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姜彦宏花五百万只是为了买‘诸葛封不要加入龙跃企业’这一条件,众人都以为姜彦宏是不是疯了,却也感到自己老大真的深不可测,竟然得到姜彦宏这样的大企业家给的这般待遇。

    众人都在惊讶之际,张萌反倒平静下来,这样的场景她已不是第一次见了,上次诸葛封把自己从龙建国手上救下来,不就是因为龙建国当时认出诸葛封,还邀请诸葛封加入他们公司里去么?虽然张萌不知道网络引擎业的两大巨头为什么要这样,如果说诸葛封的父亲很厉害的话,那怎么就能代表他儿子诸葛封也很厉害呢。

    张萌在一旁看着,没有惊讶,只剩下不解。

    大家惊讶过后,最先想到的便是希望诸葛封同意下来,晓组织刚刚成立,诸葛封又不让他们动用父母的钱,这使得不管是甲部还是晓组织,都是一穷二白。这雪中送碳而来的五百万,可以当作他们的启动资金。

    诸葛封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正愁组织没有资金发展,这么快就有人送钱来了,真是想什么便来什么。

    但诸葛封并不满意。

    “龙建国,您也是知道的。”诸葛封笑了笑,“姜叔既然听到我的一些事,想必在龙建国那边也听到了什么风声,对不对?”

    姜彦宏没有说话,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看上去乳臭未干的孩子,却有着超乎常人的智商,和这样的人斗嘴,作为精明的商人,姜彦宏觉得是愚蠢的。

    见姜彦宏没有否认,诸葛封继续说道,“实不相瞒,在你来之前,龙跃企业确实来挖我了。”

    姜彦宏眉头微微一皱,很明显,他并没有得到这个消息,作为两大网络引擎企业,明争暗斗自然是少不了,姜彦宏在龙建国那里安排了眼线,可并没得到诸葛封被龙跃企业聘请的消息,难道情报有误?

    诸葛封怎会不知姜彦宏心里怎么想,龙建国当然没过来挖他,自从诸葛封给了龙建国手机号后,他反而一个电话都没打,诸葛封之所以这样说,只不过是为了抬高价码。

    “龙跃企业给我开出了一千五百万的条件,我还在犹豫,这是个很难抉择的问题。”诸葛封晃动着酒杯,眼神里充满了戏谑之色。

    啪!啪!

    又是两个箱子摆在了桌子上,三箱子钱明晃晃的呈现在众人面前,好几个人发出了咽口水的声音,不是他们没见过世面,而是觉得不可思议,花一千五百万,只是为了堵住老大的一张嘴?

    “小月,两面都一样,你说我该选哪面?”诸葛封并没有因为三箱子钱而露出什么贪婪之色,反倒问起依偎在身旁的冷月。

    冷月一怔,随后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坏坏的笑容,她走到两位保镖面前,从保镖手里躲过箱子。这两位保镖都是姜彦宏花了大价钱聘请过来的,年薪都在百万以上,可在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冷月面前,却做不出一丝反抗,刚才那速度真是太快了!

    啪!

    第四个箱子被冷月扔在了桌子上,冷月对姜彦宏露出一个孩童般天真的笑容,“这样不就好了,捐钱多者胜出,恭喜您,姜彦宏先生,你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冷月说这话时,就好像姜彦宏玩游戏获得了什么成就一样,可谁能知道,这个成就的代价竟然是两千万!

    姜彦宏对冷月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想到这看似纯真无邪的萝莉,心思倒也坏的很。两千万对于姜彦宏这种身价过数十亿的人来说确实不算超大的数目,但一想到两千万只为堵住一人的嘴巴,姜彦宏就感觉心在滴血。

    但姜彦宏既然能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自然是有其实力的,勉强笑过之后,他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端起他并不爱喝的啤酒,对诸葛封敬道,“能和诸葛封先生合作,真是深感荣幸,祝我们合作愉快!”

    诸葛封与姜彦宏碰了下杯,暗自感叹这些大企业家,真是没一个简单的,从和龙建国在赌场见面,就欠了龙建国一个人情;再到和姜彦宏谈话,捞走姜彦宏的两千万。诸葛封本觉得第二次自己应该算是赚了,可回头一想,姜彦宏真的亏了么?

