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知道葛鹰对自己并没什么恶意后,林桐从诸葛封的怀里坐了起来,歉意的笑了笑,“葛先生,虽然你这个建议很诱人,但我还是个学生,还不打算往这方面发展,多谢你的好意。”

    葛鹰那时对林桐说邀请她加入自己公司时,他从林桐的眼中看出了些许渴望,而现在林桐所说与葛鹰当时所想并不相同。葛鹰看了一下诸葛封,问向林桐,“因为他?”

    “有一点儿吧。”林桐顿了顿又说道,“这家伙说话总没错。”

    “好。”葛鹰也不想为难林桐,就算想为难也不是今天这个时候,江流儿的出现对他来说是一个变数,没想到诸葛封会认识江流儿,这让他对诸葛封也不得不略微重视起来。

    随后葛鹰从助理手中接过名片,递给林桐说道,“你可以考虑,我随时欢迎林小姐的加入,到时候你若有了想法,联系名片上这人便好,说我推荐的。”

    “谢谢。”林桐站起来礼貌的接过名片,又坐回了诸葛封身边。

    葛鹰拿起酒杯,向诸葛封敬了一下后,一饮而尽,站起身来说道,“今晚收获不错,好歹也得到一好艺人,不是么?”

    没等诸葛封回话,突然那吉他手站了出来,他面露又惊又喜之色,拿手指着诸葛封说不出话来。

    众人怪异的看着他的举动,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兴奋的结巴道,“恩人,我的恩人,就是他,就是他一首歌拯救了我的人生,恩人,我找你找的好苦。”

    在众人震惊的注视下,吉他手跪了下来,对着诸葛封连磕起头来,就像是在拜观音一样。

    诸葛封苦笑一下,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将吉他手扶了起来,“我没想到能帮到你这么大忙,看到你有今天的成绩,我也很开心。”

    吉他手双手抓住诸葛封,像是看宝贝一样看着诸葛封,深怕他再跑了,他可已经找了诸葛封近一个月了。

    “恩人,不管怎么说,你都要收我为徒!”吉他手说完,又转头对葛鹰说道,“葛先生,你说的合同事宜,我非常感谢,但我暂时不想考虑出道,谢谢您。”

    葛鹰眉头紧锁,对于这突来一变有些摸不着头脑,本来刚才满口答应的吉他手,竟然突然放弃了这次机会而选择跟诸葛封?对于林桐,葛鹰的确有些其他想法,可是对于这位吉他手,他是真的非常欣赏,他的那首情人是葛鹰在网上听到的,连续单曲循环了好几个晚上,最后打探到这个艺人就在龙城潮人酒吧驻唱,葛鹰今晚就急忙赶来了。

    “这对你是个好机会,你就这么放弃了?”葛鹰想试图劝说一下吉他手刘宇,他很少放下身段来劝说别人,可对于刘宇,他是真的喜欢这位艺人。

    刘宇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然后看了一眼一脸无奈的诸葛封,“哪怕我跟在他身边只能学到些皮毛,我也觉得要比出道赚钱来的值了。葛先生的好意我真是心领了,以后若有机会,我愿意与葛先生合作,但不是现在。”刘宇依旧婉转的拒绝了葛鹰。

    葛鹰这是从进潮人酒吧以来,第一次正视诸葛封。一开始,诸葛封朝他扔酒杯时,他以为他只是个爱装比的**青年;随后,当听到他对自己招揽林桐的分析时,他觉得诸葛封是个聪明的人;之后,又得知他与江流儿的关系,觉得诸葛封还有些背景;而现在,没想到诸葛封竟然这么有本事,自始自终他没说一句话,自己的艺人竟然就这么跟他跑了?

    葛鹰有些愤怒,但却不好发作,因为自始自终诸葛封都没说过要挖他的人,而是他的人自己跑了!葛鹰冷哼一声,狠狠的瞪了诸葛封一眼,“既然你我天生是敌人,那我就会让你死的很惨,我的敌人,从来没有活得久得!”

    葛鹰带着一大帮子人走了,龙斌临走时还悄悄向诸葛封鞠了一躬,若要让葛鹰见到这货吃里爬外,脑袋估计会掉。

    诸葛封看着这个给自己分分钟树立一个敌人的刘宇很是无语,众人走出了潮人酒吧。宋林这小子平时都不知义气怎么写的,看到江流儿叫过来一辆跑车,就死皮赖脸的蹭车跑了,果断把诸葛封和林桐丢在了原地。

    “刘宇,你跟着我干什么。”诸葛封和林桐走在前面,身后一直有个跟屁虫刘宇,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刘宇一看诸葛封回头和他说话,急忙直起身子,站着标准的军姿说道,“我怕打扰了师傅师母的谈情说爱。”

    刘宇这句话让林桐羞红了脸,不由得低下头来,诸葛封知道这小子要的是什么。给刘宇写下自己的电话号并强调了别老烦自己后,诸葛封总算把这尊大神送回了家。

    在送林桐回去的路上,诸葛封问林桐为什么不签约,他其实也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强烈的渴望,林桐很是调皮的答道,“不是你拒绝的么?”诸葛封暗自庆幸自己今天多亏来了,要不这丫头还真被人卖了。

