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一周又过去了,诸葛封实在是受不了医院巴斯消毒液的味道,医生虽然说还要有两周的观察时间,但诸葛封知道这不过是医院赚钱的把戏罢了,很多医院都这样,为了圈钱可以给病人找出很多毛病,没病也要给你治有病了,何况像诸葛封这样的人,住医院最好的病房,不坑你才怪呢。

    这一周,姜文舒仍然没有来看过诸葛封,随着时间的推移,诸葛封越来越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真的很想她,很想,日思夜想。诸葛封知道自己这样做并不对,身边有着冷月,自己的未婚妻,还想着别的女人,可诸葛封抑制不住自己的想法,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诸葛聪这几日没了踪影,老猪说他已经找到房子了,这几天正在搞他的实验室,这小子除了在诸葛封和冷月面前像个孩子外,在别人面前都和个小大人似得,在冷月面前像小孩也只不过是为了牵冷月的手罢了……

    老猪为诸葛封整理好了东西,冷月将外套披在了诸葛封的身上,沿海夏季的早上,还有些微微的冷,昼夜温差是非常大的,上午你感觉冷的要命,中午时,就能把你烤出一层皮来。诸葛封出了病房,左右看了看,冷月白了他一眼,“别看了,他们都有课呢,你不是说这几天不让他们闹腾么?”

    诸葛封傻傻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冷月环抱着诸葛封的胳膊,慢慢的和他走出了病房,诸葛封现在腿部还是有些不适,不能走太快。

    出了医院的门口,诸葛封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终于是见到早上七点钟的太阳了,再看看街道上,诸葛封彻底愣住了。

    “小月,你要不要叫这么多辆车?”诸葛封哭笑不得,街道一侧,打头的是一辆加长林肯,之后有大约七八辆宾利,后面的车子诸葛封再就看不见了。

    冷月环搂住诸葛封的胳膊,抬起头看着他,可爱的笑了笑,“你现在不是什么什么老大么?不应该要有地位的象征么?我就把我家在龙省的车子全叫来了,我现在可是老大夫人了,自然也要气派些,嘻嘻,开心吧!”

    诸葛封一阵无语,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想到这小丫头还挺虚荣,冷月在自己面前永远都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正准备说句开心哄哄她,却看到了许翔他们。

    他们一伙人将车子停到了马路对面,也是好几辆豪车,但与这面相比,确实有些小巫见大巫了。秦华本来设计好要隆重的接诸葛封出院,可看到冷月这阵仗,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自己这面反倒像是开三轮车的……

    看着兄弟们一个个都低着头,诸葛封淡淡的笑了笑,他哪能不知道这帮人的心思。为了让自己张扬一把,一个个装作自己没来一样,其实他们是想来接自己的吧!

    诸葛封挣脱开冷月的手,向许翔他们走过去,站定到几人面前,笑着道,“怎么?让你老大跑上回去不成?”

    秦华他们抬起头来一愣,看了看站在马路对面的冷月,又看了看诸葛封,“这……”

    “行了,走吧!让我坐坐你的布加迪威龙,上次受伤,还没有好好感受下呢。”诸葛封边笑着,边坐到秦华的车里。

    这可急坏了冷月,原本以为诸葛封只是过去打个招呼,没想到被他们给抢跑了,对着身后的管家说道,“马叔,你先回去吧!麻烦你了。”没等马叔回答,冷月急忙跑向马路对面。

    车门被冷月打开了,诸葛封一愣,“你不和你家的车队走吗?”

    冷月没好气的白了诸葛封一眼,“你都走了,我还跟他们走干什么?”

    诸葛封看了看周围,尴尬的笑了笑,“这车只有两个座位,你去坐小伟的车去吧!”

    冷月低头直接迈进车里,一屁股坐在了诸葛封的大腿之间,小手用力的掐了下诸葛封的腰,“休想丢下我。”

    秦华全当没看见,跟后面的车子鸣了下喇叭,便开动了。后面十几辆车尾随其后。

    “哎呀!你拿什么东西顶我?”过了一会儿,冷月回头不满的看着诸葛封。

    秦华一听这话,差点儿把车开出去。车在晃动两下后,才平稳下来,秦华脸憋得通红,想笑不能笑出来的感觉就是难受。

    诸葛封苦笑两声没有说话,这能怪自己么?一位美女做你两腿之间,没反应才叫不正常呢。

    冷月见诸葛封不答话,伸出手想要去摸摸下面,诸葛封吓得急忙抓住冷月的手,在她耳边小声道,“小家伙,不要闹。”

