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大校!得罪了!”葛鹰边说,边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向诸葛龙肚子打去,虽然葛鹰自信自己一定能打到诸葛龙,但为了保险起见,他直接选择了打诸葛龙的肚子,这么近的距离,身体是根本没法短时间闪过去的,葛鹰对此很有把握。

    诸葛龙在葛鹰面前的身影突然虚晃起来,化作了模糊的影子,葛鹰毫秒间的出拳,竟硬生生的扑了空,而诸葛龙就在葛鹰伸出的拳头旁边。

    “我就不信了!”葛鹰并未做停留,又是一击回钩拳,这个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比平日里的训练要凶狠多了!可诸葛龙这次竟然直接不见了,葛鹰拳头停留在诸葛龙原有的位置上,他不停的左右看着,却没有发现诸葛龙。

    “小子,你还有一拳。”突然,葛鹰身后响起诸葛龙的声音,葛鹰头上已是大汉淋漓,仅仅两拳,已是费了他好多的力气;听到诸葛龙的声音,葛鹰竟感到一丝无力感。

    这样的感觉还是葛鹰刚加入鹰队时,被老队员教训的时候才有的,那是一种强力的无力感,就和现在一样,感觉怎么都赢不了。

    “我跟你拼了!”葛鹰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回头狠狠的甩出一拳。

    啪!

    打住了!却打在了诸葛龙的手上,被诸葛龙死死的抓住,葛鹰想抽出来,根本动弹不得。

    “小子,你性子太暴躁,还tm是个新兵蛋子,做事收敛点儿。”

    诸葛封单手将葛鹰推了出去,随后而来的一拳,嘭的一声,直接将葛鹰打在了树上,掉落下来。

    在场所有人除了诸葛凌,都是连大气都不敢出,葛司令虽然担心自己的儿子,但也没有任何表示。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的无奈,在现实面前,不是什么都能做的。

    葛鹰扶着大树,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嘴角不断的流出血来,就这样看着诸葛龙。

    诸葛凌直接坐上了车,诸葛龙看了眼葛鹰,“自己去道歉,至于他想怎么整你,就由他了,不过不要让我听到你有反抗的动向,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吉普车在众人的军礼下扬长而去,就这样嚣张跋扈的当着葛司令的面把葛司令的儿子给打了,没对葛枫说任何话便走了。

    葛枫直到看不见吉普车了,才放下手,他叹了口气,曾经他在自己的老师面前抬不起头来,没想到自己做了少将后,依旧是这样。看着迷茫的葛鹰,葛枫无奈的摇了摇头,坐上了吉普车,探出头来对葛鹰说道,“鹰儿,这世上,不是什么人你都能惹得起的,以后不要再小瞧任何人了,乖乖的去道歉,诸葛封若是要整治你,你就听天由命吧!我……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葛鹰怔怔的看着父亲的车远去,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父亲的无奈,从小他都以为自己的父亲是万能的,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之神,和众多孩子一样,对自己的父亲有着极深的崇拜,而事实也是如此,因为自己的父亲,自己可以在龙城为所欲为,因为他是葛枫的儿子,可直到今日他才明白,父亲也只不过是一个人罢了。他也有众多的无奈。

    每一位父亲可能都是这样,曾经在孩子眼里的神,终究有一天会沦落为普通人,因为他也有老去的一天……

    ……

    诸葛封已经在病房住了一个礼拜了,冷月这小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黏着自己,这让诸葛封并不好受,尤其是到了晚上,自己再怎么有定力,也是个正常男人啊!期间第三势力的人来过几次,诸葛封渐渐和这帮子人混熟了,朱建伟给诸葛封卖了一个轮椅,怕诸葛封每天睡在床上闲出病来。林桐自从上一次来过之后,再就没有过来了,诸葛封也没有在意,毕竟林桐晚上有驻唱,应该是很忙吧!反倒是刘宇过来看了几次诸葛封,每次过来都给诸葛封带许多补品,还一口一个恩人,诸葛封对于这小子献殷勤已是习惯了,时不时的指点一下他自己写的谱子,刘宇是个很有天赋的歌手,诸葛封微微指点,他便能领会意图。

    马上就要三模了,女孩子对学业都比较上心,所以姜文舒才没过来吧!这是诸葛封每天都要安慰自己一遍的借口,住院一个礼拜,没有看到姜文舒,心里总是感觉怪怪的。时常想起和她在教室里的快乐时光,还有姜文舒那日的那句话,诸葛封从来没忘记过。“你要是进了全班前三十,我就做你女朋友。”