    第二天是周六,不用去上课,诸葛封一到六日便会去老猪开的小火锅店里帮忙。说起来,诸葛封心里对老猪是有着深深的愧疚的,若不是因为自己,老猪依旧会是一个在欧洲叱咤风云的大管家,对,没有听错,作为诸葛家的管家,老猪的确可以说得上是叱咤风云。诸葛家最高掌权者是诸葛封的爷爷,而以前的最高话事人便是老猪,若不是自己,老猪又怎会放弃至高无上的地位而过来受苦。

    老猪的小火锅店在步行街的西门拐角,两人刚来中国时,资金被家族冻结,也没什么钱,还是靠诸葛封以前参加的一些比赛而攒下的资金才买下的这家小店面,地段并不是太好,但养活诸葛封和老猪一主一仆的话,也是够了。

    周六逛街的人特别多,老猪一个人忙活不过来,诸葛封就成了传菜员和收账员,店铺里还有一位来自邻市东城市菱花乡的小姑娘,是个纯正朴素的乡下妹子,名叫秋花,家里爹妈死的早,一直和奶奶相依为命,后来把奶奶给送走了,在家乡守了一年孝便来到了龙省首府龙城打拼,老猪看这小姑娘朴实又可怜,就收做了女儿,平日里对秋花很照顾,秋花也是实在人,看老猪对她这么好,就把店面当作是自己的,很是上心,这一老一少平日忙碌起来,倒也快乐有趣。

    “封少爷,你别端锅底,这可加了滚烫的热水了,别烫着自己。”秋花平日也随老猪,叫诸葛封少爷。看诸葛封一个人端一锅热汤出来,急忙上前搭把手。

    诸葛封避开了秋花伸出的双手,对秋花笑道,“没事儿,秋花姐,我一小伙子,身子骨壮着呢,你忙其他的吧。”

    然后把锅端的放在了煤气灶上,围坐在锅前的几位漂亮小姑娘调戏起诸葛封来,要与诸葛封合影,这样的事诸葛封也时常碰见,通常诸葛封不会拒绝,这些人可都是老猪的客源,能为老猪拉些客源来,诸葛封自然乐意为之。

    这是烈日炎炎的夏季,老猪六十多岁的人在封闭的厨房里忙来忙去,厨房里的火炉还着着,原本就热的厨房显得更是燥热了,诸葛封倚在门框上,看着老猪忙碌的身影,内心总是有一丝歉疚,就像儿子对爹的歉疚,这样的歉疚,一辈子也还不完的。

    “不可能,我们老猪火锅店从来没出过问题,你们诬陷!”

    诸葛封听到厨房外传来了秋花的哭泣声,急忙跑了出来,只见一桌上的客人正在那里骂着秋花。

    “怎么了?”诸葛封走上前来问道。

    “吗的,你说怎么了?”那客人大喊着,用力的拍了下桌子,指了指桌子上一只死去的苍蝇说道,“你们这是搞什么?要他娘的吃死老子?你是让老子吃火锅,还是吃苍蝇?”

    诸葛封从桌子上抽了两张纸巾,递给了秋花,又看了眼桌子上的苍蝇,冷笑道,“我们店里的火锅汤料,从厨房里拿出来便是沸腾的,少说一百多摄氏度,若我们厨房有问题,那苍蝇自然在厨房里就被煮沸了,你见过煮沸的苍蝇翅膀还会煽动的么?”

    旁边几桌心存顾虑的客人,急忙走了过来,一看那苍蝇翅膀竟真的在微弱的摆动,这才放了心,又坐回去吃饭了。

    找事的几位客人,面色尴尬的相互看了看,秋花乡下少女,哪受过这样的委屈,指着这几位客人就大骂起来。诸葛封苦笑着捂住秋花的嘴,虽然很想找这几位的麻烦,但生意还是要做的。老猪一看外面没事了,把秋花叫进厨房里替他添碗料,老猪笨手笨脚的,每次加料的时候就不知轻重,因为这个也少了好几个客源,后来干脆这件事就让秋花来做。

    诸葛封等老猪两人进去后,转头看向这几位客人,笑着说道,“你家主子也该出来了吧!”

    “封兄,果然不凡。”诸葛封说话之际,拍手走进来一人,竟是葛鹰,他身后依旧跟着三个黑衣大汉,旁边是畏畏缩缩的龙斌,一副我是被逼的样子。

    诸葛封冷笑一声,果然是这家伙,老猪是个六十岁的老人,心性早已被磨得圆滑了,又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从来不惹事,在龙城根本没什么仇人。这几个找麻烦的人一来,诸葛封便知道肯定是冲自己来的,不是张诚,就是昨日刚惹得葛鹰,至于龙斌,他还没那个胆量。

    “你带几个保镖过来,会把我的客人吓走的。”诸葛封看着葛鹰把桌子上那几位找麻烦的人挥手赶走,和龙斌坐了下来,身后立了三位大汉,很是唬人。

    葛鹰接过手下递来的一瓶白酒,打开倒上了一小杯,一饮而尽,大呼一声痛快,压根没有理会诸葛封。

    “你赶紧给我上锅料,我是来吃饭的,你看不出来么?”过了良久,葛鹰抬头瞥了诸葛封一眼,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