    冷月不满的看了诸葛封一眼,不再动弹了,只是小声喏喏的来了句,“硌得慌。”

    秦华差点儿又酿成车祸……

    手下的人已经把诸葛封的行程给安排好了,说好了先去潮人酒吧给诸葛封接风,诸葛封没意见,这帮小子们都是比自己会玩的人,这些根本不用自己操心。

    车停在了潮人酒吧,看着诸葛封弓着身子走了下来,秦华终于忍不住了,爆笑起来,搞的一旁的冷月不明所以。

    “笑你麻痹。”诸葛封不爽的拍了秦华的脑袋一下,率先走进了潮人酒吧。

    第三势力的人全都来齐了,何生财看今天来了这么多大爷,直接给免单了,还送了一套潮人酒吧的镇店之宝,皇家礼炮。现在是中午,酒吧里没几个人,林桐要到下午放学才能来上班,刘宇那小子在楼上练歌,何生财说那小子老是惦记着诸葛封的病情,现在可好了,诸葛封出院了。何生财准备把刘宇叫下来,被诸葛封拦住了,今天可不光是为了庆祝他出院,还有很重要的事。

    诸葛封坐在正中央,冷月在他的旁边搂着他,其余人坐在两侧。

    许翔端起酒杯,“来,兄弟们,敬老大一杯,庆祝老大顺利出院。”

    除了诸葛封和冷月,众人都站了起来,诸葛封因为身上有伤,不能喝酒,拿起一杯果汁笑着和兄弟几个碰了一下。

    等众人坐回原位,诸葛封放下了果汁,“现在,人都齐了,我来说些事。”

    众人瞬间安静下来,张萌把卡拉ok的声音关掉了,现在静的就和在医院一样,每个人都看着诸葛封,这个第三势力最高的领导人。

    “我们有热血,有情义,这才让我们走到了一起。”诸葛封扫视了一眼众人,缓缓的说道。

    “这未尝不是一种缘分,但若想将情义延续下去,却不单单有热血就行了。”

    许翔几人低头沉思着。

    “我们需要物质,需要财富,也需要权势,我们要活下去,必须要这些,要想做一辈子兄弟,也必须要这些。”

    秦华皱了下眉,诸葛封看见了,淡笑着道,“可能我说的有些俗套,但情感的发展是需要一定的物质支持的,我们既然要闯,要物质,要财富,要权势,我们就要拿到最好的!”

    “这个天下,将因我们的存在而颠覆!”

    刚才还低头的几人,这时又抬起头来,每个人脸上写满了干劲!是啊!要做就要做到最强!既然决定了闯天下,就要搞他个腥风血雨!

    “老大!你说吧!我们该怎么做,你说就好!”许翔高声吼道,众人也一起附和道。

    诸葛封笑了笑,“我只是说了一个远大的梦想,当然,这个梦想总有一天会被我们实现,而我们现在所要认清的是,我们前面的道路并不平坦。”

    说着,诸葛封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子银行卡来,放在了桌子上。“我感谢你们每一个人,明知我贫困却不离不弃,可能男人之间说这些有些肉麻,但我真的非常谢谢。”诸葛封站了起来,向众人鞠了一躬,坐下来后,又说道,“但我们要白手起家,这些钱加起来快有五千多万了,我们不需要,有朝一日,我们所要见证的是,我们自己打下的江山没有留下别人的笔墨。”

    众人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一个个站了起来将属于自己的卡拿了回去,不是他们舍不得钱,只是不想看到与兄弟们的未来有别人的痕迹。

    诸葛封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这条道路,可能要走个十年八年,可能是一条一辈子都走不通的道路,愿我们不忘记初心,不忘情义。”没有顾及冷月的阻拦,诸葛封将酒杯端了起来,众人也都拿着酒杯站了起来,在碰杯声响起的那刻,这句话随之而出,整齐而又明亮,在酒吧里徐徐回荡,永远也没有停歇。

    “不忘初心,不忘情义!”

    这间酒吧后来成为了华夏最大的酒店,而曾经年少轻狂的少年,再回首时,已是沧海变迁。

    谁说成就只能建立在学习好的基础上?谁说只要学习好,将来便可成才?这世上,有远比学习更为重要的事,便是我们在孩童年代,与身边的那几个人,所建立下的羁绊,一辈子无法消灭的财富。

    诸葛封一饮而尽杯中的酒,众人此时心中也是豪情万丈,冷月虽然不懂这种兄弟情,但看到诸葛封脸上的笑容,也很开心的跟这诸葛封笑着。

    顿了顿,诸葛封环视了一圈众人,“我决定成立组织,组织的名字,叫‘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