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周一,又是新的一周的开始,但周一往往是学生们最累的时候,说好的周六日休息,却通常会把自己弄得很疲惫,导致周一没精神。就如我们的诸葛封同学,现在就像死猪一样趴在了桌子上,对于诸葛封上课睡觉,老师已是见怪不怪了,只要不打呼噜,他爱做什么做什么。

    两节课下了,姜文舒抱着书本走了过来,坐在了宋林的位置上,晃了晃还在睡梦中的诸葛封,在他耳边小声喏喏道,“补课了。”

    听到姜文舒的声音,虽然是那般的温柔轻声,却让诸葛封瞬间清醒过来,原本以为姜文舒从此不再理自己了,没想到她还会来给自己补课,诸葛封顿时感觉阴霾全散。

    姜文舒其实对此也很纠结,想了两天后,她心里还是抵抗不过那份对诸葛封的喜欢。既然诸葛封比自己想象的优秀,那自己就要更努力了,怎么可以说放弃就放弃呢。这是姜文舒两天所想的结果。所以,今早又来给诸葛封补习了。

    姜文舒给诸葛封讲的是数学,让诸葛封翻到第六十五页,是今早老师所复习的一章内容,姜文舒上课看见了诸葛封睡觉,知道诸葛封又没有听课。诸葛封有些心不在焉的翻着数学书,突然,一张纸条掉了出来。

    ‘不论你课间操来不来,我和张姐都不会怪你,而你,永远都是第三势力的老大。

    你的兄弟,宋林’

    “怎么了?”姜文舒疑惑的看着愣在座位上的诸葛封问道。

    “没……”诸葛封回过神来,挤出一丝笑容,“没什么,你继续讲吧!”

    “你的书全是白白的,先好好看看概念,然后把下面的几道习题做了,不会的问我就好。”姜文舒拿起笔来,给诸葛封把习题划上,又把数学书递给了诸葛封,然后自顾自的看起书来。

    诸葛封哪能看进去啊,就是平常,这些也都是自己会的知识,何况现在的思绪根本不在这里,诸葛封两眼盯着书,心思却压根不在这上面。

    “我相信张姐不会看错。”

    “既然我叫你老大,我就该保护你!”

    “做我们第三势力的老大吧!”

    “有一种感情,它超越了物质,超越了地位,让一切都变得平等,这种感情,叫兄弟!”

    诸葛封想让脑袋静下来,他突然发现,就算是天才也不是真正的神,他不能让脑海里的思绪停滞,不断的响起许翔和张萌的那些话来,他在书上快速的写了几笔,然后轻轻拍了拍一旁的姜文舒,姜文舒抬起头来时,诸葛封已经跑了出去。

    “对不起,课间操不能复习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诸葛封边跑边回头向姜文舒说道,之后,便消失在姜文舒的视野里。

    “真是个怪家伙。”姜文舒生气的撇撇嘴,对于诸葛封把她一人留在这里有些不高兴,“我给他的任务,他还没做完呢。”姜文舒自言自语道,然后拿起诸葛封的书一看,却傻了眼。

    没有解题过程,只有答案,姜文舒急忙把课堂习题解析翻开一看,竟然全对了!他刚刚好像就写了几秒,难道他把答案记住了?可是,没见过诸葛封买过教材啊。姜文舒傻愣在那里。

    教学楼上,有一个天台,平常,老师和一般的学生都不会进去,这里是三大势力经常开会的地方,以前第一势力不显山漏水时,这里通常会是第二势力和第三势力解决问题的地方。

    第二势力和第三势力的冲突是由一位第二势力的小弟惹了许翔之后开始的,最后这场战争引发了商战,而最终败北的第三势力,不得不以许翔辍学收场,据传闻,许翔的父亲也因为两方的冲突而死了,是自杀而死,原因是许家企业的破产。

    “呵!你们的拖后腿老大,果然不会来了。”葛鹰坐在一把椅子上,嘴里叼着一根雪茄,身后站着三十多位第一势力的人,而每一位第一势力身后还跟着若干个手下,能加入第一势力的人,的确没有一个是弱的。这样算下来,第一势力这面人数要占优势得多,主要是因为第二势力的降服。

    反观第三势力这面,还是那日在老猪火锅店的十几人,还有这些人当中叫来的二十多位保镖。张萌、许翔和宋林站在前面,宋林家境可以说是中等偏下,在第三势力人中可以说是背景最弱的,因为是诸葛封兄弟的关系,才站在了前面。

    张萌旁边放着一把空椅子,显然要等的人还没有到来,对比第一势力的人一脸的轻松,第三势力的人个个如临大敌。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战斗,除了保镖,来这里的每一位人加起来可以撼动整个龙省的经济命脉,他们背后不是有家族,就是又财团,最次的也是有大量的资金支持,可以说这是一场纨绔派对,但对于这些人来说,这一战,决定了未来龙省的经济,政治,权利的走势,不容小觑!

