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深夜,病房里只有微微的床头灯,整个病房呈现淡淡的昏暗色,诸葛封看了眼没有跟老猪走的冷月,试探性的问道,“你?不回去?”

    “你……你赶我走。”谁知冷月的眼眸瞬间泛起红来,精致的小脸配上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是个男人都会有怜爱之心,诸葛封自然也有,他只得再次赶忙说道,“好了好了,你留下就好了。”

    诸葛封从小就和冷月生活在一起,自打自己有记忆起,冷月就是这副摸样,只要诸葛封稍不顺她的心意,她的眼泪就会涌上来,诸葛封虽每次知道这死丫头是在演戏,可看到这么惹人怜的女孩子,诸葛封每次都要败下阵来。十几年来,诸葛封在冷月的眼泪下就没赢过。

    听到诸葛封同意了,冷月像是变戏法一样,眼泪停了下来,像个孩子一样笑了起来。对此诸葛封早已见怪不怪了,诸葛封甚至觉得这丫头的眼睛有毛病,出于自己一旦这样说,她又会哭的缘故,诸葛封放弃了让冷月治疗的想法。

    冷月兴高采烈的从一旁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躺在了诸葛封的旁边,抱着他的胸膛,钻进了他的怀里。军区医院最好的病房,床很大,睡三个人也是绰绰有余,再说冷月身材苗条,诸葛封也比较瘦,地方倒显得很宽敞。

    “我好久没抱着你睡了呢。”冷月小脸发红,流露出一丝诱人之色,她抬起好看的额头,对诸葛封诺诺道。

    诸葛封对于冷月对自己的感情有些无所适从,他知道,冷月对自己很喜欢,甚至是喜欢疯了,她是这样一个女孩:诸葛封因为世界卡门智力大赛输了,为了遵守与乔利斯的约定,他来到了中国,其实那是自己故意输的,为的就是找借口离开英国。可当时的冷月不这么认为,她把罪责推给了乔利斯,乔利斯的家族远在俄罗斯,冷月竟然只身一人来到俄罗斯,就是往彼得家族闯,三十多杆机枪对住却浑然不惧,当着乔利斯父亲的面扇了乔利斯一耳光,最后彼得家族考虑到两家的经济地位关系,只是把冷月捆绑着送回了冷家,家族冷无秋很是愤怒,关了冷月两年的禁闭,知道最近才放出来。否则已冷月的个性,早就来中国找诸葛封了,还能让他一人生活两年?

    对于冷月闯彼得家族的事情,诸葛封也是有所耳闻,有些担心冷月的同时,也对这丫头大胆不要命的性格有了更深的认识,可诸葛封只是有些感动,一个女孩能为自己这样,真是自己的荣幸,可那不是爱。

    诸葛封有些愧疚的将冷月轻轻搂紧怀里,可能自己将来真的要听从父母之命而和这个女孩结婚,如果真是那样,诸葛封愿意尝试的去爱她,可诸葛封也知道,他现在喜欢的人是姜文舒,这样抱着一个女孩而想着另一个女孩的行为虽然很混蛋,但诸葛封克制不了自己的思绪。

    冷月被诸葛封轻轻的搂着,还是不老实,小手在诸葛封的胸膛上来回的游走,脸贴的更近了,女子呼出的芳香之气打在了诸葛封的胸膛上,诸葛封微微的颤抖着,不是他害怕,这是人正常的反应。

    “小月,别闹。”诸葛封从小就这样叫她,自己比她大两岁,今年冷月已是十六了,显得愈加的诱人。

    冷月不满的嘟了嘟嘴,又往前靠了靠诸葛封,现在诸葛封的胸膛已能感受到她光洁的脸蛋了,诸葛封心跳的很快,感觉胸前有一股热血在燃烧。下面也不自觉的直了起来。

    “怎么闹了,我是你未婚妻,你该不会嫌弃我吧……”

    诸葛封胸前感受到了冷月的泪水,诸葛封在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得又说道,“没有,可你现在长大了,我也长大了,又不是七八岁的孩子,我现在可是个男人。”

    冷月抬起头,眨了眨她又翘又长的睫毛,“妈妈和我说了,十六岁就算成人了,就可以做些成人做的事情……”

    诸葛封热汗直流,浑身已被冷月抚摸的燥热难受,加之冷月现在略显含义的话,诸葛封真觉得克制不了自己了。

    冷月看诸葛封不理自己,把头往上蹭了蹭,突然一翻身,双手抱住诸葛封的脸,亲了起来。炙热火辣的香舌在诸葛封的齿贝间挑逗着,诸葛封瞪着斗大的双眼,被冷月这一下来的有些猝不及防,诸葛封感觉自己要沦陷了。

