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在场的众人都惊得半张着嘴,一向心高气傲的葛鹰竟然跪了下来!他这是干什么?所有人都不解。许翔更是惊得枪都掉在了地上,只有诸葛封和冷月是面无表情的。

    “是我的错,封少,随你怎么处置。”葛鹰也是面无表情,虽在下跪,但脸上没有一丝央求的意思。

    诸葛封沉吟了片刻,抬起头来,“龙组的人?”

    “是。”

    其他的人都是大眼瞪小眼,不在军界,不会有人听说过龙组的,他们唯一知道的军事组织便是葛家的鹰队,这已是他们所能想到的军中的庞然大物了。

    诸葛封没有说话,一直在思考这什么,而葛鹰就跪在那里,房间里诡异的安静。

    “我看出了你的不服。”过了良久,诸葛封说道。

    葛鹰点点头,“的确,我唯一服的,只不过是你生在一个好家庭罢了,的确,这也算牛逼,毕竟没人这么好命。”葛鹰略带嘲笑。

    “你不也一样?你不也是因为家世才这么飞横跋扈的么?”

    “我不是。”

    诸葛封没有说话,等着他的下文。

    “我不是,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挣来的,唯一靠家庭的,可能就是我被调进了鹰队,而有现在的一切,却是我一步步爬上来的。”葛鹰对于诸葛封把自己和他相比,很是不屑,好像那诸葛封和他相比是对他莫大的侮辱一样。

    诸葛封淡淡的笑了笑,“你可以走了。”

    不光葛鹰愣住了,在场的人也都愣了一下,这可是葛鹰自己送上门来的好机会,诸葛封就这样放葛鹰走了?他可羞辱过诸葛封那么多次啊!而且这不等于放虎归山么?

    葛鹰显然不相信,依旧跪在那里没有动弹。

    “你可以走了,你我的对决还没有结束。”诸葛封又重复了一遍,“我不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赢得这场胜利,这也不是我的本意,否则你没等跟我对决,你就早死了。”

    葛鹰缓缓地站了起来,看了诸葛封一眼,“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不是我的对手。”

    诸葛封摇了摇头,“现在这不是关键,现在的关键是你可以走了,对手太弱,我也会提不起兴趣。”

    葛鹰大笑两声,连说几个好字,停下来后,用略带欣赏的眼神看着诸葛封,“你果然有几把刷子,但你今天做了最错误的决定,希望你不要后悔。”

    葛鹰走了出去,等到了门口时又被诸葛封叫住了,葛鹰回头疑惑的看着诸葛封,“后悔了?”

    诸葛封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你对我的羞辱,我会加倍奉还给你,在我将你踩在脚底下的那一刻。到时候你若还能活着,便归顺我吧!”

    葛鹰呵呵一笑,“等到了那天再说吧!”,随后离开了病房。

    葛鹰走后的片刻安静,被许翔的一声‘哎呀!’给打破了。

    “老大,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把这王八犊子给灭了呢?”许翔很是惋惜的站在窗口看着葛鹰早已远去的身影,其他人也纷纷附和着许翔的话,觉得诸葛封错过了一个大好机会。

    “我的确是有家族。”诸葛封说了句,众人安静下来,虽然和诸葛封相处的时间不短,但这里的大多数人,包括诸葛封第一个兄弟宋林在内,没人知道诸葛封的过往,葛鹰今天突然的出现,让众人的好奇心又涌了上来,当听到诸葛封要说些他的过往时,众人同时安静下来,没有人不好奇的,就连林桐也是瞪大了眼。

    “我的家族远在欧洲,是近些年才移居到欧洲那里的,以前虽然在欧洲也有多套房子,但根基还在中国。”诸葛封顿了顿,“多的话我也不想说,我的家族的确有撼动中国……甚至说可以影响到大半个地球的力量,但那不是我,而我,早已离开了我的家族了。”

    诸葛封环视了一圈众人,每个人都在看他。“也就是说,我可能以前是一个少爷,而如今,我真的是一贫如洗,什么也没有,也就是因为这个样子,我也不愿带领你们。现在我坦白了,你们想走的可以走了。”诸葛封说完,闭上了眼睛,像是在闭目养神,冷月靠在他的肩膀上,像是在默默诉说,“就算世间抛弃你,我也会对你不离不弃。”

    许翔等人互相看了几眼,都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了诸葛封和冷月两人,看着一个个离开的身影,冷月不停的冷笑,要不是诸葛封拉着她的小手不让她动弹,这些人一个个都要死!

