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不知为什么。盯着姜文舒的眼神,诸葛封有些挪不开了,她乌黑的瞳眸在诸葛封眼里是如此的纯净,干净的水手校服,掩盖不住她可人的身材和那双白皙的小腿,那么的纤细。

    诸葛封见过的美女也算无数,光在自己的家族时,那些女仆就一个赛一个漂亮,更别提家族良好的基因,那些姐姐妹妹们,随便拿出来就是个不可方物的美女,找近的来说,冷月的样貌更算的上是标准的东方美女,但诸葛封从没被她们的样貌吸引过,最多就是欣赏的看上两眼。

    而现在,诸葛封却感觉自己挪不开眼,心里好想抱住她的脸颊亲一口,那种感觉,就是一分一秒都不想离开她。

    姜文舒本是质问的看着诸葛封,却没想到引来他如此灼热的眼神,不禁让她有些羞红了脸,没有再去看诸葛封,微微的低下了头。这导致她没有看到诸葛封伸过来的双手,一下捧住了她的脸颊,轻轻的捧着,将她的脸颊凑到他的面前。姜文舒瞪大了双眼,不知诸葛封这是要干什么,他的目光还是那般灼热的能烫死人。

    呜!姜文舒不敢发出声音,怕坐在前排的父亲看到或听到什么,这明明是诸葛封流氓在先,可姜文舒却害怕父亲知道。湿润的吻在姜文舒甜甜的小嘴上印下,诸葛封感觉自己越来越克制不住自己了,原本是轻轻的亲吻,却逐渐的猛烈起来,正想用舌尖撬开姜文舒的齿贝,却突然听见前排发出强烈的咳嗽声。

    姜文舒急忙推开诸葛封,不是她想要抗拒诸葛封这灼热的一吻,而是害怕父亲打骂诸葛封。姜文舒为自己这样的想法有些好笑,诸葛封流氓她在先,她反倒还要担心他是否会被父亲赶下去。

    姜文舒脸颊依旧红的发烫,她偷偷地抬头看了一眼诸葛封,只见他双目盯着窗外,再也没有刚才的灼热,剩下的只有淡漠。

    姜文舒想哭,自己为这个坏蛋想了这么多,他当着父亲的面夺了自己的初吻还不说,反倒误会了自己,真是坏蛋!

    姜文舒气呼呼的坐在那里,越想心里越难受。

    坐在前排的姜彦宏并不是什么都没看到,车上挂的后视镜看的一清二楚,姜彦宏并不反对姜文舒交男朋友,可他想到了自己在潮人酒吧的那一幕,那位叫冷月的女孩子给他的印象很深刻,而她一直依偎在诸葛封的肩膀上。这让姜彦宏不禁皱起眉来,他不知道自己女儿和诸葛封什么关系,但看到刚才那一幕,想必是男女朋友了,那之前的冷月又算怎么一回事?就算诸葛封再有才,就算他背后势力大的惊人,姜彦宏也不会同意诸葛封脚踏两只船的,那可是自己的宝贝女儿!

    姜彦宏是久经商场的老手,知道现在还不是问的时候,便让司机开车回家,并没有流露出一丝异样。

    一路上,姜彦宏不停的问着姜文舒在这里的生活状况,看得出来,他很少来看姜文舒,诸葛封从话音里听得出,两人上次见面好像是半年以前。

    姜家其实不在龙省,姜彦宏这次来龙省只不过是有生意罢了。其实姜文舒是从京城过来的,是在初三那会儿,具体什么原因,诸葛封也不知道,但听的出,姜文舒这三年基本上就是和一位女佣人生活在一起。

    姜文舒有一句没一句答着,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中缓过来,脑子里乱乱的。这时,姜彦宏突然问向了诸葛封,“诸葛先生,你在龙省也是一个人生活么?”

    诸葛封一怔,本来他正看着窗外,听着他们父女俩的谈话,没想到姜彦宏会突然问向他,诸葛封随口应付道,“是的。”

    “姜叔,你不必叫我先生,论辈分我比你小的多,你叫我小封便好。”末了,诸葛封加了一句。

    之前诸葛封本对姜彦宏叫自己先生并没有排斥,可当得知姜文舒是他的女儿后,他突然讨厌先生这个词,感觉会将自己与姜文舒的距离拉远。

    “哈哈,好,那我就倚老卖老,叫你小封了。”姜彦宏笑着说道,顿了顿,姜彦宏又问道,“不知那时在潮人酒吧,那位叫冷月的姑娘,和小封你是什么关系?”

    姜彦宏说出这话,犹如晴天霹雳般打在了姜文舒的心里,她忘不了那位叫冷月的美貌女孩,更忘不了她那时对自己说的那句话,还有她说那话时的得意神情。

    “我是来看未婚夫的。”

    “你好,我叫冷月。”

    看到那么漂亮的女孩,让一向自信的姜文舒都感到略微的自卑,而更让她难受的是,她是诸葛封的未婚妻。想到这里,又想到刚才诸葛封对自己的举动,姜文舒就觉得诸葛封是个无耻的混蛋,明明有未婚妻,还占自己的便宜;他明明有未婚妻,为什么还在那天答应下来!!