    ……

    林桐下午给诸葛封打电话,想要问他为什么没来上课,却没打通,给宋林打了过去,却得知诸葛封受伤的消息,心里很是担心,可晚上酒吧那里还有驻唱,林桐抽不开身去看他,只得等到十点结束之后,再来看看诸葛封。

    刘宇接班时,得知诸葛封受伤了,非要来看看他的大恩人,可酒吧不能少了驻唱,何生财可不干,两人必须要留下一个,林桐在多次保证会把他的祝福带给诸葛封后,刘宇这才作罢。

    林桐觉得自己空手而去不太好,这么晚了花店早就关门了,只好去超市买些水果,也不知诸葛封爱吃什么,每一样常见的水果各拿了些。

    进了医院病房区,因为不知诸葛封休息了没,林桐走的很轻,到了宋林和她说的病房号时,里面传来了微弱的昏暗灯光,林桐很庆幸诸葛封没有休息,自己没白跑,正准备推门之际,里面却传出来怪异的声音。

    “嗯……”

    林桐脑子里一下嗡了起来,这……诸葛封怎么这么恶心,和护士在……想到这里,林桐顾不得什么羞耻之心,用力的将门推开,快步的跑了进来,只见屋内,一绝色女孩趴在诸葛封身上,两人在忘情的亲吻,诸葛封的手已经不老实的伸进女孩的海军蓝裙摆下。听到有人来的动静,两人同时回头看去。

    “诸葛封!你个混蛋!连护士也不放过,你对得起……对得起姜文舒么?”林桐本想说自己,却突然发现自己和诸葛封没有什么关系,就拿姜文舒做了挡箭牌。而后林桐拿起一苹果,直接砸了过去。

    冷月转身坐在了诸葛封的腿上,反手接住了苹果,冷冷的看着林桐。

    “啊!”诸葛封传来一声剧痛声,冷月正好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刚包扎的伤口又印出一滩血来。冷月顾不得找林桐麻烦,急忙摁响床头的按钮。林桐也暂时放下了刚刚所见,急忙跑到了诸葛封身边,担忧的问道,“你怎么样?”

    “滚!”冷月愤怒的想要推一把林桐,却把诸葛封拉了过来,诸葛封苦笑道,“冷月你就别闹了,我都成这样了,还找麻烦。”

    冷月听到诸葛封的话,愣了一旁傻站的林桐一眼,随后安静下来。

    “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小护士将诸葛封的伤口包扎好了,将原来的纱布扔进垃圾桶里,“身上有枪伤,还搞这么大动静,还好是大腿,这要是腰上中了一枪,以后你就没得搞了。”护士很是不满的愣了这三人一眼,边往出走还边小声地嘟囔,“还玩3p,城里人就是会玩。”

    林桐听到这话,脸瞬间红了,她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女生,诸葛封这王八蛋,自己爽了,老娘还要给他背锅。

    诸葛封有些尴尬的对林桐笑了笑,指了指一旁气嘟嘟的冷月说道,“这是冷月,我……”

    “我是他的未婚妻!”冷月对诸葛封半天没说出这三个字很是不高兴,抬着胸脯,趾高气昂的向林桐宣示着自己的主权。她对林桐打断自己的好事很是不满,明明快诱惑诸葛封成功了,她的突然而来,却坏了自己的好事。

    林桐显然不相信冷月的话,理都没理她那嚣张的样子,疑惑的看向诸葛封,诸葛封想了想,叹了口气,然后点点头。诸葛封知道,自己如果摇头的话,冷月会伤心欲绝的,这不是哭的问题了,这已经牵扯到生命代价了,再说冷月的话,诸葛封也没法反驳,冷月的确是自己的未婚妻,虽然是家族婚约,但家族婚约也是婚约。

    对于诸葛封的反应,冷月很是开心,自己再怎么承认,也不如当事人承认来的带劲。林桐感到心中被一记闷棍打中,呼吸都来的有些困难了。

    “哦……是么?”林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将一袋子水果放在了诸葛封床前的桌子上,“那不打扰了,我只是作为同学来看看你。”没等诸葛封说些什么,林桐便走了出去。

    看着林桐走出去的身影,诸葛封并没做太多表示,只是抬头对冷月笑了笑,“小丫头,这会你满意了吧!我朋友都被你气走了。”

    “她喜欢你!”冷月戏谑的看着诸葛封。

    “怎么可能,她只是我的朋友。你真当我那么受欢迎啊!”

    “我是女生,她也是,我不会看错的。”冷月顿了顿,“不过,这不重要,你永远都是我的,我们……继续吧。”

    呼~呼~诸葛封果断装睡,说实在的,他真的不想把冷月怎么样,刚才已经很对不起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