    葛鹰抽完了一只雪茄,扔在了地上,抬起昂贵的鳄鱼皮鞋将其踩灭,他打了个哈气说道,“真是烦人,诸葛封那货来不来有什么区别,老子都等了快十分钟了,张萌,要不你们直接归顺吧!我不会和你们计较的。”

    “再等等。”张萌耐着性子说道,其实她的心里何尝不紧张,她也不知道诸葛封来不来对局势有什么影响,但发自心里的一种感觉,诸葛封他不是简单的人,但这样的感觉真的对么?张萌从未怀疑过,可已经到了现在,她也开始动摇了。

    诸葛封若不来,第三势力只能投降,张萌虽不知诸葛封的实力,但她却对自己的实力了如指掌,第三势力,甚至连第一势力一半的人都撼动不了!

    “我对于你们这帮垃圾真没多大兴趣,我只数三个数,要么,你们投降;要么,我们就开战,但你们要知道我葛鹰的手段,你们都会消失的,我不喜欢骗人,你们也别拿命做赌注觉得我是在骗你们。”

    葛鹰缓缓地伸出手,“一”一个指头立了起来。

    第三势力的人,大多低下了头,却没人挪动脚步,连发抖的人都没有,就连宋林也是一样。

    葛鹰冷笑一声,“二”两个指头立了起来。

    第三势力的人低着头相互看了看,竟然都笑了,那笑容是视死如归的笑容。他们,是相处了三年的第三势力,在一起经历的多少大风大浪,从大一许翔那场商战开始,他们的心就连在了一起,他们可能是众人皆认为的学渣,他们可能是老师眼中的痞子学渣,他们却也是兄弟们以之为贵的珍贵之物!

    “三!”

    “你tm的来这里当闹钟,报时么?”

    一个身影从第三势力人群中走了出来,许翔和张萌还有宋林都先是一惊,随后又都开心的笑了。

    有些人,天生就是领袖,哪怕他不说话,只是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那也是无穷尽的力量!

    “你们一个个真是的。”诸葛封笑着转过头来看着这帮面露欣喜之色的兔崽子们,“既然叫我一声老大,tm的不来教室接我。”

    诸葛封又转回头来,路过许翔身边时,淡淡的说了句,“现在,换我来保护你。”

    诸葛封坐在了那个位置上,一个本是象征地位权势的座位上,但诸葛封也早已知道,这个位置,更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诸葛封之所以一直没答应张萌做第三势力的老大,就是他早已预见了这不是个宝座,而是个附满荆棘的刺猬。而为什么改变了主意,诸葛封说不上来,他一向不做蠢事,但今日,他却明知这是蠢事而为之!

    葛鹰大笑一声,又点燃了一只雪茄,诸葛封的到来反而让他开心,他还怕诸葛封跑了,自己找不了他的麻烦。

    “你敢来,我欣赏你。”葛鹰笑着说道,“但我仅仅是欣赏你,而你,却要离开人世了。”

    喀~~喀~喀!多少把手枪指着诸葛封已是看不清了,多少把手枪指着葛鹰也是让人有些看不清。

    诸葛封对此视而不见,反而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他半眯着眼看着葛鹰道,“欧洲有很多人盼我死,现在却成了上帝的仆人。”这是诸葛封第一次在龙城公开自己的身世,虽然只有一点儿。他知道,现在自己的人根本不是葛鹰那伙人的对手,若能拿神秘的家世来压住葛鹰,对诸葛封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你说?你是从欧洲来的?”葛鹰果然疑惑起来,他本以为诸葛封只是个孤儿罢了,难不成他的家族是英国的诸葛家族?身后的宋林等人也是愣住了,还从未听诸葛封说过他是从欧洲来的。

    “这不重要,你想怎么个斗法。”

    诸葛封没有再给葛鹰打探下去的机会,如果借助家族的力量,自己的确可以分分钟打败葛鹰,虽然自己还不知葛鹰的家世,但诸葛封从未怀疑过诸葛家族的实力,一个敢惹怒查理斯王子而平安无事的家族,岂是水中之鱼?

    葛鹰想了想,觉得不对劲,若是英国的诸葛家族,自己的确是惹不起,但诸葛家族如今侧重欧洲的发展,他们的少爷怎么会突然跑到龙城来?

    葛鹰想过之后,觉得这诸葛封八成是在说大话,虽然不知道他的那份气定神闲是从何而来,“你有很多选择,你可以和我斗商战,也可以是政治战,甚至是军事战,你都可以选择。”

    诸葛封思索起来,不管是哪方面,第三势力都斗不过,可以说是被完败,这已经不是策略问题的失败,这是彻彻底底的实力压制。

    “我都不选择。”

    “都不选择?那你是想求和?”葛鹰对自己说出的话都觉得好笑,“还是说你直接投降了。”

    “我想求和。”诸葛封气定神闲的说道,说是求和,脸上却没有一丝央求。

    对于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原本准备誓死如归的第三势力,被诸葛封的话雷到了。第一势力的人笑了起来。

    葛鹰也笑了,“行啊!你要是打自己大腿一枪,我就同意你的求和。”葛鹰压根就不信诸葛封会这样做,因为他就没想过要和第三势力和解,所以才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