    诸葛封一直把这句话默默记在心里,一天天数着三模考试的到来。

    为了避免葛鹰在这个空隙之下找麻烦,诸葛封叮嘱了自己的兄弟们最近要低调,自从诸葛封为了他们而挨子弹后,第三势力的人早已把诸葛封的话当做了圣旨,最近都开始乖乖的上课了,这让龙市一中附近的治安好了一大半。许翔曾单独向诸葛封道歉,诸葛封淡淡一笑,“那是我抢来的,又不是你给我的。再说,换成你,我相信你和我的选择一样。”许翔便没有在说什么了,的确,要是自己,为了兄弟们,也甘愿挨子弹,诸葛封这份情意,许翔默默的记在心里,兄弟之间从来不需要过多的言语。

    诸葛聪的到来,让老猪很是头疼,这小家伙对于军械的热爱超出了老猪的想象,那****手中的ak47便是这小家伙自制的。诸葛聪把老猪给他的房间弄成了军械生产基地,一到晚上,就有邻居找上门来,以为老猪家发生了爆炸,实则是那小家伙在研究炸药,刚住了一个礼拜的屋子,墙面已被诸葛聪糟蹋的不像样。幸好诸葛聪嫌房子太小,又开始寻找新的房子,要不老猪觉得自己再过两天也会被这小家伙给打死了。

    周日,大家都没课,来看诸葛封的人多了些,没想到林桐也过来了,几天不见,这小妮子又变漂亮了,可能今天穿的浅蓝色过膝裙有些诱人吧,所以才让诸葛封这么觉得。看到诸葛封那上下打量自己的眼神,林桐很是不满的愣了他一眼,又想到这家伙那晚的不要脸,气呼呼的不想再理他了。

    第三势力的十几人都来了,诸葛封现在基本上都认识,其中一人让他印象深刻,那就是刘洋,在第三势力中,应该属刘洋的背景大了,龙省公安厅厅长的儿子,那日为诸葛封封锁街道的事儿便是他做出来的。这人明明是可以进入第一势力的,葛鹰也多次邀请他,可他却拒绝了。诸葛封除了暗暗感叹第三势力的凝聚力外,也佩服刘洋的重情重义。

    曾几何时,诸葛封是多么痛恨‘兄弟’这两个字,兄弟毁了自己的家庭,杀了父亲,母亲失踪,这些诸葛封都曾一度推给这两个字。

    但诸葛封渐渐的明白了。那些不视兄弟为珍惜之物的人,又怎么能担当的起这两个字?

    诸葛封躺在病床上,安静的笑着看这帮子人打闹,宋林那怂样,每次骂秦华时很大声,等秦华走过来,一声声哥叫的那是相当的甜。林桐坐在诸葛封旁边,为他削着苹果,冷月没了冷冰冰的模样,嘟着小嘴,看敌人一样看着林桐,煞是可爱。林桐喂诸葛封吃完一苹果后,冷月显然很不爽,给诸葛封削了一个梨,林桐看了,也抬起扛来……到了中午,诸葛封已经不用吃午饭了。

    中午这些人叫了外卖,一大帮子人就在诸葛封病房里玩起了炸金花,全然不顾诸葛封的死活。林桐弱弱的说了句她也想玩,众人急忙欢迎,能和美女玩,还能赢美女的钱,何乐而不为。

    过了一会儿。

    “林姐,我给你跪了,我tm输的就剩下裤衩子了。”秦华已经快哭出来了,他赤果上身,除了输了五千块外,还有一身限量版的阿迪达斯。

    其余几个人也是一脸苦相,林桐拿出了大姐大的气势,“干什么呢?这就不玩了?我还没赢够呢。再让我赢一个月的工资,快~快~快!”

    诸葛封在一旁搂着冷月呵呵笑着,冷月也是忍不住笑起来。诸葛封看着这几个兄弟一会儿真的要输了裤衩子了,连忙笑着阻止道,“小桐,你放他们一条生路吧,你看宋林那嘴角都抽搐了。”

    砰~砰~砰!没等林桐开口,响起了敲门声。林桐不满撇撇嘴,“谁呀!打扰我兴致,一会儿没手感了。”等门一开,她吓了一大跳,像是看见鬼一样,急忙跑了回来,躲在许翔的身后。

    许翔几人都如临大敌的站了起来,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对住了门口。

    站在门口的葛鹰,嘴角还是红肿的,胳膊上绑着纱带,看样子是受了伤。

    葛鹰没有理会许翔几人的手枪,慢慢的往屋里走去。诸葛封看见了他,示意许翔他们几个把枪放下。许翔和朱建伟等人不敢大意,虽然放下了枪,却依然紧紧的握着。

    葛鹰转过身来看着诸葛封,诸葛封放开了怀里的冷月,冷月小女人态的坐在一旁,她很聪明,知道什么时候该怎么做。

    “是来看我的么?”诸葛封笑了笑。

    噗通~!

    葛鹰未说一句话,竟然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