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诸葛封淡笑着看了一眼葛鹰,“我听人说,太子爷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请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众人还没弄明白诸葛封话里的含义,诸葛封立刻反身夺过许翔的枪来,对着自己的大腿,竟然毫不犹豫的就是一枪。

    砰!响声震颤了全体第三势力的人的内心。

    “老大!”许翔面色瞬间吓白,张萌等人急忙上前扶住将要倒地的诸葛封,场面在一声剧烈的枪响后寂静了,好似来到了无人的荒野,悄无声息。

    葛鹰瞪大了双眼看着被张萌扶在怀里的诸葛封,第三势力的人急忙将诸葛封围了起来,深怕葛鹰这时来一手。

    没有人会认为诸葛封会这样做,在他们眼里,这只有蠢蛋才能做得出来,而诸葛封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这么做,可他偏偏就这样做了,而且是毫不犹豫的做了。

    第一势力的人再也笑不出声来,就连葛鹰也笑不出来,谁能想到诸葛封会真的按葛鹰说的去做。

    “葛鹰……”巨大的创伤让诸葛封咳嗽起来,浓浓的血痰打在了地面,诸葛封虚弱的注视着葛鹰,“你说话算话,放过我的兄弟们。”说完这句话,诸葛封缓缓闭上了眼。

    “吗的,老子一枪崩死你!”宋林红了双眼,从一人手中躲过枪来,对住了葛鹰。

    “住手!”张萌大喊一声,“你tm不知道老大为什么这样做?”

    宋林一愣,是啊!疯子为什么这样做,不是为了保护他们么?如果自己开了枪,他所做的一切都要付之东流了。想到这里,宋林缓缓放下了手。

    “葛鹰!你记住你今天所做的事情。”许翔赶忙把诸葛封从张萌怀里背了起来,再不送到医院里,诸葛封就要失血过多死了,“我们第三势力,还没你想的那么不堪。”

    第三势力的人全都走了,每个人都很担心诸葛封的安危,有些第三势力的人,原本在心里还不愿承认诸葛封是老大,可现在,却也都放下了心结。

    没有一个老大,会像这个傻子一样,为小弟而拼了自己的性命。

    葛鹰愣愣的看着第三势力的人跑了出去,他的心腹蒋钦站了出来,小声道,“老大,人都走了,我们要不要把他做了?这是个好机会”

    葛鹰低下了头,随后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声,“我倒是想啊!可是鹰队有规定,做事绝不能言而无信,就算是我违反了,也是死!”

    “这诸葛封……”蒋钦抬起头看着早已消失的身影。

    “这诸葛封,不简单。”葛鹰接过蒋钦的话,淡淡的说道。

    ……

    操场上,只见许翔背着浑身是血的诸葛封跑着,诸葛封身上不停的滴着血,裤子已是染红了。在操场的同学们见到这一幕,急忙吓得躲开了,校长和教导主任也看见了。

    “校长,要不要把他们拦下来啊,学校如果出了命案,咱们可要受罪喽!”教导主任焦急的看着校长,只要校长一声令下,他定会冲到最前线,把这些人拦下来。

    校长虽是一个年过古稀的老头,但却不是傻子,他怒瞪了教导主任一眼,“拦什么拦!那群人里有省长秘书长的儿子,有秦龙制造业的公子,有省军区旅长的孙子……”

    校长罗列了一大堆人,这些学生他一个个都是上足了功课,哪些人能管,哪些人不能管,校长早就弄得明明白白的了。

    教导主任听完校长的话后,额头已是冒出一丝冷汗,颤颤的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校长装作没看见,走回了校长室,“给门卫小刘打电话,不要阻拦这些人。”

    “好……”

    姜文舒正在听课,同桌小芸一声低叫打断了她的思绪,“怎么了?不好好听课,快考试了都。”姜文舒不满的看着小芸,这小丫头片子,每天走神看操场的男同学踢球,八成是思春了。

    “你看……”小芸眼神中流露出惊恐,“诸葛封,诸葛封……”

    “诸葛封怎么了?”姜文舒看小芸这么紧张,而且是关于诸葛封的,她急忙探到窗户边。

    “啊!”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只见诸葛封全身是血,被一群人背出了学校。

    “老师!”姜文舒虽然举了手,却没给老师叫她起来的机会,“我有很重要的事!出去一下。”姜文舒飞快的跑了出去。

    ……

    第三势力的人虽是风风火火的往出走,却怕把诸葛封的伤口弄裂,不敢跑。门外已停了十几辆车,小到宝马奥迪之类,大到布加迪威龙,俨然成了一车展。

    “许哥,上我的布甲迪威龙!”秦华吼道,“我的快些!”

