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你吃饭,我当然欢迎。”诸葛封冷冷的看着葛鹰,显然不相信他这是来吃饭,“但你若是找事,你可来错地方了。”

    “哦?”葛鹰轻蔑的看了一眼诸葛封,昨晚派人调查了一下诸葛封,诸葛封不过是一个和自己爷爷相依为命的孤儿,爷爷在龙市步行街西门拐角开了一家小火锅店,是标准的贫困户,葛鹰调查到这里便没再让下面人继续调查了,已经没必要了,很明显,自己是被一个只会装逼的垃圾摆了一道,狗屁家世背景,一个孤儿和一个快要死了的老头罢了。

    “我真不知道,你一开火锅店的小子,和我来这里装什么比?”葛鹰哈哈大笑起来,只有一旁的龙斌没有笑,龙斌不是个冒失鬼,父亲对他说的话他还牢记在心,父亲和太子爷选一个的话,他自然相信自己父亲所说的。

    诸葛封不想再与他多费口舌,饭馆里还有几桌吃火锅的人,坏了这些人的兴致,以后若不再来老猪火锅店,对老猪来说是一种损失,诸葛封不想再给老猪找负担了,他已亏欠他太多。

    看到诸葛封乖乖的去给自己端火锅,葛鹰心中发出一阵冷笑,他要找回昨晚自己受辱的场子,葛鹰甚至怀疑自己失了血性,变得胆小怕事起来,昨晚真应该一枪崩了诸葛封。

    这已是诸葛封第十二次给葛鹰换锅料了,换一次锅料要花十二元,显然葛鹰是个有钱的主,秋花有些看不下去,相帮诸葛封去换,秋花一直把诸葛封当作是自己的弟弟,既然诸葛封称秋花一声姐,秋花就觉得自己不能让这个弟弟受委屈。

    诸葛封阻止了秋花的帮忙,若她帮忙还不知会出什么事,葛鹰显然是来找麻烦的,诸葛封很清楚这点。在葛鹰要求第十三次换锅料时,诸葛封两眼直直的看着他,自己的脾性已算是很好的了,可还是被葛鹰激得有些微怒了。

    当然了,这样的愤怒与葛鹰一直使唤他是没有关系的,而是因为这货一直让自己换锅料,可锅料根本赚不上什么钱,他也不点肉菜海鲜,就要了瓶白酒,还一直霸占着一张桌子,这让诸葛封有些不爽了,不赚钱还想使唤老子?

    “怎么?觉得老子没钱?”葛鹰看到诸葛封盯着他,很是傲慢的说了句,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叠红钞来,啪的一下,想要打在诸葛封的脸上,却被诸葛封一把抓住。

    “这些够了吧?继续给老子换锅料,还有,把你们这里的凉菜给老子上些,我边吃边看你换锅料。”葛鹰叫嚣着,从进门开始,他就不想放过诸葛封。他不是很装比么?老子就折磨他,让他还装比!葛鹰想道。

    诸葛封淡笑着看了看手中这一叠钱,大约有一万,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这可赶得上老猪一个月的忙碌,诸葛封现在缺钱,不会和钱过不去,于是继续忙活起来。

    等诸葛封端锅料出来后,诸葛封看到了一大帮人,都是自己熟悉的面孔,宋林,张萌,许翔,还有好多诸葛封叫不上名字但他们却最近一直叫诸葛封老大的人,看了一下,第三势力的人差不多都来了。

    张萌,许翔,宋林三人坐在葛鹰和龙斌对面,俨然一副谈判的样式,诸葛封没有说话,走过来安静的换锅料。

    “老大!”第三势力十多个人看到诸葛封后,叫道。这些人的到来已经使店内没了客源,诸葛封没有理会这些人,也没理会宋林,继续换着碗料。

    “这就是你们认得老大?”葛鹰嚼着凉菜,喝着白酒,对张萌嘻笑道。

    张萌没有理会葛鹰,而是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诸葛封,她在等诸葛封发作,可她想错了,诸葛封异常平静的换着锅料,换完之后,倒掉,然后继续换。

    有这么几个来回后,葛鹰无聊的看着诸葛封,没想到他这么垃圾,这样就没了脾气了,等诸葛封过来换第不知多少次锅料时,葛鹰将正在嚼着的豆芽菜突然吐了出来,这一突然的状况,连诸葛封都没察觉到,要躲开时,已是晚了。

    带有口水的豆芽菜,打在了诸葛封的脸上,空间与时间仿佛都安静了,没有一丝声响,诸葛封擦了擦侧脸上的污秽,将锅料放下后,缓缓地站了起来。

    “mb,使唤我们老大也就罢了,老子管你什么太子爷,今天老子就和你同归于尽!”许翔暴怒了,从腰间掏出一把装横刀来,不带丝毫犹豫的刺向葛鹰。

    “够了!”诸葛封一把抓住许翔的手腕,眼神里带满困惑,盯着许翔,“为什么?我从来没有理会过你们,你们却要这般的义无反顾?”