    “如果你考上全年级前三十,我就做你女朋友。”

    那个答案,姜文舒听的清清楚楚,好。

    现在自己这又算什么?小三?不是么?

    姜文舒的眼眶不由的湿润了,她更多的觉得自己是个傻瓜,竟然会相信他那么拙劣的谎言,竟然会在夜里时常想起与他的未来,竟然会就这样的义无反顾的爱了他两年。却浑然不知,他对她只是像众多男人对众多女人那般的调戏,无关乎爱情。

    姜文舒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只是克制住了自己哽咽的声音,豆大的泪滴打在了她海天蓝色的校裙上,越来越多,顺着曲折的裙摆,划过她白皙的小腿,那样的冰凉,刺痛她的心。

    诸葛封看到如此之态的姜文舒,心里莫名的抽搐了一下,她的一举一动不知在何时牵动着自己的心,而诸葛封从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甚至有一次傻傻的问向了宋林。对于感情,诸葛封一向白痴,没有任何的经历。

    而现在,他知道,他是喜欢上了这个丫头。

    喜欢的……连他这个天才都克制不住自己的内心,以至于再与她见面,做出那样失控的举动。

    “她是我的未婚妻。”诸葛封还是说出了口,他不是不能骗姜彦宏,但他不想骗姜文舒。姜文舒听到诸葛封说出这句话,身子强烈的颤抖了一下,她虽然早已知道,但听到他亲自说出这句话,还是没有抑制住自己的内心,痛的厉害。

    “那是我的家族和另一个家族从我们未出生起便指腹为婚的,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也不会去执行这样的婚约,我早已背离了我的家族,也不必听从我爷爷的话。况且……”诸葛封顿了顿,一下子紧紧的抓住了姜文舒冰冷的小手,姜文舒一怔,只听诸葛封说道,“况且,我早已有喜欢的人了。”

    如果夏末是凋零花开的存在,是离人伤别最好的季节,这一刻,就连悲伤的夏末,都在为姜文舒点赞。这是整个炎热的夏季,姜文舒最为开心的一刻。强烈的内心疼痛,无言的汹涌泪水,在这一刻都戛然而止,两年的默默暗恋,是化为这一刻最好的结果。

    阡陌花开,一只手的温度,感受到你的存在。

    姜彦宏没有再说什么,这还有必要再问下去么?从后视镜上看到诸葛封牵着姜文舒的小手,加之诸葛封刚才的话,姜彦宏已无需再多问了。只是感觉的自己真的老了,看到女儿的手在另一位男人的手上,姜彦宏竟有些失落,作为父亲的失落,他知道自己女儿会有离开自己的那一天,当真的觉得那一天来临,心里还是万分的难过,这是每一位父亲对待女儿都有的感情,本在她出生时,说好会保护她一辈子,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寻找属于她自己的那位骑士。

    骑士,只有英俊潇洒的少年,又有几位公主,愿为那迟暮的骑士点赞?有一天,他会卸甲归田。

    车快速的驶进一别墅区,这是龙省龙市最大的小区,而小区里并没有楼房,全都是一幢幢别墅,能住在这里全都是有权有势的大户人家,但也谈不上是超级豪门,多数豪门都有自己的家族建筑,就像诸葛家那样。而姜彦宏在这里买房一方面是为了自己女儿的住行,另一方面是为了自己出差好办事。

    一路上,诸葛封牵着姜文舒的手就没有松开过,姜文舒一直害羞的低着头,从最初的痛苦欲绝到现在的甜蜜,女孩子对于幸福的理解就是这么简单。

    车缓缓地停进姜彦宏家的车库里,车库很宽敞,除了这辆奔驰s600外,还有一辆粉红色的小甲壳虫,看样子应该是姜文舒平日里开的。

    司机率先下车给姜彦宏开了车门,姜彦宏没有转过头来,说道,“宝丫,你带小封进去,我让你沈姨准备下饭菜,今天小封来了,咱爷俩好好喝一个。”姜彦宏边笑着说,边下了车。沈姨是姜文舒在这里的女佣人。

    诸葛封应了一声,车门便被姜彦宏关住了,姜彦宏也是从这个年纪走过来的,知道刚和好的小情侣肯定有说不完的悄悄话。

    车里这剩下诸葛封和姜文舒,充斥着暧昧的气息。沉默了良久,姜文舒想要把小手从诸葛封手里抽出,已经出了很多汗了,却发现根本抽不出来。

    “我们……该下车了。”姜文舒小声喏喏道,脸自上车以来,就没退过温。

    诸葛封两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姜文舒。

    “我的心意,你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