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龙省军区医院门口。

    “你就让我进去吧!求你了……”姜文舒的双目发红,明显是大哭了一场,她瞪着那双楚楚可怜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惹人怜爱。

    但两个护卫看上去就是铁面无私的种,看到如此惹人怜爱的姑娘,竟没有一丝怜悯之心,挥挥大手,如机械般答复道,“军区医院今日已封锁,外人不得入内。”

    姜文舒急的站在那里直打转,像一只土拨鼠一样,双眼已经没了泪水,只剩下抽泣之声。这时,竟从天上下来一座直升飞机,巨大的螺旋桨吹的姜文舒睁不开眼来,只得拿手挡住自己脸部。直升飞机缓缓降落下来,从直升机上面走下两人,一个年纪与姜文舒相仿的少女,她的模样让姜文舒看的都有些嫉妒,海军蓝色的短裙恰到好处的显露出她洁白光滑的小腿,粉嫩的嘴唇刻画在那鹅蛋般的脸蛋上,白皙的脖子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就连姜文舒这样的大美女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令很多女人嫉妒的东方美女。

    另一个是一位个头不高的小孩,那少女有一米七一二的个头,那孩子大约到少女的胸前,被少女牵着,小孩手里还拿着一把……一把ak47,但愿那是个玩具。

    两人神情凝重的走了过来,两护卫例行惯例的拦住了他们,只见少女从挎包里拿出一个证件,微微一亮,那两护卫便恭谨的行了个大大的军礼,把道给让开了。

    “等……等一下。”姜文舒眼看两人就要进去,果断叫住了他们,少女和小孩回头疑惑的看着姜文舒。

    “可不可以带我进去,里面有一位对我很重要的人。”姜文舒因为哭了太长时间,声音已略带沙哑。

    少女本想拒绝,但看见姜文舒那哭红的双眼还有略带嘶哑的声音,不由得心疼下来,女人最能懂女人,但少女为了谨慎起见,问道,“什么人,对你这么重要?”

    姜文舒本准备说是同学,但觉得这样说不就有些假了么?什么同学值得一个学生这样又哭又闹的,想了想,姜文舒说道,“我男朋友。”说出这句话时,姜文舒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看到姜文舒红了脸,少女也就不再多疑了,微微一笑,对俩侍卫说道,“把她放进来吧。”

    俩侍卫没敢有半丝质疑,给姜文舒让开了道,姜文舒急忙跟在了少女和小孩后面。

    “你也是来看一个很重要的人么?”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语,姜文舒想要感谢少女,率先打开了话题。

    “是的。”少女依旧快步的走着。

    “你的什么人啊?男朋友么?”

    “不是,比这要高些,我的未婚夫。”少女说到这里,嘴角微微的扬起来,掩饰不住她的得意和发自内心的开心。

    “哦。那祝他早日康复!谢谢你把我带了进来。”和我差不多大,竟然已经有未婚夫了,姜文舒微微有些咋舌。

    “不谢。”

    ……

    姜文舒不知道诸葛封所在的病房,只好跟着身后的少女,少女来到了值班台,对坐在那里的护士问道,“诸葛先生的手术室在哪里?”

    护士指了指走廊的一端,“从那里上去,二楼,左拐。”

    诸葛先生?姜文舒愣住了,真是巧,竟然和诸葛封是同姓呢!到时候等两人好起来,要介绍一下,相互认识认识。

    “请问,诸葛封的病房在哪里?”

    护士、少女和小孩听到姜文舒的话,彻底愣住了,护士回过神来,笑着说道,“这位小姐说的诸葛先生就是诸葛封先生。”

    姜文舒犹如惊天霹雳般呆呆的回过头去,少女和少年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姜文舒,还是少女最先反应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姜文舒,好看的笑了笑,“你好!我叫冷月。”

    “你好……我叫姜文舒。”姜文舒结结巴巴的说道,急忙伸过手来和冷月握了握,“那个,其实我只是诸葛封的同学,你,你不要误会。”

    冷月只是好看的笑着,并没对此有什么回应,“一起走吧,想必你也担心他的安慰吧!”

    三人快速的上了楼,手术室的灯还是红的,门口聚集了一大帮子人,许翔和张萌坐在那里,许翔双手捂着头很是颓废。

    看到三人过来,宋林只认得姜文舒,冲姜文舒挥了挥手,姜文舒赶忙跑了过来。而那两人,却被第三势力的人堵在了外面,许翔听到了动静,站了起来,走了过去,“你们两个是谁,来这里有事么?”