    秦华是秦龙企业的公子哥,秦龙企业在中国钢材市场能排到第二,而铁路轨道建设方面,却在国内是一枝独秀的。

    许翔也顾不得弄不弄脏这辆宝贵的车子,因为张萌是这里最娇小的,就让她上到了副驾驶,好抱住诸葛封,以免车速太快磕碰了他。

    “龙市九曲大街,三拐二道车口,全面封车,都听到了没有!”一辆奥迪a6跟在众车之后,车内的人拿着手机,对电话里的人命令道。

    “是的,少爷!”龙市公安局局长对着电话里的人点头哈腰道。

    挂了电话后,局长对着秘术快速说道,“给赵队打电话!紧急出动,封锁九曲大街,三拐二道路口,放过一车队,带头的是车牌‘龙a66166’的一辆布甲迪威龙。让他快些,是省公安厅的少爷下达的命令!”

    “是!”

    ……

    第三势力的车队在路上没有任何阻拦,中途甚至加入了四辆警车、两辆摩托开道。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省军区医院。这是龙省最好的医院,这样的医院,不是说你有钱有势就可以进去的。

    “什么?不给开手术室?”朱建伟有些愤怒了,他爷爷是省军区的旅长,他来这里向来是畅通无阻,这些人还要对自己毕恭毕敬,而现在这主治医生竟然这样底气十足的对自己说手术室不给开?

    “伟少,对此我很抱歉。”主治医生非常无奈的摇摇头,“但朱旅长还大不过鹰队的人。”

    朱建伟听到这儿,彻底没了脾气,蔫儿蔫儿的走到了许翔身边,“葛鹰那王八犊子……对不起,翔哥。”朱建伟低下头,有些愧疚的说道。

    许翔拍了拍朱建伟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自责,大家都着急了,没有人想到葛鹰还会来这么一手,而诸葛封现在躺在病房里,子弹还没从腿里取出,必须要赶紧动手术,现在再换医院显然是不行了。

    许翔掏出手枪来,军区医院瞬间响起了警报,没过十秒钟,走廊里已站满了手拿各色枪类的迷彩军人,都对准了许翔。

    主治医生一脸平静的看着许翔,没人敢在军区医院开枪,主治医生本身也是个军人。

    许翔慢慢举起枪来,而后听到了阵阵上膛声,那些拿枪对着许翔的军人已经准备开火了。

    可许翔却没有指向主治医生,而是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求您救救我老大,要不我死在你面前。”

    只见第三势力的人都掏出了手枪,毫不犹豫的对准了自己的脑门,只要主治医生说一个‘不’字,那就是十几条人命。

    若是平常人,主治医生可是管也不会管其死活,可这些人不是,单拿朱建伟来说,他若出了事,老旅长可不会放过自己,更别说这里还有国家支柱产业秦龙企业的公子哥,还有省公安厅厅长的少爷,军区若和公安厅搞不好关系,那可严重多了,光是在一个省的出行,就会受到当地公安局的阻碍,虽说军区要比公安局权利大得多,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主治医生正在思考之际,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在这诡异的场合下接电话,是需要勇气的,但一看到司令二字,主治医生毫不犹豫的接了下来。

    “司令好!”主治医生有些紧张,不知这时司令打过来是做什么,现在让他可是两头为难。

    “你主治的一个叫诸葛封的少年,赶紧给予治疗!英国大使馆,京城司令部已经施压了,不要理会鹰队。”司令的声音在电话中顿了顿,“若他不幸身亡,你就对外宣称你的救治失误,承担下全部的责任!这是命令!”

    主治医生的头上已冒出冷汗,但他不得不坚定的说是,军中的命令不可违抗,就算是死,也要执行。

    主治医生挂掉电话,迅速的对身边的助理吼道,“赶紧动手术,安置到a号手术区!”

    这是事关主治医生自身性命的事,容不得他半分马虎,人就是这样,对陌生人的生死看之为笑话,当自己遇到了性命攸关的事,却发现再也笑不出来了。

    许翔他们松了口气,个个虚脱的倒在了墙上,汗已经渗透了后背的衣衫,面对这样随时丢掉性命的场面,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但有些事,有些情,有些抉择,就算是面对生死,面对心里最脆弱的防线,也要一如既往的冲上去。

    这种情,叫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