    “都走了。”冷月心疼的抚摸着诸葛封的脸颊,冷月知道,这样的叛离,比打诸葛封一枪都要疼,“还有我,没事的。”冷月轻声安慰道,少女的幽香吐纳在诸葛封的脸颊上。

    诸葛封睁开眼,勉强笑了笑,“他们的选择没错,我什么也没有,如今只能空说大话,跟着我,那些人也只能受罪,没事,我好着呢。”

    冷月双手捧住诸葛封的头,将他轻轻扭到了自己面前,冷月探起身子后,伸出舌头在诸葛封的眼角上舔了一下,“骗人,这味道,是咸的。”

    诸葛封低下头,苦涩的笑了笑,自己是天才,曾几何时,自己把身边的人都当作蠢蛋,自己曾发誓不交往任何兄弟,不再像愚蠢的父亲那样活一辈子,可有一天,自己还是被这帮蠢蛋感化了,那是智慧无法抵挡的冲动,当自己真心接收后,却又被狠狠的刺了一刀,这感觉,应该是和父亲临死前一样吧,这感觉,比死还要难受。

    “我累了,休息一会儿。”诸葛封不愿再想,也不想让冷月看到自己伤心的样子,冷月是个傻姑娘,总是默默的陪着自己,从小就是。

    冷月点了点头,安静的坐在诸葛封身边,握着他温暖的手,想给他些力量,冷月知道,诸葛封在装睡,只是不想让自己看见他难过。

    过了良久,门被嘎吱一声推开了,原本在走廊里吵闹的许翔几个人,看到诸葛封睡着了,瞬间安静下来,一个个走了进来。

    “你们还回来干什么?”冷月站了起来,她目光比来的时候还要冰冷,像一把带刺的刀,随时可以取下许翔他们的性命,而冷月也确实是这样想的。

    朱建伟站了出来,从裤兜里掏出三张银行卡,放在了冷月手上,小声说道,“这三张卡的密码是六个零,里面一共有一百多万块钱,本来我想攒着买辆车的,现在我有老大了,我相信将来能开上更好的车。”

    “我让我爸把给我存的创业基金提了出来,里面有一千多万,密码是六个三。以后跟老大混了,我要钱也没用。”秦华把卡放在了冷月手里,又退了回去。

    “我……我什么也没有。”许翔低着头,苦涩的笑了笑,“我从家里翻箱倒柜,什么也没有了。我现在只有手上的一把枪,还有欠老大的一条命,等老大醒了,你告诉他,我这辈子,愿做他手下冲锋一卒。”

    张萌淡淡一笑,“我的命也是他救得。”

    宋林耸了耸肩,“我也是,这辈子就跟疯子打天下了。”

    “我卡里……”

    一个个第三势力的人站了出来,将手中的卡递给了冷月,每一张卡上面都写上了密码,他们有的多,就像秦华那样一出手便是千万;他们有的少,甚至没掏出一分,就像许翔他们一样,两手空空。唯一相同的,就是这些人此时此刻站在此地,就是这些人年少轻狂的豪言壮语,他们是老师眼中的差生,却是彼此为之珍贵的珍贵之物!

    多年之后,这里的每个人的名字都被世人永记下来,而这历史性的一幕,被美国著名画家居鲁士挂在了美国大都会的展台上空,画的名字便叫《兄弟的赠送》。

    当然,这是后话。

    “你们……”冷月良久说不出话来,过了好长时间,她露出一天使般的笑容,像是对这些重情重义之人最好的馈赠,“谢谢。”

    许翔潇洒的笑了笑,“不必对我们说谢谢,我们是老大的兄弟,一辈子的兄弟,老大只要还需要我们,我们就愿意,站在他身边。”

    看到诸葛封熟睡了,许翔他们怕打扰诸葛封休息,和冷月说了一声,便走出了病房。

    许翔是最后一个走出来的,冷月在其身后叫住了他,“你们为什么不亲自告诉他,那样不是更好?你们不知道你们刚才不说一声的走了,他有多伤心?”冷月虽然原谅了他们,但对他们的不辞而别,还是有些不满。

    许翔打开了门,留下一句话便走了。

    “因为我们是男人。”

    冷月听不懂,不解的挠了挠头,把一沓子卡放在了诸葛封床边,躺在诸葛封床边睡着了。

    冷月睡着后,诸葛封缓缓睁开了眼,第一眼,便是那些卡,金钱的确买不来情意,却能在最危难时体现珍贵,而这时的钱,不再是物质,而是一种载体,承载着兄弟之情。

    枕头被泪水打湿,午后寂静的下午,除了能听见医院外知了鸣叫,便只剩下屋内的眼泪,润湿了今年最繁华的一场夏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