    许翔眼神异常坚定,今日他已做好了拼命的准备,“我们相信张姐不会看错。”

    “既然叫你老大了,我就该保护你。”

    诸葛封对许翔笑了笑,轻轻把他推回到座位上,“现在的我一无所有,正如我的父亲当年一样。”

    “而我现在所拥有的,竟和他如此相似。”诸葛封像是在对所有人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葛鹰哈哈大笑道,“诸葛封,我真是佩服你,老子都把口水吐你脸上了,你tm来这里装比。”

    诸葛封没有说话,又端起锅料来,葛鹰对他换锅料的行为已是没了兴趣,站起来要走了。

    唰!锅料没有再倒在垃圾池里,倒在了葛鹰的头上,往出走的葛鹰显然没想到诸葛封来了这么一出,滚烫的汤水让他不禁大叫一声,几个黑衣人掏出抢来对住了诸葛封,只要葛鹰一声令下,诸葛封的脑袋就不保了。

    这时,第三势力一共十几个人竟突然站在了诸葛封前面,其中有六个人竟然也掏出手枪,要不是听到沉重的上膛声,诸葛封真会以为那里面装的是塑料子弹。

    宋林虽然害怕的发抖,但依然站在了诸葛封身边,拍了拍诸葛封的手臂,本想用肢体语言来告诉诸葛封不要害怕,却发现自己身体抖得厉害,反倒诸葛封稳如泰山,让宋林有些尴尬的挠挠头。

    “哈哈!”葛鹰气极而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止住笑容,从桌子上抽出几张纸巾,一边擦拭着自己的脸,一边狂傲的说道,“我本不想这么早让第三势力消失的,但既然你们有这么牛的老大,那咱们就决一死战吧!”

    “周一课间操,教学楼天台之上,我们不见不散,记得把你们这个嚣张的老大叫上,别他跑得比你们还快!”

    葛鹰说完便走了,赶忙去换衣服去了,身上的衣服已沾满了油渍。葛鹰之所以受了这么大的侮辱还没打死诸葛封,只是有些忌惮那六把枪,虽然葛鹰是个狂傲的少年,但他并不冒失,相反,他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他从第三势力眼中看到了视死如归的决心,那是装不出来的,虽然葛鹰很好奇诸葛封究竟用了什么法子让第三势力如此臣服,但显然现在不是要干死他的最好时候。

    等葛鹰走后,第三势力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葛鹰太子爷的威名依旧在他们心头萦绕。高一第一学期时,龙市最大的百货商城‘天意商城’老总的儿子,因为得罪了葛鹰而导致三辆军区皮卡驶入学校,被军区的人带走后,那位纨绔子弟便再也没出现过,‘天意商城’老总秦世明却不吭一声,三年来没有反应。而秦世明还有一个头衔,省人大代表!

    从此葛鹰让人感到神秘难测起来,好些人想打探有关他的消息,但几乎都是一无所获,大家只知道葛鹰总是带着一个刻有鹰的手环,而他又名太子爷,成了一中纨绔之中最恐怖的存在。

    “和第一势力开战了。”许翔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笑了起来,“终于能结束了,不管生死,都结束了。”

    “错,不仅是第一势力,我们这算是与第一势力和第二势力同时开了战,你要知道,龙斌已经归顺在葛鹰名下了。”张萌说道。

    诸葛封好似听不见两人的对话,收拾完桌上的残余后,进厨房和老猪打了声招呼,便走出了火锅店。

    “你明天会来吧!”许翔看着诸葛封的背影说道。

    诸葛封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摆了摆手,说了句“没兴趣。”,然后便渐渐的走远了。

    “真是个混蛋!”许翔望着诸葛封的背影吼道,“我们都愿意为他挡子弹了,他他吗却是这样。老子真是看错他了。”

    第三势力的众人也在小声议论着,大多都是说诸葛封不可靠,根本当不了领袖,完全就是一软蛋之类的话。只有张萌和宋林没有说话,望着诸葛封早已消失的身影,良久沉默。

    “若他不这么做,我想,他一定有苦衷吧!”张萌在心里自语道。

    ……

    诸葛封今晚吃饭异常的安静,以往还和老猪聊一下家族的近况,谈谈新闻之类的,今天却完全沉默下来。

    “因为今天中午的事。”老猪笑着问道。

    诸葛封点点头,对老猪,没什么可说慌的,老猪从自己小时候照看至今,自己什么脾性,什么样子,老猪知道的一清二楚,没必要和老猪撒谎。

    “老爷不想你重蹈覆辙,可少爷你还是和他一样,放弃了家族来到了中国。”

    诸葛封停下了口,紧握住筷子,冷声道,“我和他不一样,他是为了他所谓的兄弟战友而放弃了诸葛家,放弃了我,放弃了我的弟弟!可到头来又换回来什么?还不是tm的死在了中国,还不是看着自己的兄弟掳走了自己的女人?”

    诸葛封冷笑一声,“更可笑的是,作为儿子的我,还要替他的死埋单,还要带着这份仇恨而背离家族。更可笑的是,我现在竟然也有了羁绊,竟然也要像愚蠢的父亲那样沦陷下来。他被称为诸葛家百年奇才,我甚至被称为千年难遇的天才,难道天才和奇才都是蠢蛋么?”

    老猪沉默了,诸葛封说的并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