    一个一年能创造数十亿价值的网络引擎公司,若花了两千万而减少了与龙跃企业的竞争压力,这看似简单的封嘴费背后,其实是姜彦宏花费了数月时间来计算出其中的盈亏关系,这其中包涵了潜在价值等一系列复杂的商业算计,这一切都无法瞬间估量。

    当诸葛封想到这些,他才觉得可能这对度娘来说反倒成了盈利的事,或者说相当于买了一份保险。

    谈话之后,姜彦宏邀请诸葛封去他的家吃饭,姜彦宏在很多省份都有房子,因为出差要全国各地的跑,为了方便,基本上没到一个地方都会购置一套房子,好方便日后再来的住行问题。诸葛封本想拒绝,但觉得这样白白拿了人家两千万就跑了,有些不道义,便同意了姜彦宏的邀请。

    出潮人酒吧时,正好在门口碰见了林桐,看到诸葛封好了后,很是高兴的抱了一下诸葛封,冷月这小丫头差点儿用目光杀了林桐,但林桐可不怕她,自从上次和冷月杠上之后,两人便成了死对头。

    和林桐打了声招呼,诸葛封一群人便离开了潮人酒吧,许翔、秦华几个人说想设计一下晓组织和甲部的统一服饰,先行离开了。诸葛封坐上了姜彦宏的车,是一辆略显低调的奔驰s600。

    姜家的司机将车停到了校门口对面,姜彦宏从底座下拿出一份报纸随手翻阅着。诸葛封见姜彦宏全然没有要走的意思,便说道,“姜叔,我在学校没什么拿的,你可以叫你的司机走了。”

    姜彦宏将报纸放下,转过头惊讶的看着诸葛封,“诸葛先生竟然还是学生?也是这所学校的?”

    诸葛封点点头,对姜彦宏的疑惑有所不解。

    姜彦宏喜道,“那真是巧,我的女儿正好也在这所学校,不知诸葛先生认识不认识。”

    诸葛封尴尬的笑了笑,“姜叔说来听听,不过别抱太大希望,我在这个学校认识的人并不多,你在酒吧里见到的那些,差不多已是全部了。”

    “哦,那你可能不认识,小女平常很文静,不好动,也没什么朋友。”姜彦宏有些失望的答道,顿了顿,又说“她叫姜文舒。”

    “姜……文舒。”诸葛封惊讶的合不住嘴,这世界就这么的小?幸好姜彦宏已经转过头去了,否则看见诸葛封这个样子,定是会起疑心。

    诸葛封现在心里有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自己竟然把姜文舒父亲的钱给坑了!这要是让姜文舒知道,会怎么对自己?诸葛封不敢想象,也不想去想,那画面太血腥了。

    诸葛封只是听宋林说过姜文舒家庭环境很好,可这哪是很好?简直好爆了!这也怪不得宋林,姜文舒并不是一个爱张扬的女孩子,她的家世,别说宋林了,连校长也不知道。

    诸葛封惊讶过后,第一个想法就是逃跑,这要是让姜文舒碰见了,自己可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而且自己的的确确是算坑了姜彦宏。虽然对于姜彦宏来说,他可能没有亏,反而是赚了,但自己总不能和姜文舒解释什么潜在价值,解释什么竞争关系吧,就算自己说了,她会信么?

    诸葛封崩溃了,着急忙慌之中,只能想到一个没技术含量的方法,装肚子疼。

    “哎呀!姜叔,我肚子好痛,我去趟厕所。”诸葛封没等姜彦宏回答,急忙推开车门。

    一推开门,傻眼了。

    “爹……”一声爹叫出,姜文舒惊了!这是幻觉吧,诸葛封在父亲的车里?

    诸葛封暗骂倒霉,这tm怎么就这么巧呢,哪怕多给自己十秒钟,自己就跑了,可这一推开车门,却看到了姜文舒准备拉车门,这怎么跑?诸葛封知道自己逃不掉后,急忙挪到车的另一头座位,指了指疑惑的姜彦宏,尴尬的冲姜文舒笑了笑,“那个……你爹在那儿呢。”

    姜彦宏回头看着诸葛封,疑惑的问道,“诸葛先生?你的肚子……”

    “没……没事了!我不疼了。”诸葛封急忙摆手说道。

    站在车门外的姜文舒皱着眉头,这一切显然超出了她的想象,首先,诸葛封为什么在父亲车里?其次,爹爹为什么会尊称诸葛封为先生?还有,他刚才对父亲撒谎肚子疼是为什么?姜文舒脑子里现在就像是放进去了一本十万个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姜彦宏不满的看了一眼姜文舒,“宝丫,你在学校里磨磨蹭蹭做什么呢?诸葛先生等了你这么长时间,还不赶紧上车?你那是什么眼神?父亲平日怎么教的你。”

    姜文舒又羞又闹的坐进车里,暂时忘记了自己的那些为什么,用力的把车门一摔,不满的愣了姜彦宏一眼,语气略带撒娇和不满,“爹爹,和你说了多少回了,在外人面前不要叫我小名,和个丫鬟似得,讨厌死了啦。”

    姜文舒边说边脸红起来,加上那撒娇的表情,煞是可爱诱人。诸葛封低头偷看了一眼,却发现两人四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