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诸葛封抬头疑惑的看着姜文舒,她的目光热切、着急,不再像平日那个温文尔雅的她。

    “诸葛封,你知道么,那天我好后悔,为什么不站在你的身边来支持你,我本该相信你的,那道两千块的题,就是你做出来的,对不对?原谅我,当时没有相信你!”

    姜文舒边说边低下头,泪水从她粉嫩的脸颊滑下,诸葛封看着心疼,不顾在场三人疑惑的眼神,将姜文舒拉到自己身边,抬手为她拭去那一颗颗滚烫的泪水。

    “小笨蛋,我没怪你,别哭了。”

    姜文舒没有避开诸葛封的手,不知是在车上,还是两年前那次回眸一笑,还是他偶然的一举一动,姜文舒就决定了跟着他,一辈子。

    既然是一辈子,没必要在别人面前掩饰什么,她是个乖乖宝,但谁的年少不冲动,这一刻,姜文舒冲动了。

    “证明给他们看,好不好?”姜文舒略带哭腔的摇晃着诸葛封的手臂,“我知道你从来不愿向别人证明什么,可为了我,证明一次好不好?”

    姜彦宏和张德江只是看着,并没有多大反应,虽然张德江已经将姜文舒定为内定儿媳妇儿,但张德江身在如今这样一个位置上,不管遇到什么事基本上都是处事不惊的,不论悲喜。

    张诚则没他爹那么好的定力了,看到诸葛封抚摸着姜文舒的脸,看到姜文舒抓住诸葛封的手臂,他的肺都快起炸了!他喜欢了姜文舒整整十年,早在八岁第一次见到姜文舒时,他就将姜文舒看作是自己的老婆了,虽然姜文舒爱搭不理的,但张诚一直坚信着未来,没有人可以攻破他们十年的感情!

    而现在!事实就在眼前。青梅竹马的情意,竟然让眼前这个垃圾给夺取了,可笑的是,全年级倒数第一竟然敢抢全年级第一的东西!张诚越想越愤怒。怒声道,“好!小舒!你就让他证明!只要他能把这本奥数书上的一道题解出来,我就在这里学狗叫!”

    张诚是知道这本最新的奥数书的,他也买了,别说诸葛封这个全年级倒数第一的垃圾,就是他这个全年级第一的学霸也做不出来一道。这里面的题可不是平时有扎实的基础就能解出来的,没有惊人的智力,连题他都读不懂!他诸葛封算什么东西?唯一的优点就是会下棋。张诚很有自信,诸葛封绝对一道解不出来。

    诸葛封没有理会张诚的大喊大叫,温柔的拭去姜文舒脸上最后一滴泪水,轻轻摸了摸她的脸,温柔的说道,“好,我做就是了,你别哭了。”

    诸葛封随即看向了张诚,眼神里充满了毫不掩饰的轻蔑,他其实不想和张诚这样的跳梁小丑计较的,可当有一天,自己的女人都觉得跳梁小丑烦了,自己就必须动手解决了。

    “我不会写解题过程的,那样只会浪费我时间。”

    “呵!不写解题过程?随便你,反正你怎么也做不出来。”张诚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诸葛封拿起桌上的奥数试题还有桌上的笔,一页一页的翻动着奥数试题,过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诸葛封将奥数试题又放回了桌子上。

    张诚大笑出来,“怎么?发现自己没一道会做的是吧?是不是连题也看不懂?你这样的学渣就是在自取其辱,何必呢?你再复读个十年八年的,我看差不多。”

    张德江无奈的摇摇头,自己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傲气太重!不过这个叫诸葛封的小子竟然和自己的儿子抢姜家小女,伤伤他的锐气也未尝不可。

    诸葛封像看小丑一样看了一样张诚,“我这一本书已经做完了,看把你乐的。”

    呃!

    张诚的大笑声戛然而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理解一道题的意思都费劲,他说他都做完了?张诚急忙站起身将奥数书拿了过来,每道题的的确确都有一个答案。奥数试题没带答案,张诚只能掏出手机搜了一下答案,他头上布满了冷汗,如果这些都对,自己可下不了台了。

    第一道,对。第二道,对。第三道,依旧对……

    张诚的冷汗已经打湿了奥数书,检验到最后一道题正确后,张诚彻底傻了眼。

    怪物!怪物!绝对的怪物!

    这是全国最新的奥数竞赛题,奥数竞赛的答题时间可是有三小时,选手自选一道题作答,这……这三分钟便做出了十道奥数竞赛题?

