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英国伦敦一郊外,仅仅只有一条小道,刚够两辆车通过,还必须是一辆先停下,一辆才能过去。

    一郊外仅有的一条小道也只通往一个地方,原来这里本是一个小村庄,却被一位亚洲人全部卖了下来,在英国,是不限制人们的房产数量的,但这昂贵的费用,英国能承担得起的,屈指可数。在英国伦敦生活的居民大多数只知道一郊外住着一家大豪门,却很少有人知道,这里住着的家族,是连金融寡头罗斯柴尔德家族都要忌惮三分的古老家族。

    它也是诸葛封从小一直玩耍的地方,诸葛家。

    诸葛家的占地面积已不能用大小单位来概括了,若硬要与什么对比,只能说它的大小与最初那个村落大小是一样的,而当时那个村落的人口有5千人,若换算成五人一家,一家一套房的话,也就是一千套房子的大小。

    诸葛家光是进出的大门便有八个,分为东西南北,还有东西,东南等,进了诸葛家,还感受不到这是一个家族的所在地,因为里面树木茂盛,花草繁多,还能见到饲养的各种珍奇动物,若第一次来,还真会以为来到了动物园呢。

    诸葛家家主屋内。

    这本是一幢西式建筑风格的别墅,里面的装饰却尽显中国风韵,檀香在屋里袅袅环绕,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古典高雅,尽显大气本色,几幅挂画,是黑白相间的山水墨色;几幅大字,苍穹有力。房屋唯一有的现代电器,便是挂在墙壁上的高清电视了,它的存在反倒显得与屋内一切格格不入。

    屋外有一悬挂天台,除了花样繁多的草木,便是天台上放着的一桌围棋了,围棋旁是两老人,神情淡然,好似超脱了世间万物之事。一旁摆着一茶桌,茶桌前各站着两位佣人,随时贡茶。

    “无秋,你这棋风,越来越凶了。”手持黑子说话这人,名为诸葛龙宇,是诸葛家现任家主,他边说,边将白子落下。

    “你让我大老远从中国赶过来,就是陪你这老家伙下一盘棋?”冷无秋下了一手白子,困死了两颗黑子。

    “听说,你这老东西有悔婚的打算?”诸葛龙宇停下棋来,端起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

    冷无秋冷哼一声,“你把封儿从诸葛家继承人的位置上拉了下来,然后冻结了其在中国的资金,你的家务事我自然管不了,但我可不想让我小孙女跟着你那蠢孙受苦。”

    “你怎么知道月儿跟着我家小封在受苦?”诸葛封放下茶具,又下了一子,这盘棋,看样子他要输了。

    “难道不是?”冷无秋刚准备落子,又放进了棋罐里,看着诸葛封说道,“华夏鹰队队长的儿子,在你孙子头上都拉屎撒尿了,你还能忍?先是将吐沫吐在了你孙儿的脸上,而后又是逼你孙儿开枪打自己,这你都能接受下来,小封对你来说,不正如这棋盘上的一颗弃子么?”

    啪嗒!~

    诸葛龙宇手指间的白子竟被捏成了碎末,眼眸中划过一瞬间的震惊与愤怒,转眼间又归于平静,“无秋兄,月儿这一小女,我是真心喜爱,婚约之事也早已定好,放心,我会给你一满意的答复的。今日时候不早,还请无秋兄在诸葛家休息的舒心。”

    之后,诸葛龙宇又拿出一白子,落在棋盘上,冷无秋一看,白子竟然形成了一条潜在的大龙,自己本是要赢的棋,却还是输了。

    冷无秋微微苦笑一声,点了点头,被站于茶桌一旁的仆从领了出去。

    冷月知道诸葛龙宇要出手了,至于对谁出手他是不知道的,但从诸葛龙宇刚才眼光中飘散出瞬息的震惊与愤怒来看,这次事情并不简单,冷无秋认识诸葛龙宇已有几十年了,从未见过他那静如水的瞳眸会有多少震荡。

    “小猪!”冷秋月一走,诸葛龙宇眼神中突然迸发出一股火焰。

    “老爷。”名为小猪的,是一中年男子,他是老猪的儿子,他们一家在诸葛家世代为管家,因为老猪走了,所以儿子小猪便顶替了他的位置,这样的沿袭就如诸葛家的家主一样,世代没有变过。

    “把族内子弟都给我叫到隆中堂来,所有人不得缺席。”诸葛龙宇喝了口茶,说道。

    “是!”

