼貌的站起来握了下手,又坐了回去。

    “我们之间的确有些冲突,或许说,是你太爱多管闲事了,不过今日我不想找你麻烦。”葛鹰从桌子上取了一只杯子,倒满了酒,喝了一口说道。

    “找我身边人的麻烦,也不行。”诸葛封扫了眼江流儿,这货还tm再看棋谱。

    “no,no。我不想找林桐小姐的麻烦。”葛鹰听出了诸葛封的话音,略过诸葛封,对林桐说道,“林桐小姐,本人正在筹建一家娱乐公司,你的才艺我非常看好,希望你能来贵单位发展。至于薪金,第一年年薪,不加提成和福利,保底五十万,怎么样?”

    林桐本来还十分紧张,一听葛鹰的话瞬间愣住了,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可以签约唱片公司,这对于一个爱唱歌的女孩来说,的确是非常诱人的,而且那样的薪金,对于一个新人来说,已是很多了。

    “这……”林桐有些摇摆不定起来,看了看一脸淡漠的诸葛封,她不知该怎么回复葛鹰,这对她来说,的确是个好机会,就算从大学里出来,也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还从事的是自己喜欢的行业。

    “她拒绝。”林桐没有开口,诸葛封反而开口了。

    “你果然爱管闲事。”

    “你可以这么认为。”诸葛封扭了扭有些酸困的脖子,“但我知道,你不会平白无故的就签下一位驻唱,而且薪金还会这么高。”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葛鹰对于诸葛封的插手有些厌烦,忍着怒气说道。

    “第一,一位唱片公司的老总不会自己下酒吧来签艺人,难道你们公司刚成立连个星探都没有?还要你一总裁亲自前来挖人?第二,你是在林桐之后进来的,都没听林桐唱过歌,你凭什么签她?”

    葛鹰的眼睛眯了起来,本来眼睛就像两只鹰眼的他,现在看起来更像了,那眼睛好似能穿透诸葛封,可诸葛封只是喝着酒,并没有理会。

    “那我签下这位吉他手,又算什么意思。”葛鹰指了指身旁的吉他手说道。对于诸葛封,葛鹰突然来了很大的兴趣,同辈之中,还没有人能不在他的眼睛下露出害怕之色,可诸葛封却做到了。

    “或许,你是真的欣赏他的才华,因为他那首歌的确不错;又或许,你只是为了欲盖弥彰罢了。”江流儿放下了手中的棋谱,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看完了这本棋谱,对于他来说,这里已经变得无聊了。

    诸葛封笑着点了点头,“还以为你小子只会研究棋谱呢。”

    “你说的没错。”江流儿很是得意的点点头,这本是诸葛封损他的话,他却硬是当做了赞美,“可你俩太吵了,最后一章我都没心情看了。”

    葛鹰这才注视到一直坐在角落的江流儿,看到他胸前的黑色的棋子徽章后,葛鹰一怔,随后笑了笑,“江家大少,好久不见。”

    江流儿装作不耐烦的摆摆手,“行了行了,我真是一点儿也不想和你说话,小时候你就爱杀人,长大还是这球德行。”又看向诸葛封道,“你快把你的事办完好不好,真是麻烦。”

    “我要签下林桐。”葛鹰没再理会江流儿,“就算你阻止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