    张德江看出儿子的异样,小声问道,“怎么了?做出了一道?对了?”

    “不可能!”张诚已经失控了,他大声喊道,“不可能!你绝对是抄的,你绝对是抄的!你怎么可能全做出来,不可能!”

    张德江和姜彦宏露出惊讶之色,奥数竞赛题的难度他们这些过来人都是知道的。华夏奥数第一基本上将来就是华夏的一大科研家了。诸葛封竟然用五分钟全做出来了!

    “父亲,他是抄的!”张诚还是极力为自己开脱着,他输了,但他不愿承认,让他在姜文舒面前学狗叫,还不如要他命!

    “小诚!”张德江小声怒斥道,对于张诚一进姜家的表现他是非常失望的,不仅频频失态,还当着姜彦宏的面抹黑姜彦宏的人,现在被揭穿了,还死不承认。反观诸葛封,从自己进姜家开始,先是不卑不亢的和自己打招呼,而后对于自己儿子的极力讽刺他又一脸淡然,不愧是姜彦宏选中的人。

    听到自己父亲的呵斥,张诚缓缓的低下了头,他的眼眶中泛起泪水,他从小就认为自己是个天子骄子,可今天自己输了,自己不得不承认,最丢人的莫过于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学狗叫了。

    “我输了。”张诚哽咽道,张德江叹气的摇了摇头,对于自己的孩子打赌输了,他并不觉得有什么,输赢很正常。但当看到自己孩子不争气的哭了,张德江只剩下失望,一个不能坦然接受失败的人,怎么能成大事。

    张诚哽咽的张开嘴,愿赌服输是自己的父亲从小告诫自己的,平日张诚可以随意违反,可当着父亲的面,他没这个胆量,张德江对孩子一向很严厉。

    张诚正准备发声,却听诸葛封笑着对张德江说道,“张叔,晚辈我只不过是侥幸蒙对,张诚不算输,我也确实是全班倒数第一,他的话没错。”

    张诚瞪大了眼看着诸葛封,没想到诸葛封竟会这样说,张诚可一直把诸葛封当作敌人来看的,他就这么轻易放过自己?

    张诚哪知道,他把诸葛封看作敌人,而诸葛封顶多只是把他当做了苍蝇,苍蝇是何物?招人烦,但还不至于让人对它上心。今天要不是看到姜文舒哭了,诸葛封才懒得做这些题。

    况且,诸葛封想在龙市打下根基,想要推翻第一势力,想要让晓组织在龙市更好发展,张德江也是个关键人物。这么说来诸葛封还要谢谢张诚,让自己送张德江一个人情。

    张德江在心里对诸葛封又高看几分,小小少年,不图一时爽快,淡定从容,知道在什么情况下什么更为重要,真是不简单。

    “好!那我这做叔叔的就收下这人情了。”张德江笑了笑,又对姜彦宏说道,“你这请来的小兄弟,不简单呐!”

    姜彦宏笑着点了点头,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有所怀疑时没乱说话,这要是乱说了什么,先不说两千万会不会打水漂,就是自己女儿的幸福也怕葬送在自己手上。

    张德江已不想再呆下去了,觉得自己这张老脸有些挂不住,起身告退,与进来时不同,这次特意与诸葛封招呼了一声。张诚跟在后面,临出去时,又转过身来看向诸葛封,“我不会就这么认输的,我承认你数学很强,但考试不光只有数学,还有其他科目!”

    诸葛封完全没在意张诚临走时的那句话,安稳的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西湖龙井,别有韵味。

    “你好强啊!”姜文舒一直忍到张德江和张诚出去,急忙跑到诸葛封的身边,环抱住他的手臂,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你怎么能不写过程就计算出来?”姜文舒好奇的问道,对于刚才那一幕神算她有些困惑。

    诸葛封叹了口气,看着姜文舒明亮的眼睛问道,“我这次告诉你,你应该会相信吧!”

    姜文舒不满的撇了撇嘴,“我有那么坏么?现在开始,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无条件相信。”姜文舒竟然举起手保证起来。

    “因为我是天才,注定要与别人不同。”诸葛封喝了口茶水,又说道,“对于你们常人来说的极难得题,对我来说可能只是1 1,你见过做1 1还用打草稿的人么?”

    姜文舒楞了一下,这句话她曾经听诸葛封说过,她只觉得他是自大;她听他说过了好多遍他是天才,姜文舒在这一次,选择了相信。

    可能还是有所困惑,可是我对你的爱,抚平了这最后的一丝漏洞,让这一切,变成了永恒的信任。