    时间到了下午,隆中堂。

    诸葛家族有很多巅峰似得成就,光是诺贝尔获奖者便足足有十一位,更别他其他领域的辉煌成就了,而这些对诸葛家的人来说,远远不及当年先祖的成就,统御三军,七擒孟获,成一代千秋宰相。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来自隆中,隆中对策定三分天下,晓天下大势。为了不忘祖先教会,诸葛家族的会议堂,便叫隆中堂。

    诸葛龙宇进来后,原本嘈嘈杂杂的诸葛子弟全都安静下来,族内子弟大约有两百多人,但隆中堂地方足够大,人多反而显得宽敞。

    诸葛龙宇一脸平静的走到了正中的位置,两侧依次都是按辈分排的族内子弟。

    诸葛龙宇眼睛锐利的扫过每一位族内子弟,叫齐这些人对诸葛家主来说易如反掌,但对其他领域却成了巨大损失,这些人中,有的人所能产生的价值可以按秒来计算。有的人来到这里开家族会议,甚至会导致一些国家政府机构的短暂停运。他们都是各行各业里难得一见的天才,有的可以说是无可代替般的存在。

    “我这老不死的,打扰你们正事了吧!”诸葛龙宇淡笑着说。

    所有人都整齐的摇摇头,就算有的人心里是这样觉得,也不敢透露出分毫,若说他们是在每个领域都是顶尖的,那么诸葛龙宇则是可以掌控他们生死的那个人,诸葛家族完全的实力,就连族内弟子都没有见过。

    “那我说说正事!”诸葛龙宇又快速扫视了一圈众人,“我的小孙子封儿受了委屈,我却一点儿都没得知。”

    说到这里,诸葛龙宇用锐利的目光看向了坐在他旁边的那人,他是诸葛龙宇的二儿子,诸葛勤。

    诸葛勤身子一颤,他作为诸葛家族的一份子,自然也是非常聪明,他不断的告诫自己在家主面前不可低头,可当诸葛龙宇那锋利的眼眸刺过来时,他不由得低下了头。

    “勤儿,封儿出了这么多事,你可知道。”诸葛龙宇紧盯着诸葛勤,不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

    诸葛勤艰难的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微微发颤,“孩儿最近在和克雷食品有限公司谈业务,对于小封的事情,并不知道。”

    啪!

    巨大的巴掌声。

    诸葛勤直接从椅子上飞了出去,足足有两米远,摔倒在地,嘴中喷出一大口血来。

    “封儿,你要记住,是你的位置,我老头子自会给你;不是你的位置,你抢是抢不走的!”

    诸葛勤慌忙站起身来,狼狈的擦了擦嘴角的血,恭谨的鞠了一躬,“孩儿知道。”

    诸葛龙宇没有再看站于一旁的诸葛勤,他对着右侧第三个位置说道,“龙儿,在华夏军中是不是有个叫鹰队的部队?”

    诸葛龙一怔,随即点了点头,“是的,叔父,的确有一个叫鹰队的特种战队,这是华夏国的秘密部队。”

    “诸葛家在华夏的龙组与其相比,孰强孰弱?”

    诸葛龙自信一笑,毫不犹豫的答道,“若鹰队和龙组相比,别说到龙组的一半,就连十分之一都难到,若说他们是华夏的秘密部队,诸葛家的龙组相对于华夏就是雇佣军的存在,就相当于咖啡馆里的咖啡和水一样,要钱的咖啡自然要比免费的水好很多。”

    诸葛龙宇连说三个‘好’字,又问道,“鹰队后面还有组织撑腰没有?”

    诸葛龙摇了摇头,“这个很难说,据传言……”诸葛龙看着诸葛龙宇,突然说不出话来。

    “有什么就说吧!”

    “据传言,鹰队后面有一个更大的组织,就是神风组。”

    原本还能听见呼吸声的隆中堂内,在这一刻却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了,万籁俱静一般死一样的沉寂,每个人都不敢看诸葛龙宇,这牵扯到诸葛龙宇的痛,也是整个诸葛家族的耻辱。

    诸葛龙宇不会忘记神风组是怎样害死自己的儿子的,当年,诸葛封还只有十岁。

    已经过去八年的往事,所有人本来都在潜意识里觉得这件事已经忘记,可当一提起神风组,那悲伤又充斥了整个隆中堂。

    诸葛龙宇良久的沉默,他想为自己的孙儿报仇,正如他八年前想为自己的儿子报仇一样,可作为家主,又怎可以肆意而为?诸葛龙宇恨这样的自己,就如自己的封儿临走前和自己说的一样。

    “爷爷,你是个看着自己儿子死在自己面前还无动于衷的人,而我却做不到,看着我的父亲死在我面前还要流露出无动于衷的样子。”

    诸葛龙宇深呼一口气,打破了这良久的寂静,“不管怎样,不能饶了葛鹰那小子!就算背靠神风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