    “是谁把枪给的我哥哥!”小孩长得虽然稚嫩,但说出的话却老气横秋,一脸的冷漠,“站出来。”

    第三势力的人听到这孩子的话,莫名的紧张起来,纷纷站在了许翔的身前,许翔却一把拉开站在自己前面的朱建伟,打量着那小孩,说道,“你哥哥是诸葛封?”

    “是的!”

    “是我做的。”许翔并不想多解释什么,那枪确实是诸葛封从自己手里躲过来的,就算是躲过来的,许翔也觉得是自己的责任。

    咔嚓!ak47上了膛,沉闷的上膛声已证实了这把枪并不是一把玩具枪,而是一把真正的ak47!

    “小聪,行了。”许久未开口的冷月这时说话了,“你哥哥还在手术室里,你在这里杀人算什么事,打扰了你哥哥怎么办?”

    诸葛聪听到冷月的话,又很不甘心的放下枪来,这个约莫只有**岁的孩子,在他眼里,杀人已成了常事。

    冷月和诸葛聪走了进去,再没人敢阻拦了,两人坐在了椅子上,问向一旁的宋林,“诸葛封怎么样了?”

    宋林虽然害怕那小孩,但对这位漂亮的少女没有任何惧怕,“还在救治中。”宋林说到诸葛封的状况,眼神黯然下来,再没了观赏美女的心思。

    冷月沉默下来,所有人都沉默着,没有一丝声响,静静的。过了好一会儿,冷月打破了沉默。

    “若里面的人有个三长两短。”冷月坐在椅子上抬头环视着众人淡淡地说道,“你们都要陪葬。”

    宋林微微一惊,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竟然这么凶。朱建伟、许翔、秦华等人都笑了,没有人把冷月的话当作是话。

    “怎么?”冷月看着众人,“你们不信?”

    张萌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老大为我们受伤,他若有个三长两短,还用你判我们的生死么?”

    冷月冷哼一声,再度沉默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主治医生满头大汗的从手术室走出来了,没给他喘息的机会,一大堆人便围了上去。听到其说没有大碍,只要在休息一下午便能醒后,众人歇了一口气,卡在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没有人有要走的意思,可越快到了晚上,姜文舒反而越虚起来。她想到冷月说她是诸葛封的未婚妻的话,姜文舒发现自己越来越猜不透诸葛封了,这样的猜不透,让她感觉自己和诸葛封越离越远了,如果诸葛封醒了,自己又该说什么?该说祝福,然后默默的看着他和冷月秀恩爱?就连姜文舒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单凭面貌来说,冷月已足够优秀了。

    姜文舒想到这些后,和宋林打了声招呼,便风一样的逃离了军区医院,她怕自己再慢一步,就想留下来看看诸葛封,虽然她心里,真的很想。

    比医生说的预计要晚,直到深夜,诸葛封才醒来,睁开眼看到的是屋里个个站的笔直的人,看到这些熟悉的面孔,诸葛封不由得笑了。一声甜甜的‘哥哥’在自己的耳畔响起,然后是一个身影扑过来搂住了自己的脖子,抱的紧紧的。

    “行了,小聪,哥哥这不没事么?”诸葛封拍拍诸葛聪的肩膀,开心的笑着说道,两年没有见到自己的亲弟弟,真是怪想念的,一起来便能看到他,真的很好。

    一声柔柔的抽泣声打断了兄弟的相见,诸葛封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看便知是谁在自己的身边坐着。在场的众人都大跌眼镜,刚才强势的一览无余的冷面女现在竟变得楚楚可怜起来,若不是见过她之前的样子,众男性差点儿想抱上去吼吼她。

    “我好……担心你。”冷月一边抽泣着,一边用细嫩的小手微微的晃动着诸葛封的手臂,好让诸葛封注视到她。

    诸葛封只得扭转过头来,也把冷月轻轻的搂在怀里,“行了行了,别哭了,两年过去了,你怎么还这样。”不是诸葛封想要占冷月的便宜,诸葛封知道,如果自己真的不理会冷月,她会在这里哭个三天三夜。

    人群里,没人注视到张萌落寞的眼神,在众人沉浸在诸葛封醒来的喜悦中时,她缓缓地退出了房间,离开了军区医院。天色已是不早了,为了不打扰诸葛封的休息,众人约定好明日再来看他,反正都是逃课的主,不论是星期几,和他们都没有关系。宋林则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诸葛封,诸葛封知道这小子胆小,不敢再逃课了,表示理解的点点头。

    老猪过来了一趟,把诸葛聪接走了,临走时,诸葛聪恋恋不舍的在诸葛封脸上亲了一口。

    夜深人静,病房里只剩下了冷月和诸葛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